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利率下调点评:下调OMO利率是对下调MLF利率的延迟确认

作者:潘向东、刘娟秀、郑嘉伟

来源:新时代宏观

事件:2019年11月18日,央行公开市场开展18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下调5BP至2.5%,今日无逆回购到期,这是央行四年来首次下调OMO操作利率。

1、OMO利率下调推动股市反弹、债市大涨

2019年11月5日,央行开展4000亿元1年期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中标利率为3.25%,较上期下降5BP。紧随MLF下调利率,11月18日,央行开展7天逆回购操作,下调OMO利率5BP,这是自2015年10月27日来央行首次下调逆回购操作利率,也是自2019年10月25日以来央行将暂停的逆回购重新祭出。受此影响,沪深两市小幅低开后上行,收盘上证指数涨0.62%,深证成指涨0.7%,创业板指涨0.46%;10年期国债活跃券收益率下行4.23bp,国债期货大幅收涨,10年期主力合约涨0.45%,5年期主力合约涨0.20%。

2、下调OMO利率是对下调MLF利率的延迟确认

逆回购利率是资金利率的锚,近期由于税期高峰等因素影响,虽然下调了MLF操作利率,但是资金面依然紧张,主要回购利率仍在小幅上行,其中,DR007自11月5日下调MLF操作利率之后,截至11月15日反而上行了46.58BP至2.7811%,下调OMO利率有助于降低短期资金利率,缓解银行间市场资金面紧张情绪。这样,11月18日,央行重启逆回购操作并下调利率,成为四年来首次调降7D逆回购利率,使得资金面供给明显改善,隔夜及七天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亦出现小幅下行,其中,DR007下行3.93BP。

3、OMO紧随MLF操作,体现了央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货币政策目标

央行首先用低成本的MLF置换高成本的MLF,有助于降低商业银行负债端成本,从而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目前除了资金面,影响银行配置需求的是银行综合负债成本,虽然存款仍是银行负债大头,但是下行的空间不大;因此银行负债成本就需要降低回购利率、同业拆借利率、同业存单利率等,通过资金面利率下行带动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大幅回落,从而显著降低商业银行综合负债成本,通过传导有助于降低整个金融机构负债端成本,从而降低LPR报价,最终传导至实体经济,降低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4、下调逆回购操作利率有助于引导LPR报价利率下行

在缴税接近尾声,央行加大资金投放发力稳增长,并进一步引导资金价格回落,有助于提振流动性乐观预期。目前货币政策面临两难:一方面是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到三季度宏观杠杆率再度抬头。尽管近期中央工作会议不再提去杠杆,但是2019年下半年猪肉价格大涨引发的结构性通胀依然是货币政策的掣肘,货币政策一方面要防风险,另一方面还需加大逆周期操作稳增长,这样流动性不会像之前那样过于充裕。虽然10月央行通过“OMO+MLF”对冲了缴税和到期的MLF,但商业银行息差被压缩,LPR报价并未下行。自LPR改革以来分别下调了两次,分别为6BP和5BP,10月份商业银行负债端成本较高,LPR报价保持不变,影响了央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目标。这样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成为影响LPR报价的关键,当前利率市场化后LPR=MLF +BP构成,央行MLF降息操作后,再将OMO操作利率降低5BP,将有助于降低11月20日LPR报价。

5、下调OMO利率对实体经济和股市、债市的影响

下调OMO利率显示央行积极应对短期经济下行压力。目前经济企稳根基并不够牢固,10月数据显示经济依然下行压力较大,央行使用MLF+OMO降息操作,有助于提高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打开LPR下行空间,有利于推动经济企稳,首先显著降低商业银行负债成本;其次通过商业银行传导至金融市场,有助于降低非银机构等金融机构负债端成本,从而传导至实体经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防止局部信用收缩产生的贷款利率反弹。

对债市影响:短期,OMO利率下行有助于引导短端利率下行,提振债券市场乐观预期,引导债券收益率小幅下行。中期来看,债市的扰动因素增加,一方面来自基本面中美贸易谈判的缓和,同时猪肉价格上涨产生的连锁反应带动CPI增速快速上行0.8个百分点至3.8%,结构性通胀压力不容小觑,因此,长端利率下行空间较为有限。

对股市影响:央行通过MLF+OMO降息操作,变相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释放的流动性短期有助于提高资本市场预期,继续提振11月股市市场情绪,释放的中长期资金可以直接降低上市银行负债端成本,利好金融股,有助于金融板块行情走强;长期来看,MLF+OMO降息操作,有助于提高市场流动性,恢复市场对资金面乐观情绪,推动市场逐步走强。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