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为深圳GDP增速正名!

作者 | 汉阳树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1

深圳GDP失速了吗?

这几天,深圳GDP失速刷屏。

11月4日,深圳统计局公布了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有好事者一算发现,深圳三季度GDP竟然只有0.52%。

再对比一下,根据统计局的数据,深圳上半年GDP累计增长7.4%,前三季度累计增长6.6%。

天啦,三季度竟然只有0.52%,这简直是跳楼了,还在深圳工作的我不禁瑟瑟发抖,明天就该发愁工作了。

吓得我赶紧自己去拉了一下深圳的数据,手动算下,2019年一季度增速10%,二季度增速10%,三季度就掉到了0.52%。

但很明显,这组增速数据有些魔幻,于是我还拉了早些年的数据,2003年到现在,深圳每年的GDP增速见下图。

发现没有,深圳的GDP增速步伐非常魔幻。从上面这张图看,其实深圳GDP失速早早发生了,而不是2019年三季度才有的。

比如2006年,前面三个季度都是30%+的增长,第四季度居然下滑了10%,同比-10%,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都没这么严重过。然后神奇的是,2007年每个季度又恢复了10%+的增长。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说明这种计算本身是有问题的。

但是,数据都是深圳统计局给的,怎么就算出问题了?

问题出在我们选择性的忽略了深圳统计局给的附注,从这句话来看,深圳统计局每年公布的数据应该是名义变量,而非按照统一的基期价格核算出的实际GDP,但是深圳统计局在计算GDP增长时,又考虑了价格因素。

另外,如果只看2018年和2019年的数据,深圳统计局这里可能还发生了一个调整。见下图,上面是统计局直接给的数据算出的2018年单季GDP,下面是用2019年的GDP以及2019年的增速倒推出的2018年单季GDP。可以看出,这里极大的可能是,2018年初步统计时,一季度和二季度确认的GDP太少,三季度确认太多,于是2019年核算时进行了调整。

现在,我按可比价计算了一下2003年至今的深圳季度GDP增速,见下图的橙色线,是不是要正常多了,不那么魔幻了?

2

失速是假,换档是真

不过,可能很快有人发现,虽然不是0.52%的夸张,但5.15%也是多年新低,深圳要不行了。

类似的话也用在了中国整体经济上。

看到这些点,我必须要感叹一番,我们不强大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我们对自己太苛刻了,要求高。要求高,最后的结果就差不到哪去。

2018年,深圳人均GDP是189568元,折算成美元是28647美元,这大概是美国1995年的水平。美国1995年人均现价GDP是28658美元。而美国那个时候的GDP增速是多少?2%到4%左右。而这段时间还被认为是美国最好的阶段之一。

或许比较深圳与纽约更合适,纽约州1992年人均GDP达到28482美元。那90年代纽约州的GDP增速是多少?纽约州的增速比美国整体还要慢。

由此来看,深圳的增速放下来,是体量变大之后的必然经济规律。如果体量变大,增速还是马力十开,那深圳很快将成为宇宙最大的城市。

当然,除了经济规律之外,经济增速放缓确实还是有些外在因素。

一个因素是经济转型换档期。

北上广深杭中,深圳的第二产业比例最高,占比近40%,称深圳是一个制造来城市丝毫不为过。

但是,就像历史上许多城市发生过的事一样,一个城市只要是向上发展,其结果必然是中低端的工业企业逐渐迁出。

这是城市发展外在的需要,一个城市要发展,它必然沿着产业链条向价值更高的一端奔去。这也是企业内在的压力,一个城市如果向上发展,它必然会吸引人才,从而推高租金,推高工资,附加价值不高的产业被迫只能迁出。(把城市改成国家也适用,就像上世纪80年代美国制造业的迁出一样)

这些迁出过程也许是曲折的,其中还夹杂着个体的不甘与心酸,但放到宏观层面上来讲,它并不是坏事,因为它将带动其他地方的经济发展,经济发展就是这样一层层辐射出去的。就像深圳的制造业迁出,带动东莞的发展,深圳与东莞并不是只有竞争关系,事实上,合作关系将会大于竞争关系。

深圳的季度GDP增速放缓到5.15%,从产业角度看,主要是第二产业的增速放缓所致。2019年前三季度,第二产业累计同比增长5.5%,逐季放缓,第三产业累计同比增长7.4%,表现平稳。

目前深圳的第二产业占比还有近40%,这个调整会继续。

短期加剧这一调整波动的因素就是中美关系了,今年深圳的出口是负增长。不过,从趋势看,这一事件的影响已经开始弱化了。2019年8月和9月,出口累计同比分别下滑0.2%和0.5%,较前面几个月已经大幅窄了。

这些都是短期因素,都将会过去。

3

人才,还是人才

在经济规律长期作用的必然下(体量变大的必然速度放缓、工资租金优势消失下必然相应企业迁出),决定深圳未来的是转型能不能成功。

而转型成功的关键,用大白话讲,就是要人,什么东西都是人干出来的。

深圳这个地方,一直被诟病的是大学教育不行,唯一能叫得上名号的,只有深圳大学,其余基本是知名高校的深圳校区。但是,大学多并不等于人才多。

拿武汉来说,根据武汉人社局发布的一项武汉地区高校毕业生就业报告,从2007年开始,毕业生留汉就业比例逐年递减,2007年为55.3%,2008年为52.19%,2010年为50.7%,2011年首次跌破50%,仅47.04%。“211院校”就更加夸张,2010年为38.4%,2011年只有26.45%。也是迫于这样的现实,武汉于2017年2月首次提出了要实施“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工程”。

而深圳,本市大学毕业生普遍不想离开,外市大学生大量涌入。从省内人才流动来看,广州的毕业生中除了一半左右留在广州工作外,其余毕业生迁入的城市中,深圳排名第一。从跨省人才流动看,湖北湖南等外省的毕业生也大量涌入。

涌入深圳的人口中,应届毕业生只是冰山一角,根据2018年最新的数据,深圳市外来人口流入量排名第一,净流入49.83万,深圳对人才的吸引可见一斑了。

尤其是,都是年轻的人口,深圳的平均年龄是几个大城市中最年轻的。大量年轻人才的涌入既是深圳经济发展有活力、创业氛围自由浓厚、宜居和政府工作效率高的体现,也反过来为深圳的发展注入了更大的活力,两者互相正向反馈。

深圳政府这些年,也一直有意识、有计划地推出了诸多优惠政策来吸引人才,这是深圳人才流入增大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自2011年开始,深圳市推出“孔雀计划”,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给予人才、创业和住房补贴。2015年,深圳市政府为了吸引更多的优秀毕业生,针对毕业生推出了一项租房补贴,这项补贴后来还大幅提高了,本科生达到15000,硕士生达到25000,博士生达到35000。除了市补贴外,一些区还有区补贴。

另外,还有安居房和公租房政策,根据今年的《深圳市公共租赁住房建设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深圳未来市场60%或是保障安居房。这些政策虽然不能完全解决高房价的问题(事实上,高房价是许多大城市的通病),但能有一定的缓解,令深圳更适合人才的发展。

一个地方,只要人才源源不断的涌进来,那么它大概率是能混出个样的。比如美国,尽管从1980年代开始,制造业不断撤离美国,但全球各个国家的优秀人才仍然跑到美国,美国衰落需要被说了很多年,但至今它仍然是头号强国。

4

结语

悲观者往往正确,深圳确实面临一些问题,比如制造业迁出,比如高房价。但是,要认识到,这些是经济规律的使然。

是经济规律使然,那么就存在硬币的两面,中低端制造业在撤出,高端制造和服务业在崛起。转型从来不是没有阵痛的,因为转型除了主动的求发展外,还有很大的被迫成分,其中甚至夹杂着个体的失败与不甘,而难免将负面影响放大。

但乐观者拥有未来,只要深圳能源源不断吸引人才,所有短期的扰动都会过去,这座城市的发展一定会更好。对于许多个体来说,在大城市立足从来不容易,而正是这份不容易,才让我们的拼搏拥有了如此强烈的存在感。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