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A与PSA“闪婚”,弱弱联合能否化解各自危机?

作者:李欢欢

来源:未来汽车Daily

几经努力,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FCA)终于为自己找到了理想的合作伙伴,而且速度快得令人惊讶。

10月29日,《华尔街日报》、法新社等多家外媒报道称,FCA正与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商谈合并事宜。消息刚一传出,当事双方便大方承认并官宣最新进展。10月30日,PSA和FCA在官方声明中表示,双方正在就业务合并进行商讨,目标是“创建一家新的全球领先的汽车集团”。FCA强调,双方将合作创建“世界领先出行集团之一”。

来源:PSA集团与FCA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未来汽车日报制图

10月31日凌晨,知情人士透露,FCA与PSA的董事会已经批准了一项初步合并计划,双方将以50:50对等持股新的合资公司。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这家新公司将“在荷兰合法注册”,在“美国、法国和意大利设置运营机构”。一旦合并成功,世界上将诞生一个市值约500亿美元的超级汽车公司。按照2018年全球各大汽车集团公布的销量,PSA与FCA加起来年销量近900万辆,居于大众、丰田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之后。这意味着,双方的合资公司将超越通用集团,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巨头。

PSA是欧洲第二大汽车制造商,市值225亿美元,FCA在北美地区占第三大市场份额,目前市值为223亿美元。然而,这两家汽车集团的发展现状并不乐观。

2019年三季度财报显示,PSA在全球共销售67.4万辆新车,同比下滑4.15%,尤其是在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以及东南亚市场,销量大幅下跌40.82%至2.9万辆。FCA同样面临销量下滑难题,其二季度财报显示,由于各地区销量出现不同程度下滑,集团营收同比下降3%至267亿欧元。

双方都急需找到新的增长动力。FCA与PSA共同缔造的汽车行业新巨头,能否解救他们面临的困局?

对任何机会持开放态度

合并之路不易,个中辛酸,只有FCA自己清楚。

早在2015年4月,已故FCA前首席执行官马尔乔内就曾在一次主题为“资本瘾君子的自白”的演讲中,疾声呼吁车企合并。在他看来,汽车行业的投资回报率过低,各大车企在同一技术上投入巨大财力与人力,各自关起门来偷偷研发,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汽车行业必然要走向一体化”。

同年9月,坚信合并力量的马尔乔内向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伸出了橄榄枝,却遭到对方拒绝。

3年之后,马尔乔内因手术并发症去世,他的继任者迈克·曼利(Mike Manley)秉持同样的理念,称FCA将保持强大和独立,并对任何交易机会持开放态度。

很快,FCA再一次向外界释放寻求合并的信号。2019年5月27日,FCA向雷诺集团董事会递交了一份无约束力的函件,提议双方以对等股比进行合并。不过,几天之后,FCA宣布因“当前法国的政治环境问题撤回相关提议”。

如今,在FCA的不懈推动下,与PSA的合并终于将“开花结果”。这个新的汽车超级公司,旗下将拥有菲亚特、蓝旗亚、克莱斯勒、法拉利、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道奇、Jeep、雪铁龙、DS、欧宝、标致和沃克斯豪尔等诸多品牌。

FCA亟需弥补电气化短板

来源:PSA集团与FCA集团官方网站,未来汽车日报制图

如果两大集团合并只是带来品牌叠加效应,那就显得毫无意义。

对FCA而言,与PSA联手将帮助其弥补电气化短板。与竞争对手相比,在电动化技术领域,FCA已经落下风,面临着巨大的研发投入压力。

10月16日,据外媒报道,由于未能达到2017年燃油经济性标准,FCA将面临7900万美元的罚款。去年,FCA已经因2016款车型燃油经济性不达标而付出7730万美元罚款的代价。为此,FCA不得不向特斯拉支付数亿欧元,以便将特斯拉的电动车纳入自己的产品序列,来应对欧盟新排放法规。

相比之下,PSA在电气化方面已经远远走在了前面。

PSA拥有CMP和EMP2两大平台,可以与内燃机、混动和纯电动动力系统兼容,具备研发纯电动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能力。2018年4月,据欧洲汽车新闻报道,PSA宣布成立全新电动汽车业务部门,重组动力管理结构,以加速电气化转型。按照规划,到2020年,PSA将推出15款车型,每一款车型都将提供纯电动版本和混合动力版本。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两大集团合并后,在技术层面将会进行何种程度的交流,但欧洲汽车新闻分析认为,在电气化和自动化等新技术领域,PSA将给FCA带来很大帮助。

助力PSA重返美国市场

合作往往意味着互利互惠。华尔街投行伯恩斯坦(Bernstein)认为,FCA或将帮助PSA顺利实施重返美国市场的梦想。

上世纪80年代,受美国经济大环境影响,PSA在北美市场销量大幅下滑。同时美国相关法规趋严,导致PSA销售成本高企。多方权衡下,1991年,PSA黯然退出美国市场,但该公司并不甘心就此放弃这个巨大的市场。

2019年2月26日,PSA集团首席执行官唐唯实(Carlos Tavares)透露,PSA将通过标致品牌车型重新征战美国市场。同时,PSA并不打算建立新的传统销售渠道,而是选择以创新甚至颠覆性的方式打造销售网络。

而作为北美地区第三大汽车制造商,FCA在北美市场拥有完善的销售网络,2018年销量超过250万辆。如今看来,PSA很有可能将借助FCA在北美市场庞大的经销商团队。

警惕联盟风险

合并自然是一件彼此借力的事,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有不容忽视的风险。

大型汽车集团内部人事关系、利益纠葛错综复杂,要合并经营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比如几经动荡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

雷诺和日产结盟于1999年3月27日,很长一段时间里,戈恩同时兼任雷诺和日产的CEO。2018年11月,戈恩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逮捕,理由是涉嫌过少申报自身报酬,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作为联盟的掌舵人,戈恩被捕使得联盟关系岌岌可危。

事实上,因为两方持股比例“不平等”(雷诺持有日产43.4%的股份,而日产只有雷诺15%的无投票权股份)、产品研发思路有分歧等原因,雷诺-日产联盟已经颇有嫌隙。戈恩被捕导致联盟进一步瓦解,有媒体报道,雷诺与日产的几项联合业务的职能部门相继关闭。

里昂证券的汽车分析师克里斯托弗·里克特甚至认为,雷诺-日产联盟早已名存实亡。因此,选择一位恰当的人物领导合并后的公司至关重要。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PSA与FCA合并后,将成立一个由11名成员组成的董事会。PSA任命其中6席,FCA方面占据5席,唐唯实将担任首席执行官,FCA董事长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将出任董事长。

如何融合法美文化,通力合作,将是他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