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会师:投机主导下的反弹很难持续

来源:会师话市

近期人民币对美元相对较为强势,11月5日美元兑人民币在岸市场即期汇率就跌回到了7.0,11月8日进一步跌至6.97附近,最低触及6.9650。

在此前的文章中笔者多次强调,目前人民币的波动受实体企业和个人的结售汇行为影响有限,更主要是受国际市场情绪的影响,而市场情绪又跟着中美经贸摩擦的进展起伏。投机者从不会长时间单边押注,这也就决定了人民币当前的升势随时可能逆转。

正如当初人民币跌破7时央行所言,“这个‘7’不是年龄,过去就回不来了,也不是堤坝,一旦被冲破大水就会一泻千里”。

但同理,既然7既不是年龄,也不是堤坝,人民币当然可以在6字头和7字头之间随时切换。

近期,中美经贸摩擦出现的一些缓和迹象是人民币走强的最主要原因。

11月5日,英国金融时报消息称,美国白宫正在考虑是否取消9月1日生效的对112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15%关税,于是11月5日在岸市场美元兑人民币就跌穿了7.0。

11月7日,有消息称中美双方有望分阶段取消加征关税。白宫发言人在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采访时也表示“如果我们达成一个协议,那么就可以取消一些关税”,随后11月8日在岸市场美元兑人民币就最低跌落至6.9650。

就在部分分析师已经开始憧憬人民币是否可以冲击6.90的时候,仅仅过了个周末,11日在岸市场美元兑人民币就重新反弹到了7.0附近,11日在岸报价最高突破7.01,而这背后最直接的原因是周末特朗普说“我还没同意取消关税”(当然,他可能此前同意了,后来又反悔了,这也没什么意外的,大家应该都已经习惯了)。

最近数日美元兑人民币双边汇率的起起伏伏和经济基本面、结售汇的大格局基本上谈不上联系,完全是交易员们跟着新闻报道调整仓位所致。

这种情况恐怕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大家要快速适应人民币汇率随着短期消息面的变化而大幅波动的状态。

一方面,加征关税对美国中下层民众的负面影响会逐渐显现,贸易问题久拖不决可能影响特朗普的票仓稳定。

虽然特朗普不断强调美国的关税收入有所增加,但这并不能直接转化为普通消费者的购物补贴,美国民众的生活成本长期来看几乎一定会被高关税推升。

与此同时,困扰美国社会的大难题,也是特朗普得以当选的重要原因——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中下层民众实际收入常年零增长这一严峻的现实问题几乎不可能通过加征关税来解决,而消费品价格上升必然会令中下层民众生活更趋拮据。

部分学者认为美国通过对进口加税,对国内减税可以迅速重振美国制造业,美国通过制造业复兴来进行进口替代,通过进口替代来增加就业岗位和提高居民收入。但有点工业生产常识的人就知道,制造业背后不是一两个工厂的建设,而是一整套系统的重建,成本之高昂、操作难度之高是难以想象的,凭中国集中力量干大事的能力也花了几十年时间才成为今天的世界工厂,美国想几年内改变现状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特朗普上任之后,贫富差距问题并没有丝毫缓和,中下层实际收入也没有明显增长。与中国的贸易摩擦拖延下去,随着美国民众的生活成本问题越来越严重,对特朗普政府绝对不是好事,他们也想尽早有所建树。所以,在谈判过程中,经常出现一些缓和信号很正常。

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想从他国索取的东西太多,导致其很难达到目的,这就使得贸易战大棒很难被放下,否则其在选民面前努力塑造的个人形象会遭受破坏。

首先要强调一点,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不仅针对中国,几乎是对其主要贸易伙伴全面开火。

特朗普政府的真正目的绝不是让美国贸易恢复平衡,因为在实际操作层面,即使特朗普当三任总统也实现不了。但也正是由于这个表面上的目标根本不可能实现,所以才方便其在其他领域漫天要价。

但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国际信誉在过去几年实在不好,给全世界留下了协议如草纸,弃之如敝履的印象。所以包括其盟国在内,对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全面妥协均抱有深深的疑虑。

毕竟谁都不想当冤大头,万一刚和你达成协议,你马上又抛出新的要求,那在政治上岂不被动死。所以特朗普政府的漫天要价很难迅速达到目的。

特朗普的内阁成员在国际关系上总体偏鹰派,对强权施压比较迷信,在达不到目的时习惯于立即高调施压,这也是很容易在其基层选民中树立强硬形象的手段,在其国内遇到问题时(比如面临弹劾风险)也很喜欢利用对外强硬来转移视线或者博好感,但这也决定了在贸易问题的处理上随时会有花样翻新的坏消息被释放出来。

所以,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关于贸易摩擦的好好坏坏的新闻会不断冲击市场情绪。

总体而言,在结售汇市场还看不到足够支撑人民币趋势性升值或贬值的格局性变化,短期消息面目前主导市场。7.0将成为一个被反复触及的点位,做短线投机的机会应该不少。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