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式混改”启示录

作者:卢晓

来源:华夏时报

2019年是格力电器(000651.SZ)的重要历史时刻。一场混改让上市23年的格力电器的大股东首度从国资变成了以投资京东、蓝月亮等公司而闻名的高瓴资本。

但格力电器随后交出的“持平”三季报成绩单却差强人意。在外界猜想中,空调市场大环境、压低混改价格以及迎接新大股东的“欲扬先抑”等等,都成为这份低飞财报背后错综复杂的成因。而新任大股东与以董明珠为首的格力电器管理层间利益如何平衡,以及高瓴资本如何“赋能”格力电器,也都是这场400亿混改盛宴中最令人关心的话题。

但格力混改更大的意义在于这桩“靓女先嫁”的尝试将为更多国企改革提供借鉴。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著名国企政策研究专家李锦向本报指出,市场竞争性国资从独资控股,到绝对控股,再到相对控股,最后到非控股的转变,这源于本轮国企改革的初衷之一是实现“从管企业到管资本”的转变,激发市场微观主体的活力。虽然新一轮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以来已经有一些大的集团或公司取得了相应的改革进展,例如中国联通,但格力这一次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更具有标志性意义。

在著名财经评论家、《华夏时报》总编辑水皮看来,格力的混改很可能成为自下而上改革的一个突破口,也是下一轮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个小风口,“而任何大风口都是从小风口开始的”。


为何选择此时混改?

转让格力电器股份无疑是“靓女先嫁”,但这场混改并没有发生在格力电器业绩增长最快的时候。

自2015年这个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口中的“休整年”过去后,格力电器的业绩一直处于快速增长期。其中2017年格力电器归属净利润的同比增速曾高达近45%。但奔跑在2019年戛然放缓。

10月30日,格力电器宣布其577亿元的第三季度营收同比微增0.03%,83.67亿元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微增0.66%。而去年同期,在董明珠还未宣布新一届连任前,格力电器这两项财务指标的同比增长均超过38%。

从2019年已经发布的三份财报横向来看,格力电器的业绩在包括618大促的半年报中增速最快。上半年格力的营收和归属净利润同比增幅都在7%左右。对比今年一季度上述两项财务指标分别实现2.5%和1.6%的增长,格力电器三季度的持平则是今年“最差”表现。

这其中部分源于空调市场“惹的祸”。奥维云网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家用空调市场的零售量和零售额虽然在三个季度横向比较中规模最小,但却唯一双双实现同比个位数正增长。今年空调销售量、额的同比下滑最大幅度出现在三季度,其中1415.4万部的零售量同比下滑4.5%;458亿的零售额则下滑近10%。

奥维云网白色家电事业部高级研究副总监王永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长期看空调市场处于换挡期,进入一户多机时代;短期看市场表现不佳则与房地产影响新增需求,旺季天气不佳以及历史基数高等有关。他预计今年空调百户保有量将破百。

资深家电观察人士刘步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格力电器三季报的持平源于去年增长的速度以及空调业务的基数比较大。产业在线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冷年整个家用空调行业的库存高达4862万台。


控制权市场化转移

空调业务“冻人”之时,格力电器与格力集团正在进行的混改也在紧锣密鼓推进。

今年4月,格力集团对外宣布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格力电器股份,占格力电器总股本的 15%。并宣布本次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可能将发生变更。

最终这场股份转让中,高瓴资本胜出。10月28 日,格力集团最终确定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珠海明骏”)为其15%格力电器股份的最终受让方。而珠海明骏的基金管理人便是珠海高瓴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好事怎么做好?路径、方式是很重要的。因此,水皮表示:“格力这次是通过珠海市国资委公开征集转让者,股权转让的方式是市场化的,公开透明的,合理合法的,这样就减少了很多质疑,比如关于国资贱买贱卖的质疑就没有了。

高瓴资本对家电行业并不陌生,此前曾长期投资格力电器、美的集团、深康佳A等A股家电公司。三季报中,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国基金依旧以0.72%的持股比例位列格力电器第八大股东,但它已经不在美的集团今年三季报的前十大股东中。在2019半年报中,这只基金还以0.89%的持股比例位列美的集团第八大股东。需要提及的是,2019年三季报中,GAOLING FUND,L.P.依旧以2.19%的持股比例位列深康佳A的第五大股东。

事实上,有资本市场人士认为这次财报或许是格力电器为迎接新大股东的“欲扬先抑”。他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在混改前发布低业绩以压低股价是“通用做法”。“业绩现在做低意味着未来增长的空间更大,留给格力电器管理层的激励或者话语权也会更大。”截至11月1日《华夏时报》记者发稿时,格力电器股价为62.8元,增幅近7%。

而混改中的格力电器,改变已经悄然发生。

10月30日,格力电器发布的公司章程修订案中,对回购公司股份的情况增加了将股份用于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等设置。这被认为格力是在为高瓴资本进入后实施的股权激励铺路。此外,公司章程修订案还增加了公司董事可在任期届满前由股东大会解除其职务的相关规定。格力电器同时还修订了其经营范围,除了储能系统、电桩等业务外,还删除了经营电信业务及增值电信业务等内容。

10月31日,《华夏时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格力电器多位相关人士作出提问,但未得到回应。其中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11月18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会对这些问题作出解答。


两权分离新的磨合

这场混改最大的变化是代表民资的高瓴资本成为格力电器的实际控制人,代表国资的格力集团持股下降为3.22%。

“控股权要不要转移的问题,这是非常现实的一个问题。”水皮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他认为,如果控股权不转移,那就是换汤不换药,旧瓶装新酒,小股东也没有什么话语权,也改变不了公司治理结构。这对现代企业制度治理的形成作用是有限的。而国资委在混改方面推出了很多批试点,推进也是非常努力,但是成效如何?还得看结果。

因此,高瓴资本与以董明珠为首的格力电器管理层间今后将如何磨合相处,无疑是这场混改中外界将会长期关注的问题之一。

董明珠“空调女王”的强势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格力电器三季报还显示董明珠当期仍以0.74%的持股比例位列第7大股东。但曾经帮助30多家公司成功上市的高瓴,也并非隐性的财务投资者。

或许一张照片更能说明高瓴与它所投资公司的关系。在那张2017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东兴局”的聚会照片上,高瓴资本董事长张磊就坐在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和京东董事局主席刘强东身边,并不在背后。

在这场混改中,高瓴资本的最终入局离不开格力电器管理层的支持。公告也显示,珠海明骏已通过受让意向书书面邀请的形式向格力电器管理层提出合作邀请。

今年9月,董明珠与格力电器总裁助理王凯、执行总裁黄辉、董秘望靖东等合计18位格力电器高管成立了珠海格臻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中董明珠持股95.2%。多位业内人士均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那就是这家公司就是格力电器管理层为与高瓴资本合作而设置。

刘步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次混改是格力电器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转身。现在高瓴要安抚管理层,要平稳地过渡,短期内不会做太多干预。但进入高瓴时代,最终资本会表达自己的意志。

李锦认为,格力电器单调、死板的公司治理结构,使得格力电器的决策讨论长久以来都是格力集团与董明珠的“二人转”,缺乏有效的市场机制。“高瓴如何与格力电器管理开展合作,实行所有权与管理权的结合与分离,消除矛盾,形成全力,将是一个不可逾越的课题。”李锦说。


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风口

格力集团与格力电器共同参与的这场混改意义深刻。

一方面,格力电器需要新变化和新思路。2018年营收2000亿的格力电器目前已经做到空调行业的老大。但2019年半年报中,空调业务依旧占据格力电器八成营收;另一方面,格力电器的国际化也落于人后。

目前,白电三巨头的曾经座次已经更改。今年前三季度美的集团(000333.SZ)以2209.18亿元的营收排名第一,同比增长7.37%。海尔智家(600690.SH)今年前三季实现营业收入1488.96亿元,与格力电器还有12亿元的差距,但也同比增长7.72%。格力电器以1550.39亿元的营收入排名第二,但4%的同比增长在三家中最低。

在李锦看来,董明珠提出6000亿目标若望达成,必须在多元化和国际市场有所建树。对于正在向多元化工业集团转型,要在空调、高端装备、生活电器和通信设备等领域全面协调发展的格力电器来说,高瓴有能力为上市公司引入有效的技术、市场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的条件。

“格力电器在近两年来几乎碰到了其营收的天花板。国内空调市场已经步入了存量时代。高瓴为格力带来的是其背后的互联网生态资源和国际化资源。从高瓴资本在助推百丽数字化方向取得的有益成果看,高瓴资本+格力电器的未来充满想象空间。”李锦表示。

而这场混改更深层次的意义还在于为国企改革提供借鉴。

李锦认为,格力集团公司层面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控股,是地方国企业市场竞争型的代表。格力电器处于充分竞争的家电行业,而格力集团不控股,是市场竞争型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要案例。

他还指出,管资本,是国资国企改革的重点,意图在于解决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这次混改在未来关注点仍然是管资本问题上是否能探索出新的经验。“如若成功,将建立‘新格力模式’,有助于提升企业竞争力,助力‘中国制造’走向世界。

对于这场混改,水皮也认为,从上到下的改革往往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要打破利益格局太难。改革的成就会有多大,既得利益就有多强,继续改革就有多难。只有允许自下而上的实验、做事情,才能有所突破,反而能在更大范围上去复制成功经验。“摸着石头过河,不足肯定会有,但是总比缩手缩脚好。要过河就一个办法,那就是蹚着下去走,允许开始的失败,后面就有人成功地过去了。”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