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罗永浩?

作者 | 金融八卦男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从昨天下午开始,一份丹阳市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在网上低调广传。内容是关于锤子手机未能及时支付合同款项,进而锤子手机创始人实际负责人罗永浩被限制消费。

说白了,罗永浩已经沦为“老赖”。

随后,罗永浩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一篇名为《一个“老赖”CEO的自白》的长博文,看似在致歉,实则处处充满了对“已经还了3个亿”和“将以卖艺的方式把剩下的钱还完”的自矜之情。可以体会下^^

这些年,从2017年贾跃亭“赴美”掀起的这一波清算潮以来,我们见识过了太多的老赖,从贾跃亭的“下周回国”到戴威“跪着还钱”,还有无穷无尽的跑路与“人间消失”……说到底,英雄好汉还要属两位金融大佬,一个上海自首、一个英国自杀,总归是给了社会一个交代。

今天,老罗又开始了他的版本的表演。总而言之老罗的危机公关做的是不错的,一篇长博文,一句“卖艺还钱”,占据了道德高地,赢得了脑残粉的掌声和赞誉。

对这些罗永浩的脑残粉,我只能说,呵呵。等到老罗真的穿上长袍马褂去天桥说相声卖艺的那天,我就买他100台锤子手机^^

这几年,“欠债不还”与“圈钱跑路”成了一切盈利模式的总方法论。而买东西付钱,欠债还钱这两件天经地义的事,现在人做起来已经越来越难了。

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就是从一个个老赖穿上“工匠”的外衣,在那哔哔情怀开始的。

1

老罗如何当上“老赖”

此次将老罗送上“老赖”名单的是锤子科技的供应商——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

事情的大致逻辑是这样的。

首先,老罗的手机卖不出去,叫好不叫座,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手机卖不出去,自然收不上来钱。回顾锤子手机这6年的历程,简直就是一部花式亏损史。

记得在2015年,迅游科技(300467.SZ)投了3000万给锤子(占总股份1.13%),可以大致推断当时锤子的估值是26.5亿元,到2018年四季度锤子大裁员的时候,有消息报道称其净资产(股东权益)已经沦为-2.4亿!

亏损没钱,这可以理解;但是买人家的东西不付钱,这就说不过去了。难道吃了饭拉不出来,就可以不给饭店钱吗?

这次将老罗告上法庭的江苏辰阳科技,是一家充电器生产商。经历了辰阳长期“老老实实供货”以及锤子科技长期“拒不付款”,截止2018年11月,锤子总共欠了辰阳370万元的合同款。

370万,说少不少,可能是大几十个工人一年的工资;但说多也不多,我不知道罗老师在北京的房产状况,但我敢肯定,卖个卧室绝对够了。

一般来讲,为了这点钱,供应商不大可能跟客户闹掰了。

但是有老贾给广大供应商上的那一堂活生生的普法教育课,这次,以辰阳为代表的新一代供应商,不愿意再忍气吞声了。于是一纸诉状把老罗搞上了法庭。

开庭审理那天,几经传唤,然而傲娇的老罗,为了他的理想与情怀,拒不出庭。

但是法院哪管你是罗永浩还是浩永罗,也不管你有情怀还是怀情,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于是,丹阳市人民法院表示,被告“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不影响……在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依法缺席判决”,最终判决锤子科技在10日内偿还370万给辰阳科技公司,并且支付与诉讼相关的费用共约4万元(受理费和保全费)。

资料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您可能会问,老罗为什么不出庭呢?难道是失联了吗?

呵呵,当然不是。

丹阳市人民法院的判决一出,闭眼装死的老罗立刻就跳出来了,上诉!老罗说:说我锤子科技是北京的公司,丹阳是什么地方?要到北京来再审一遍!

事实上,此前老罗为了拖延还债,还与辰阳假模假式的弄过一份《债务处置协议》,但最终也没有按协议约定时间还钱。

在这件诉讼官司上,明星创业大佬与那些默默无闻的供应商之间的不对等的关系,供应商存在状态的卑微与无奈,可见一斑。

当然,上诉归上诉,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即便是去月球判,欠人的债也得还。

资料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这回老罗没话说了,只好认头。但终于还是拖了1年多,直到2019年的11月份,仍然没有还这家可怜的供应商的钱。

丹阳市人民法院也忍无可忍了,一纸“限制消费令”颁下,老罗终于沦为老赖。

2

罗永浩没有情怀

老罗不论是在产品发布还是这次的“自白”中,经常提到“情怀”与“工匠精神”。言下之意,大概是这样的:我因为“情怀”因“工匠精神”欠下的钱,还需要还吗?

……

首先,欠债要换。如果人人都像老贾那样欠了巨债就躲在国外,那整个经济就甭玩了。

其次,情怀的有无,单凭嘴说是不足为据的,要看他做了什么。孔子曰:吾听其言也,吾观其行矣。

老罗2006年从新东方学校辞职自己创业以来,做过“牛博网”,开过培训学校,也搞过脱口秀和出书。到2012年5月,成立锤子科技开始做手机。

这一路我们看到,老罗并没有在任何一个领域里面有所坚持。

开始做手机两年后,2014年5月,锤子的第一款手机T1面世;一年后的2015年8月,锤子推出“坚果手机”;2015年12月,锤子手机T2发布。这两年,老罗的手机事业看似做得风生水起。

发布会做的花里胡哨,但是,销量是骗不了人的。据统计,锤子手机从第一款T1发布以来,6年的时间里,总共销售数量不超过200万台。

这是什么概念?就2019年上半年而言,华为的销售量是1.17亿部,苹果是700万部,就连小米和oppo这些国内二线品牌,也有5000万部的销量。

大概老罗也知道自己的手机不好卖,从2018年,老罗开始“不务正业”。手机卖不出去,那做个app总可以吧。于是老罗开发了“子弹短信”和“聊天宝”这两个活宝app。

第一个,推出一周之内,下架。

第二个是第一个的改版,推出转天即被微信封杀。

2018年11月,老罗在成都再度举办发布会。然而这次却连手机都没出现。这次老罗展出了三款产品:空气加湿器、音箱、行李箱。根据老罗的介绍,他的这款音箱可以发“子弹短信”。

这三款产品的销售,用脑门想想也知道了,依然是无人问津。

纵观老罗这一路创业史,从做.com到开培训学校,从办个人脱口秀到做手机,最后再到玩“智能家居”……嘴上一直在喊“情怀”、“理想”以及“工匠精神”,但身体却从未从一而终。每个时期哪个领域最热门,最容易拉到投资,就切到哪个行业去。

如果我们仔细比较下锤子手机与其他手机的不同之处,就会发现老罗的“死穴”在哪里。

锤子手机从来都不是从硬件、从系统、以及从使用体验上下功夫;相反,锤子手机每次都在试图颠覆别人的成功,想要一炮打红。

这种心态说到底便是浮躁、赚快钱,希望不劳而获。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子弹短信”。

在子弹短信上线的那几天的介绍视频中,老罗一口气用了“最好用”、“最爽”、“最快捷”、“最有型”、……很多个“最”字,把一点点优势吹上天。

但是用过之后就知道,子弹短信只是比微信的功能提升了一点点,不点开具体对话界面也能听语音,而已。而微信经过多年长期积累与优化而形成的庞大的生态系统与深厚的产品护城河,子弹短信则完全没有了。

这样的一个产品,即便不被应用宝“下架”,又能有多少生命力呢?

2018年5月15日,锤子科技2018年新品发布会在北京鸟巢隆重举行。就在发布会临近的前两天,罗永浩发博称“这个星球上最好的场馆之一,完全配得上这代革命性产品的发布。

如此有底气的原因一方面是京东投了钱,另一方面是成都市也帮了他一把。但即便是这样,这些钱还是迅速被老罗败光了。

唯一不得不承认的是,罗永浩到底是个“好演员”。发布会座无虚席,不论是锤子粉还是锤子黑,都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整场发布会的门票就卖了480多万须知当时锤子科技的账面上现金也就只有1000多万而已。

3

结语

这些年,我们经历了太多的“伪创新”。真正的科技创新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使得生活和经济运行的成本降低。而伪创新则不然,那些口口声声“情怀”与“工匠精神”,把原本物美价廉的东西改得花里胡哨,加价销售,收割消费者的“智商税”。

还有另一种伪创新,同样是打着“情怀”、“工匠精神”的招牌,但所做的是没有盈利前景的事儿。而投资者的尽调,往往难以分辨真伪。当钱烧完之后,什么都没搞出来,一拍两散,甚至是跑路玩消失。这同样是在收“智商税”,收割对象是投资者。

锤子手机大概就是这两者的结合体,一边是吹嘘“工匠精神”给手机加价,同样品质的东西小米可能只要千八百,但老罗却要卖2000多;另一边是同样的配方开给投资人,有统计称锤子手机从2012年至今总共收到过17亿元的投资。

我们需要加大科技投入,但不是像锤子手机这样的存在。需要基础领域以及高精尖范畴的研发与投入,而不是这种在已经被验证是红海的赛道里面,凭借改变一点小功能而走捷径,希望一炮打红的投机者。

听说罗永浩前几天说要去做电子烟,这次是还没开始烧钱就被国家给禁了,算是保护投资者的菩萨心肠了呵呵

是的,对于这位6年烧了17个亿,只卖出去200万台手机,最后连欠供应商370万都不肯还的“有情怀”的创业“工匠”,限制消费恐怕是最好的结局了。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