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停产负债178亿,力帆(601777.SH)放弃造车卖摩托?

作者:李梓楠

来源:未来汽车Daily

前重庆首富、力帆汽车创始人尹明善的退休生活,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逍遥。

2017年的一场新车发布会上,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赋诗的尹明善以一首诗宣告退场:“八旬不退,力帆衰颓;后继有人,力帆腾飞。力帆走过弯路,愧把客商辜负;而今走上坦途,工厂客商同富。商家关照,力帆荣耀;力帆妖娆,老尹逍遥。”

现年81岁的尹明善 图源:维基百科

尹明善退休两年后的力帆汽车,并没有如他所愿“腾飞”和走上坦途,反而陷入日益危重的困局,尹明善也没能过上期待中的“逍遥”生活。

11月2日,央视经济信息联播节目探访了位于重庆的力帆汽车总部,并报道称,目前力帆汽车在重庆的3个生产基地已停摆,位于重庆、杭州、上海等多地的力帆经销商停业。一名力帆汽车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力帆工厂今年以来处于半停工状态,部分员工被拖欠薪资近两个月。

力帆汽车的困境正在波及其母公司力帆股份。10月25日晚,力帆股份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66.86亿元,同比下降19.52%;亏损26.33亿元,同比下滑2064.56%。目前,力帆股份的总负债高达178.63亿元。

造车这条路,从来都不好走。如今,成立已27年的力帆汽车日薄西山,81岁的尹明善迎来至暗时刻。

力帆上市就像“范进中举”

上世纪九十年代,年过半百却半生蹉跎的尹明善,开启了自己堪称“传奇”的后半生。

1992年,54岁的尹明善拿出做书商攒的20万元全部身家,创办了重庆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他在一个不到40平方米的车间里向仅有的9名员工宣布:“我要造出全中国、全世界没有的摩托车发动机。”尽管那时候,整个重庆的摩托车制造业都被嘉陵、建设等品牌称霸。

3年后,尹明善兑现了自己的宣言。那一年,轰达开发的100毫升电启动发动机给尹明善带来了1500万元的利润。随后,轰达的110毫升立式发动机创下了一年卖出50万台的佳绩,利润1亿元,新大洲、钱江、港田等国内摩托车生产商都采用力帆生产的发动机。

随着市场竞争加剧,重庆摩托车业重新洗牌,成功逆转了潮水方向的尹明善,这一次成了赢家。

力帆摩托 图源:力帆摩托官方网站

2001年,正式更名为力帆的轰达以产销发动机184万辆、销售收入38亿元、纳税1亿元的惊人业绩,超过嘉陵和建设两大老牌巨头,成为重庆摩托车业的龙头老大。2000年,62岁的尹明善以5.5亿元的身家,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老当益壮的尹明善并未就此止步。2003年,他作出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宣布进军造车业。2003 年 8 月,力帆收购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 80% 的股份,并将企业改名为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产品商标由“北泉牌”改为“力帆牌”。

当时,业内对力帆汽车的质疑声不绝于耳。造车对民营企业的难度自不必说,更何况,彼时已65岁的尹明善,比“汽车狂人”李书福大足足25岁。

但对于尹明善来说,理由很简单——造车的利润远高于造摩托车。“如果说宝马可以卖到 100 元一斤,力帆如今只能卖到 30 元一斤。这就是差距,也是我追赶的目标。”他判断,中国摩托车的黄金时代还没有结束,但汽车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2005 年 12 月,力帆拿到生产轿车的许可。次年1月,力帆520轿车全球同步上市。尹明善在发布会现场当场赋诗一首,表达自己的心情:“当年追车儿,今朝造车人。恍然如梦中,幸运中国人。”

4年后,力帆成功登陆A股,同年上市的力帆320巅峰时期的月销量达到7000辆。

在古稀之年成为重庆首富的尹明善再出金句:“从前的阶下囚,而今的座上客,自卑过、自傲过,现在我想再也不会了,毕竟经历过太多了。力帆上市对我而言就像范进中举,但跟范进不同的是,我没疯。”

两轮车给四轮车“输血”

自称“范进中举”的尹明善,迎来了人生中的巅峰时刻。但被他寄予厚望的力帆汽车,却没能续写在摩托车市场的传奇。

上市后一年,力帆的汽车销量只有11.6万辆,且此后产销常年维持在10万-15万辆之间。同一年,力帆股份摩托车销量79.7万辆,已经达到行业第三,出口销量位居行业第二。

汽车分析师周涛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力帆集团本身盈利能力有限,发展前期都是靠摩托车和发动机业务,后期摩托车业绩少了,汽车的业绩却没能撑起来。“力帆的汽车业务表现一直不温不火,业内一直有力帆股份用两轮车给四轮车'输血'的说法。”周涛表示,“虽然力帆汽车产品布局完整,但是一直没有出现爆款车型。”

此外,质量差也成了力帆甩不掉的标签,使其在吉利、奇瑞等自主强敌的包围下,始终未能成功突围。一位力帆员工曾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表示,由于研发能力不足, 力帆的产品以模仿为主,质量问题并未得到改善。

力帆新520车型 图源:力帆汽车官方网站

2014年,由于汽车业务孱弱,力帆陷入资金困局。2015年,尹明善宣布将新能源汽车列为力帆未来的发展目标,计划在2020年前推出21款纯电动和混动车型。但由于质量问题,力帆在2016年生产的新能源汽车中有2000多辆不符合国家补贴标准,1.14亿元的政策补贴被取消,力帆新能源也身陷”骗补“漩涡。当年,力帆新能源销量断崖式下跌。  

尹明善在后来的股东大会上坦言:“就力帆本身来看,外界对我们力帆新能源的评价很低——起了大早,赶个晚集,一点儿名气都没有。如果我们新能源汽车规模不上来的话,以后真的很有可能被淘汰。”

一语成谶。2016年的“骗补”事件后,在力帆股价应声连跌,公司净利润也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新低。这成了力帆汽车命运的转折点。

2017年,尹明善在力帆新车发布会上宣布退休。次年,接任尹明善成为力帆汽车掌门人的牟刚,未能够在中国车市整体下行的大环境中力挽狂澜。该公司2018年6月的产销快报显示,去年上半年,力帆汽车销量1.98万辆,同比下滑49.36%,而其大力发展的新能源汽车销量仅为3195辆。

汽车业务一蹶不振,力帆重新陷入资金困局。为缓解资金压力,2018年底,力帆股份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如今更名为理想汽车的造车新势力车和家。然而,这6.5亿元对于债台高筑的力帆汽车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

新的一年,力帆汽车仍面临新的困境。

力帆积重难返

现年81岁的尹明善不服老。他曾自比姜子牙,姜子牙81岁出山,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然而,如今的力帆汽车已积重难返。

5月8日,近30家力帆汽车经销商前往重庆力帆汽车总部维权,原因是力帆汽车存在向非授权经销商低价出售汽车的行为,价格甚至要比卖给授权经销商更低。

6月,力帆超6亿股股份被冻结。8月22日晚间,力帆股份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公司在报告期内营收51.7亿元,同比下降13.39%;净利润-9.47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931.7%。

在汽车业务几近停摆后,力帆宣布将业务重心重新调整到摩托车业务上,在半年报中明确表示将“聚焦优势产业,加大对摩托车产业的研发投入,优化产品质量和结构梯队,巩固并增强摩托车产品竞争力”。

紧随其后的是新一轮人事变动。原本主要负责推进和执行力帆新能源战略的力帆股份原董事长陈卫辞职,原总裁岳川及副总裁董旭也接连离开。力帆股份提名摩托车业务板块负责人杨波,则被任命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然而,此次业务重心的调整,对力帆来说或许为时已晚。

负债数亿、股权被冻结、经销商退网、破产传闻等负面环绕下,力帆股份的颓势仍在继续。

10月28日,力帆汽车母公司力帆股份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力帆股份在今年1-9月营收66.86亿元,同比下降19.52%;净亏损26.33亿元,去年同期盈利1.34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064.5%。

力帆汽车2019年9月份产销数据 图源:力帆股份公告

力帆股份在三季报中坦承,受国内车市下滑影响,公司汽车板块业务下滑幅度较大,同时融资环境仍然艰难,对公司短期经营流动性造成一定压力,若后续没有明显改善,下一季度可能仍将持续亏损。当前,力帆股份仍面临高达178.63亿元的负债。

10月23日,为缓解力帆股份的债务压力,重庆市政府宣布将介入协调。

据汽车之家此前报道,重庆市政府召集了地方金融办及银行机构债权人等,帮助力帆汽车组织成立了债权人委员会,要求各银行“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力帆表示,目前金融机构方面已经“稳住”,非银方面的债务公司也在积极兑付中。

从出让土地、变卖资质、收缩业务到政府“输血”,为了活着熬过车市寒冬,力帆的确作出过很多努力。近日被传破产后,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情况不属实。但对于尹明善和力帆而言,造车已不是第一要务,还债才是。

新的洗牌期又一次到来,优胜劣汰的浪潮席卷而至。这一次,耄耋之年的尹明善和他的力帆,还有机会重新扬帆吗?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