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启示录:为什么财务造假认定这么难

作者:诗与星空

来源:诗与星空

2019年9月,财政部为加强会计人员诚信建设,对严重违法失信会计人员实施联合惩戒,发布了《严重违法失信会计人员黑名单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根据这个征求意见稿,五类情形会被列入会计黑名单中,包括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伪造、变造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编制虚假财务会计报告等;如果违反了本办法,受到行政处罚,那么就会被列入到会计黑名单5年,如果受到刑事处罚,那么就会被终身列入到黑名单中;如果被列入会计黑名单中,其后果根据《关于对会计领域违法失信相关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显示,将可能会受到罚款、限制从事会计工作、计入会计从业人员信用档案,甚至限制获得部分认证证书。

简言之,就是明确并加强了会计造假的惩戒,将财务造假行为列入重点打击对象。

当然了,这也是财务从业劝退告知书

话音未落,獐子岛的会计师过来挑衅了。

据公告,獐子岛在11月7日开始启动了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8-9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

抽测结果显示,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

这套路,连剧本都不带换的。

獐子岛的财报,造假过吗?

这问题问的,难道不是程序员头上的虱子?

但是你见过獐子岛的会计被抓吗?

好象没有。

同样,ST康美至今也没有会计人员被捕;乐视网的财务总监2019年6月刚刚辞职,也过得好好的… …

为什么?

因为獐子岛的财报,从法律角度来说,并没有被认定造假,也自然没有人接受惩处。

财务造假,太难认定了。

举一个被证监会认定的财务造假例子:山东墨龙。

为了配合董事长顺利减持,公司财务人员伪造了一份靓丽的三季报,通过各种手法虚增收入和利润,然后等减持结束后,在年报暴雷。

证监会最终做出了下列处罚:

决定对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对总经理张云三、财务总监杨晋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对董事长张恩荣、董秘赵洪峰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对董事林福龙、国焕然、郭洪利、约翰·保罗·卡梅伦、王春花、财务部经理丁志水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对董事肖庆周、秦学昌、冀延松、权玉华,监事郝亮、樊仁意、张九利、郑建国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财务总监和财务部经理的处罚分别是30万元和5万元,报表人员作为“从犯”没有被罚。不难发现,违法的成本太低了。

这是证据确凿下的处罚,但绝大多数财务造假都没有如此确凿的证据。

比如獐子岛,公司发布公告称,2018年2月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转眼就要两年过去了,春去春又回,獐子岛的扇贝休完了两个年假,案子居然还没有破。

如果从法律层面认定獐子岛的扇贝造假,就必须要先确定盘点出来的数据是假的。

据公司的2018年年报,事务所提出了一整套相对严谨的盘点策略:

内区盘点方法:确定每个点抽点面积,到达指定区域,潜水员将该点位的盘点产品全部采捕上来,进行数量、重量、规格测量清点,并据此测算各调查海域的存量。

外区盘点方法:主要为底播虾夷扇贝,主要采用科研船上的水下摄像系统进行视频观测,观测宽度0.5-0.6 米,观测距离 100-400 米,每个抽样点的观测面积 50-240 ㎡,根据视频观测和计量数量,统计出该区域内的虾夷扇贝数量;各年份扇贝使用底栖贝类采集器随机取样,将抽样点内的产品采捕上来,进行虾夷扇贝个体重量的测量、称重。根据采捕上来的虾夷扇贝个体平均重量,以及水下摄像系统观测的计数,计算出抽点样区域的存量,再据此测算各底播海域同类虾夷扇贝存量。

读到这里,心疼事务所的审计师(大华事务所)五分钟。

2018年,经过事务所审计,发现公司的扇贝远不及账面数。于是公司声称遇到了海洋牧场灾害,并指出,对于海洋牧场灾害,过程中公司虽然监测到相关指标异常情况,但未能预判到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可能发生重大异常,以致公司形成重大亏损,因此提升风险预警与应急能力重要且紧急。

也就是说,除非每个扇贝安装一个带4G物联网卡的无线摄像头,否则你无法证明獐子岛的解释是谎言,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公司的会计师大刀阔斧的改报表数据。

有网友说,这种报表上只要看起来不正常的先抓起来再说。表哥就问了,2018年大量的养猪企业都因为非洲猪瘟出现了大规模的存货跌价损失,难道这些公司的会计都要抓起来?

也正因为非常难以认定,表哥很少直接用“财务造假”四个字,一般说“报表修饰”,也就是合理的怀疑。

不要错杀一个,那是法律要做的;投资者要做的,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要放过一个。

A股佳丽3000多,何必单恋一枝花。

獐子岛的特点非常鲜明,就是存货金额巨大,并且不确定因素较多(假设没有财务造假),存货跌价损失的可能性非常大。

所以,獐子岛给我们的启示就很简单:远离财务数据不可控的行业,尤其是农林牧副渔,和游戏。

为什么要单独提这几个行业呢?

如果只用一个指标鉴别上市公司财报数据质量,既不是净利润,也不是营收,而是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

正常情况下,上市公司的客户都是企业,通过银行结算,需要和银行单据一一对应,现金流量表很难伪造。像雅百特那种敢伪造银行单据的,属于胆大包天,实属罕见。

只要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是正数,并且比较可观,那么公司的核心盈利能力就没有问题。

而农林牧副渔和游戏等行业就比较特殊,因为客户是个人而非企业,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也大多来自个人,少了银行对账单这一关,就特别容易造假。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