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公司营收榜:安踏148亿居首,贵人鸟关店1421家

来源:新浪财经

进入2019年,体育公司们走入了更为激烈的分化阶段。

就五大国民体育品牌来说,经过多年并购的安踏体育不论是自身业绩还是股价都走出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增长曲线,成功守住了浑水等国际机构的三次做空;而李宁重新归来走上国潮的路径,也逐渐找到二次增长的起点。

唯独在国内上市的贵人鸟,头顶“A股体育第一股”光环,上市5年时间里频繁并购,结果在2018年资本奔溃潮中未能幸免,如今惊现关店潮、亏损潮和违约潮,深陷源源不断的麻烦中。

就三大户外品牌来说,探路者、牧高笛和三夫户外,在2019年无一例外地出现营收下降的情况,让人产生户外运动日薄西山之感?

但是整体的大环境是这些年伴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持续提高,跑步、滑雪、登山等户外运动颇受欢迎,国人滞后的户外运动理念也逐渐提高,对于健康生活的要求促使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室内、走向户外。所以更大的原因是这三家户外体育公司自身的经营和管理不善,才会集体出现如今的困境。

为什么体育公司发生如此激烈的分化?体育市场增长红利下,还有几家企业能够真正具有核心竞争力?为此新浪财经梳理港股+A股市场上共计9家主要的体育用品公司,从营业收入、净利润、现金流等角度进行多维度对比,试图寻找体育用品公司的行业趋势。

安踏上半年营收占行业近50%

三夫户外1.85亿元垫底

根据新浪财经的统计,李宁、特步、三夫户外等8家体育用品公司的营业收入总额等于150.95亿元,与安踏的148.11亿元相差不大,这意味着安踏一家的营业收入足以抵上剩余8家的总和,可见体育用品公司之间分化之大。

安踏营业收入如此之高,和并购的FILA有非常大的关系。

此前安踏曾经遭到国际资本市场的多次做空,理由之一是安踏并购FLIA之后数据不透明,导致外界认为其数据有造假之嫌。为了回应外界的质疑,安踏在2019年半年报中单独披露了FLIA营收数据,其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5.38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为44.1%,已经逼近安踏本品牌的营收数据。

9家企业中收入最少的是三夫户外,在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仅有1.85亿元,相比较于2018年同期的2.05亿元下降10.2%。

三夫户外是一家从事品牌代理的户外体育用品公司,截止到2019年6月底拥有X-BIONIC、DAINESE、JULBO、KLATTERMUSEN等国外运动品牌的中国总代理权,基于代理模式,三夫户外陆续衍生出自有品牌、赛事组织、亲子乐园等业务。

三夫户外营业收入的下降源自于户外用品收入的下降,其中户外服装、户外鞋袜、户外装备的同比下降幅度都接近20%。值得注意的是,三夫户外已经连续三年收入垫底。

贵人鸟营收持续恶化

两年半关店1421家

从收入下降比例来说,2019年上半年降幅最大的不是三夫户外的10.2%,也不是濒临退市边缘的探路者的21.16%,而是贵人鸟的47.27%,接近腰斩。

营业收入的下降一方面是杰之行、BOY公司不再纳入上市公司财务报表,导致收入大减。剔除合并报表范围的影响,贵人鸟2019年1-6月份的营业收入减少1.19亿元,同比下降12.77%。

此前的2018年底为了挽救上市公司现金流,贵人鸟以3亿元出售杰之行公司,导致贵人鸟发生投资损失1.3亿元;BOY公司则是一家西班牙的体育经纪公司,因为贵人鸟在BOY公司董事会成员由4人减少至2人,不再构成并表条件,所以不再纳入财报核算数据。

另一方面则是主品牌收入的下降。目前贵人鸟公司供应链、品牌营销、人员管理、渠道整合等日常经营环节全面恶化,导致公司出现了关店潮。财报数据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贵人鸟就净关店188家,从年初的2873家下降到2019年6月底的2685家。此外贵人鸟在2017年和2018年的净关店数分别为376家和857家,这意味着两年半的时间里关店数达到1421家。

贵人鸟的问题此前已经探讨过,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在前几年泡沫时代偏离主业,疯狂投资打造所谓的“体育生态”,如今在大环境不佳、金融收紧的背景下,开始出现资金的流动性危机,又不得不卖卖卖以维持经营。

但是自救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根据贵人鸟最新的2019年三季报资料显示,1-9月营业收入11.69亿元,相比较于2018年同期的23.02亿元下降49.02%,营业收入呈现加速下滑的趋势。(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凌先静)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