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 Q3财报点评:谷歌股价为何原地踏步?

作者 | 苍之涛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北京时间10月29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公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Alphabet第三季度营收为404.99亿美元,同比增长20%,超过市场预期的403.2亿美元;但由于经营利润和每股收益逊于市场预期,盘后股价稍微下滑。

谷歌这个季度的财报就像白开水一样,既没有雷,又没有惊喜。经营利润的下滑主要是因为受到云计算业务上的巨额投资影响,净利润的下滑的部分原因是三季度的投资收益为负。但这些指标都并不关键。

最近几年,美国几大科技巨头都在抢一块蛋糕,就是数字广告。虽然这块蛋糕不断变大,但想分这块蛋糕的人也变多了。在搜索分发内容的时代,谷歌可以说是一支独大,但之后以社交分发和个性化推荐分发(信息流)新型内容分发模型崛起后,Facebook也占有一边天。之后亚马逊也强势进入,加上社交新贵Snap和Pinterest的入局,谷歌的市场份额在持续被分走。

所以,最关键的指标仍是付费点击次数(Paid Clicks),在这个季度,点击次数同比增长只有18%了,我认为点击次数的持续增速持续放缓这才是市场真正担心的点。

1

财报点评

Alphabet第三季度营收为404.99亿美元,同比增长20%。 按照业务分,Alphabet的收入来源于三部分:谷歌广告收入,谷歌其他收入(包括云计算和硬件等)和其他赌注other bet(黑科技的研究)。

· 第三季度谷歌广告营收339.2亿美元,同比增长17%,占比83.7%,分析师预估337.9亿美元;

· 第三季度谷歌其他收入64.3亿美元,同比增长38.5%,占比15.9%;

· 第三季度其他赌注收入1.55亿美元,同比增长6.2%,占比0.4%。

公司80%以上的营收来自于广告。谷歌广告业的两个决定性指标是:1.?付费点击次数(Paid Clicks),就是用户在谷歌网站里(搜索引擎,Youtube)点击广告的总次数 2.?每点击成本(Cost Per Click, CPC),就是用户每点击一次广告,谷歌就可能向商家抽取费用。

谷歌广告收入=付费点击次数*每点击成本。

谷歌一直没有披露这两项指标的具体数据,只给同比和环比增速。三季度谷歌付费点击次数同比增长18%,环比增长1%,每点击成本同比下降2%,环比上升1%

从16年开始,谷歌的平均点击成本就开始下降,但好在付费点击次数增长以5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所以广告业务收入仍然保持增长。

但从19年以来,付费点击次数增速出现大幅下降,好在平均点击成本下降速度放缓,所以广告收入整体还能保持增长趋势。但付费点击次数在最近增速严重下滑,似乎已经到了天花板,只能通过减缓平均每点击费用下降幅度,甚至未来可能提高点击价格。

所以这里遇到另一个问题,广告行业最重要的一项指标是ROI,即是每投入1块钱营销费用,能产生回报。当点击率增速不再时,只能提高价格来保持增长。但涨价意味着ROI下降,这时候可能令更多广告商转向Facebook等竞争对手。

这就是谷歌广告业务现在面临的问题。

在盈利能力方面,Alphabet三季度运营利润91.77亿美元,运营利润率为23%,上年同期运营利润为86.25亿美元,利润率为26%,市场预期94.5亿美元。 三季度经调整后每股盈利10.12美元,同比下滑22.5%,逊于市场预期的12.35美元。

为什么这个季度Alphabet盈利能力下降了?

我们先来看看谷歌成本端最重要的一个指标,流量获取成本(Traffic acquisition cost, TAC),简单说就是其他网站将搜索转向谷歌时,会要求谷歌给他们一定的收入分成。

三季度流量成本74.90亿美元,同比增长13.8%,低于广告收入的17%。流量成本占广告收入比例22.1%,低于上年同期的22.7%。由此看来,TAC十分健康,并不是谷歌利润这个季度利润下滑的原因。

在谷歌利润表里,一般有四大支出:Cost of Revenue(营业成本), Research & Development(研发费用),Sales and marketing(销售费用),以及General and Administrative(行政管理费用)。

其中,TAC包括在Cost of Revenue之中,剩余的就是Other cost of Revenue,包括云计算设备和数据中心的折旧,运营相关费用,Youtube和Google Play的内容获取费用和硬件等费用。

三季度Cost of Revenue占营收比例43.4%,同比上升1.1pct。由于TAC成本率是下降的,所以是Other Cost of Revenue导致整体成本率上升的原因。

三季度资产和设备(property and equipment)折旧费用是27.32亿美元,同比上升27.78%。随着谷歌加大云计算的投入,这部分的成本会继续增加。

同时,谷歌三季度研发费用65.5亿美元,同比增长25.3%,占营收比例16.2%,同比上升0.7pct。三季度谷歌资本支出67.32亿美元,上年同期为52.82亿美元。公司曾预测2019年资支出会继续增加,之后会有所放缓。

由此可见,运营利润增长放缓,运营利率下降跟谷歌加大对云计算投入有关,长期来看并不是一件坏事。

谷歌三季度净利润70.68亿美元,上年同期91.92亿美元,同比下滑23%。除了在云计算投入更多之外,净利润的下滑主要由于股票投资损益。三季度公司的股票投资损失为15.28亿美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3.82亿美元,一来一回,令净利润有所下滑,但这属于一次性影响,并不能持续。

仔细分析下来,运营利润增速下滑跟公司加大投入云计算有关,净利润同比下滑跟股票盈亏有关,这都不是大问题。但是付费点击次数增速连续三个季度下滑可能预示着谷歌未来广告业务收入增速有可能不能保持。

2

为什么谷歌在原地踏步

回想2017年中,当时亚马逊和谷歌的股价都达到了900美元大关。当时市场都在期盼,亚马逊和谷歌到时谁能先突破1000美元大关。后来两家公司都先后达到了突破了1000,但之后的走势去截然不同。

亚马逊股价一度突破2000美元大关,谷歌股价却一直在1000-1200美元之间徘徊。从2018年到现在,谷歌股价涨幅为20%,基本上与纳斯达克指数持平,差点跑不赢指数。同时期亚马逊上涨了44.58%,苹果上涨了46.18%,微软上涨了68.22%了,Facebook受私隐门影响涨幅仅为1.36%。

谷歌问题在哪里?问题就出在谷歌的黑科技实在太超前了,目前根本看不到商业化的应用场景,导致投资者都不知道如何量化其成长性,只能把所有这些业务看作是一个看涨期权,无人知道他们他什么时候爆发。

比如最近发布的量子电脑,智能隐形眼镜。旗下DeepMind创造出AlphaGo,击败世界冠军,但似乎也没人喜欢看机器人下棋;无人驾驶汽车项目Waymo也一直在测试阶段

谷歌在这些黑科技上玩得很溜,完全是在玩,并不考虑商业化的事情。技术领先的他们在云计算和可穿戴业务上却毫无建树。谷歌的AI技术可以说是在全球领先地位,然后被一家零售公司亚马逊先商用化智能音箱,亚马逊的Echo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谷歌旗下的Google Home只有苦苦追赶的命。

谷歌的其他收入里包括:Google Play商店App和数字内容销售;谷歌云和硬件。

对比一下亚马逊云计算AWS和谷歌其他收入过去几年的营收,可以发现,在15年第一季度,AWS营收15.7亿美元,谷歌其他收入16.7亿美元,几乎在同一起跑线。截至最近的三季度,AWS单季营收90亿美元,谷歌其他收入只有64.3亿美元,谷歌已经被AWS远远甩开。

亚马逊和微软依靠云计算市值不断攀升,苹果依靠可穿戴业务仍然保持增长(今天又推出了Airpods Pro)。

谷歌现在才后知后觉,开始了买买买,试要挽回场子。谷歌今年宣布将收购云存储服务商Elastifile公司,谷歌以26亿美元现金购买美国计算机软件公司Looker,谷歌聘用微软的John Jester 担任Google Cloud副总裁。今天更是被媒体爆出要收购可穿戴设备公司Fitbit。

3

未来怎么看?

根据eMarket报告显示,在2023年美国数字广告的市场规模将达到2018.3亿美元。数字广告将慢慢取代传统广告,数字广告支出占总广告支出预计将从2018年的48.6%上升到2023年66.8%。

虽然谷歌的广告收入市场份额一直被Facebook和亚马逊偷走,但是数字广告市场规模足够大,虽然被偷走了一点,但是整体来说蛋糕还是变大的,而且谷歌还有YouTube这个大杀器在。预计广告收入在未来几年仍然可以保持增长。

AI+云的策略仍然需要时间验证,还没有成为营收增长主引擎。重点是谷歌还有大把的现金可以用来试错。

在估值方面,我们可以将Alphabet价值分为三部分:1、搜索引擎业务的价值;2、持有的现金、债券以及短期持有的股票投资;3、黑科技的价值

截止到2019年Q3,谷歌手里现金1212亿美元。截至10月28日,谷歌市值8938亿美元,扣除现金后的价值为7726亿美元。我们把黑科技价值看作0。谷歌净利润TTM为343亿美元(剔除罚款的影响),PE(TTM)大概为22.5倍。

未来谷歌云若不能从亚马逊微软抢到部分云计算市场份额,估值仍然难以提升。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