科迪乳业还能在资本市场中立足多久?中小企业真的“上市”了吗?

作者:夏纤纤 

来源: 乳业财经

已经到了四面楚歌地步的科迪乳业,近期又迎来了新的风浪,把本就风雨飘摇的企业又推向了深渊。

遭多名投资者索赔

据了解,2019年8月17日,河南证监局调查公告称科迪乳业涉嫌违法违规下发《立案调查通知书》。根据相关规定,如果科迪乳业最终受到证监会处罚,受损股民可以提起索赔。

不出所料,已有投资者加入相关律师团队欲进行集体诉索赔,据公开报道,目前欲索赔的投资者已有20位。

根据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科迪乳业股票索赔律师团队负责人吴立骏律师称,证监会一旦正式立案调查,最终查出问题和行政处罚的占比超过95%以上。

其还表示,目前科迪乳业有20位股民加入了他们的集体诉索赔,证监会行政处罚下达后我们就会提起集体诉索赔。

根据科迪乳业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49亿元,同比减少22.89%;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3275.6万元,同比下降69.7%。

另据三季报显示,科迪乳业在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4亿元,同比下降70.9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679.84万元,同比暴跌208.11%。

对于亏损的原因,科迪乳业表示是受公司资金链紧张影响。

值得留意的是,截至2019年9月30日,科迪乳业负债合计高达18.23亿元。除此之外,《乳业财经》记者此前曾报道过,科迪乳业拖欠奶农及员工工资至今未结清,财务混乱账面大量资金不知去向,高存高贷等等问题,股民加入索赔也在情理之中。

公司问题从未正面回答

令人疑惑的是,在企业这么多问题被爆出之后,科迪乳业一直就没有正面的回答外界疑问,也没有对公司账面问题正面做出过回复。

记者注意到,科迪乳业在证监会立案调查后,至今没有披露究竟是哪个方面存在违法违规的情况。即便在最新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中,科迪乳业也只字未提相关违法违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三季报内容,科迪乳业的两位独立董事邱洪生、王莉婷在2019年8月30日出具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及公司对外担保情况的专项说明和独立意见表示,因无法充分获得公司编制 2019 年半年报的财务数据,对此无法做出专项说明和发表独立意见。

《乳业财经》还注意到,此前在科迪乳业发布半年报时,邱洪生、王莉婷以及另一名独董黄新民就表示无法保证财报内容的真实性。

此外,截至2019年6月,科迪乳业货币资金为17.525亿余元,其中可随时用于支付的银行存款17.521亿余元。而2019年三季度末,科迪乳业货币资金显示仅有2720.34万元,其他应收款则从280.4万元激增至19.7亿元。

再者,在科迪乳业三季度财报中的“其他应收款”科目6月末时的数字为5726.3万元,如今变成了19.68亿元。对于此项目出现重大变化的原因,科迪乳业在三季报中并没有任何解释说明。

中小上市企业存在问题

此前,《乳业财经》也报道过上陵牧业,上陵牧业的问题是违规担保和财务混乱问题,科迪乳业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为什么这些中小上市企业容易出现这些问题呢?

有业内人士表示,近几年,融资难的问题使得诸多中小企业陷入发展困境,而上市则成为其获取融资的新路径。并且,我国积极鼓励并扶持中小型企业进一步发展,但是,有些企业并没有考虑过上市以后遇到的问题。

中小型企业一般组织结构简单,同时由于企业规模小,产生了治理结构不清晰、分工不明确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许多中小型企业选择IPO上市,来规范治理结构,但是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

中小型企业独立性比较低,部分中小型企业希望通过关联交易减少商业谈判的成本,这就产生了许多非公允的关联交易行为,导致企业管理者的经营自主权被限制,企业利益被转移到关联方手中。并且关联方对企业的控制约束程度很大,企业本身也因希望增加利益而过分依赖关联方,从而使企业结构产生变化,企业运行自由度降低,在业务上难以保证独立性。

此外,中小型企业难以保证制度规范,企业没有经过专业机构培训辅导,难以保证在未来发展过程中企业的制度规范。这就容易导致管理人员分工不明确而办事效率不高,股东对相关法律法规陌生,企业账目状况模糊不清,出现财务漏洞等问题。

因此,中小型上市企业面临问题时,应当正视并且解决问题,及时反馈和处理,这样才能更好的为企业谋取发展,让企业走的更加长远才是生存发展之道。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