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学霸续演A股“监狱风云”

作者:华宇

来源:市界

李晖的个人形象坍塌了。

11月12日晚,在大家因“吃土”而悲伤时,风语筑一则“公司实控人李晖因涉嫌串通投标被拘留”的公告直接把情绪炸没了。次日开盘,公司股票一字跌停,风语筑陷入风雨飘摇。

李晖在圈内一直有“同济学霸”“建筑男神”的称号,又是难得的设计师出身的上市公司“大佬”。在自身形象上,他一直“拿捏得死死的”。

相比那些喜欢藏在背后的其他公司董事长,李晖喜欢露面,并且谈吐不俗。因此,他给公众的印象以正面居多,并且公司还因获得了姚明投资被格外看好。

为人称道的是,李晖并不只是个会“耍嘴皮子”、长得帅的花架子,在他的带领下,风语筑着实发展得不错,市值一度达到120亿。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被抓了。

李晖一向奉行“好玩的时候才刚刚开始”。如今他已经把自己“玩”到被调查,等待他和他身后公司的,又是怎样的“开始”呢?

01

风语筑“风雨飘摇”

据不完全统计,11月12日之前,A股监狱名单上已有15家上市公司的16位实控人、董事长因涉刑事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11月12日晚间,风语筑的“自爆”让这个名单上的人又多了一位。

受此拖累,风语筑的股价11月13日一字跌停,封单逾10万手。截至11月15日,近三个交易日公司股价共下跌了19.93%,近10亿市值灰飞烟灭。

想到公司刚上市时,有姚明作为股东加持、连续12个涨停板、市值一度达到120亿的风光,恍若昨日。

相较于股市的“无情”,风语筑内部显得“温情”得多。一位公司内部员工跟市界形容“这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儿”。在他看来:“李总串标这个事情应该是被诬陷的,可能跟竞争和个人恩怨有关。”

“串标”即“串通投标”,指的是投标者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或者投标者与招标者串通投标。

“这种行为其实在各行各业都有,就是看有没有被发现而已。”从事建筑行业的王林告诉市界,最常见的就是“走招标途径的时候,表面上是有其他公司在跟你竞标,实际上其他公司都是你找来用以陪标的”。

这样一来,竞标场面看上去十分热闹,其实只是公司自导自演的一场大戏,无论过程如何激烈,最终标的都会毫无悬念地“花落自家”。

风语筑在招股书中介绍,公司主要通过参加招投标方式承接业务并提供服务,能不能开工就看中不中标。令人唏嘘的是,“虽然串标可能会涉及到商业贿赂,但相比于中标的利润而言,犯罪成本很低。一位刑法律师告诉市界。

11月13日,风语筑副总经理张树玉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透露出这么一个信息:李晖在配合调查中涉及到的是2017年的单个项目,具体情况尚不清楚,但这个项目最后没做。考虑到李晖是被顺义分局拘留的,市界在招标网上查询到,风语筑恰好在2017年曾中标过北京顺义区城市生活展示体验馆设计施工一体化项目。

风语筑主营业务是为各类客户提供空间环境艺术设计服务,可应用于城市文化馆、博物馆、企业文化馆等展览场地。

这里头是否有“阴谋”暂且不论,若李晖的罪名被坐实,等待他的将可能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也就是说,这个罪名其实很轻,最终判处缓刑的概率很大。”由于“现在还不能判定公司是否参与”,所以目前对公司的主要影响还是股价上的波动。

据内部员工透露,尽管公司大多数人选择“相信李总”,但公司的氛围到底还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至于更多细节,他并不想多说,只是告诉市界,目前内部还没有员工离职事情发生。

事实上,风语筑上层似乎也有着不同寻常的镇定。在“实控人被刑事拘留”公告发布不到三小时,公司就又发布了“推举辛浩鹰女士代行董事长、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职责”的公告,权力过渡得极为顺畅。

这份淡定或许跟风语筑的经营模式有关。

02

从夫妻店走出来的上市公司

最初的风语筑,其实就是一个大一点的夫妻店。李晖老婆辛浩鹰负责掌权,李晖负责具体的管理跟运营。截至今年9月底,风语筑第一、二大股东分别是辛浩鹰和李晖,两人合计持股61.34%。

可以说,风语筑身上的个人和家族烙印非常重,“从本次实控人被刑拘后,李晖之妻成为公司临时管理人一事中也能看出来。大同证券分析师张诚说道。

李晖是从大学开始创业的。他出生于1970年,大学就读于同济大学建筑系,并在此期间不甘寂寞地开了一家叫做蓝铅笔的广告社。那时候由他设计的一张海报能卖到20块,靠这个能赚不少钱。

毕业后,他辗转过多地,深圳、上海,体制内的设计院、知名私企;他当过建筑师,做过总经理,还干过《时代建筑》的编委。由此能看出李晖是个喜欢尝试,不给自己设限的人。也因此,他在接到打造规划馆邀请的时候,并未因为不是自己的“术业”就拒绝,而是考虑过后接了下来。

这也成了风语筑这家公司的转折点,从一家建筑模型公司向一家为展会设计服务的公司转变。

可以说,风语筑身上李晖的烙印非常深刻。他乐于挑战,刚创业的时候会带着团队四处考察、学习、研究;他还很“潮”,有报道特别描述到“初见这位70后,对方脚上穿了一双亮闪闪的新款运动鞋”;他还很爱玩、会玩,风语筑的办公大楼,就如同一个建筑展览馆,虚拟现实、数字沙盘、5D影院、互动飞屏这些高科技的东西在这里都能看到,一切都彰显着李晖所崇尚的风格。

他还喜欢跑马拉松、踢足球,并鼓励员工加入跑马拉松大赛。他对自己喜欢的、好玩的事物充满了热情。或许正是李晖赋予了风语筑这样的气质,才吸引了姚明的投资,2015年下半年他出资500多万,后来成为风语筑第六大股东。

毫不避讳地说,正是有了姚明的加持,风语筑刚一上市时就引来各路人马围观,并且股价一路上扬,表现不俗。

中国招标网数据显示,2017年风语筑在城市馆和园区馆展示领域的合计中标金额有15.76亿元,占当年城市馆和园区馆展示服务领域中标总金额的50.26%,位居全国第一。此外,风语筑还吸引了华为、茅台等客户,并且还中标了2020年迪拜世博会中国馆设计施工一体化项目。

不过在2018年年报中,前十大股东里已看不到姚明。

过鑫富出现在风语筑2017年报中,这位鑫富药业曾经的当家人在此后不断买入,终成其第四大股东。

最值得玩味的当属鼎晖达焱。众所周知 ,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入股公司并非眼馋其经营控制权,而是希望拿到投资回报它们最擅钻营,所以它的退出也值得推敲。

鼎晖达焱已多次减持风语筑股票,截至2019年三季报持股数量降到了183万。有人猜测,鼎晖达焱近两年来的减持行为或许正是发现了风语筑在经营上的猫腻。

03

双增背后的隐忧

自上市后,风语筑在股市的表现就像是坐了一趟漂流,除了刚上市的疯狂,之后的两年任凭财报如何透露公司营收、净利双增,股价却十分冷静,甚至有些低迷,再不见当年盛景。

风语筑的业绩表现与股价之间的矛盾并非空穴来风。

整体来看,其营收增速放缓已成事实。2014年,风语筑营收同比增长35.29%,2019年前三季度降为14.07%;此外,归母净利润的涨幅也颇为跳脱。

风语筑主要通过参加招投标方式承接业务并提供服务,中标的数量和金额尤为重要。

财报显示,风语筑2015年仅中标88个,2019年上半年,这一数目达到249个,比2018年全年中标总数目还多出9个。但在订单金额上,其2019年上半年总额为4.7亿,同比下降3%;每单均值从2017-2019年则分别为2833万元、2053万元、1886万元。

如果串标罪名被坐实,风语筑以前的中标项目有可能被取消,这等同于雪上加霜。

对于项目型公司来说,项目回款是关键,但风语筑似乎不用为此担忧。对比同类型公司如华凯创意,风语筑的经营性现金净流好得有些过分。

这里的秘密招股书给出了答案:风语筑会根据项目进展阶段,分批次收取项目款,比如在合同刚签订时,会收取10%-20%的定金;验收时,收取合同价款的50%-80%。

在某种程度上,这的确能够尽快回笼资金,但也意味着未来现金流的透支,订单金额越大,透支越严重。并且,从财报上看,风语筑收取项目尾款的难度在不断增加。

2013-2018年,公司的应收账款数目不断攀升,从2.24亿元增加至8.42亿;2019年三季报则上涨为10亿,达流动资产的1/3;应收账款周转率则从2016年的2.62下降至2018年的2.24再到2019年上半年的1.09。

项目收钱难,团队发展的“后劲儿”也因为人手不足开始出现问题。

据了解,公司项目采用一体化全程控制运作模式,业务核心在设计师。李晖曾打过这样一个比方,如果说建设一个主题展馆是拍一部电影,那么设计师就是导演,居中协调指挥其他部门配合执行。他还强调,项目小组微信群的群主一定是设计师。

但有着如此举足轻重地位的设计人员却在不断减少。2017年公司员工总数为1265,设计人员达393;到了2018年,公司员工总数增长至1403,但设计人员却只有350人了。核心人员流失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如今的风语筑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

“设计类轻资产公司对于管理和设计领导的设计依存度比统制造业要重。”张诚分析,此外公司业务甲方基本都为政府、地方产业园、会展中心等,如今公司实控人因串标(也可能涉及贿赂)被刑拘,该公司短期内可能在招投标方面被相关甲方排除在白名单外,以此避嫌和引起麻烦。

这个因素后期可能对公司会有很大影响。

事情已经过去三天,李晖还在配合调查;李晖的妻子则忙着代理,接手丈夫从前留下的工作。真相虽还待查证,但风语筑“跌跌不休”的股价表现已经给出了公众最真实的反应。毕竟有十多位被抓的A股上市公司大佬在前,命悬在K线上的股民们不得不防。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