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渝“手撕”李国庆:中国式夫妻合伙人,离个婚怎么这么难?

作者 | 金融八卦男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今年,金融圈的一个接一个。

前几天李国庆对着摄像机镜头控诉老婆把自己踢出董事局的视频还历历在目,然而昨晚,妻子俞渝就开始了对亲夫的“手撕”行动,先是在老公朋友圈留言爆料,长长的三段话令人惊呆!

后来李国庆说要删朋友圈,俞渝丝毫不惧,说“李国庆你敢删朋友圈我就在自己的朋友圈继续发!

没多久,李国庆的人设,画风就变了

那个已经55岁还能满头黑发,风流倜傥、妙语连珠的李国庆消失了,换来的是同性恋、出柜、帮(男)姘头买房子、弄一堆“体制内高参”去集体洗浴的家伙。哇塞画面太美,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面对老婆对自己的怀疑都绵延到男人上去了,委屈的李国庆,只好发了一条长长的微博,为自己声辩。

但是,据说这条微博最初不是长这个样。红框圈起来的那句,原话是:“我手里有很多你在国外给人当小三以及你婚后不可告人的实锤的证据。这条微博的发送时间是1点45分。

五九四十五,六九五十四。

1点54分,李国庆思前想后,还是把“也”字去掉了……

剧情瞬间喜剧化,求这九分钟里李国庆的心理阴影面积。当年俞渝说李国庆说话不经大脑,看来不是盖的。

此次俞渝手撕李国庆,其实二人的矛盾由来已久。但导火索还是前几天李国庆“摔杯子”的事。当时面对记者采访和摄像机,李国庆拿起面前小条案上的杯子,抡圆了胳膊摔了下去,吓得对面的记者差点掩面逃走……

至于李国庆为啥摔杯子,很简单,他一手创立的当当网,在去年1月份的时候,收到一封逼宫信,自己被出公司。而“踢”他出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老婆俞渝,带领着公司的一系列管理层。

骂人无好口,打人无好手,既然开撕了,那结果肯定是一地鸡毛。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今天,我们就不妨带着吃瓜看戏的心态,去把李国庆俞渝这对奇葩冤家的故事,从头到尾捋一遍。

毕竟,结个婚,开个公司,到头来,能干成这么惨烈,既是缘分也是命。

1

初识

李国庆和俞渝都是北京人。

李国庆是北大的学生,身处80年代的风潮之下,清北的天之骄子们,对毕业后稳定工作,也并不是个个儿都像今天那么向往。追求自由的李国庆,散发着一股由内而外的朋克风,虽然毕业后工作分配的并不赖,但他总是觉得自己有更大的一片天地。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踏上了那片对于当时中国人来说有着无比神奇吸引力的土地。

在美国,32岁的李国庆认识了俞渝。当时的俞渝,31岁,已经是一家独立财务顾问公司的老板。

俞渝祖籍江苏无锡,7岁上来到北京,后来在北外毕业,从事涉外工作。在1990年代初,一个月两三千的工资,绝对是“人上人”了;须知,十年后北京的房价,也才刚刚来到两三千一平米的水平。

然而俞渝不满足,她要走出这片古老的土地,她要开眼看世界。要知道,她的圈子里面,可都是前卫如洪晃之流的人物。

后来俞渝通过公派的机会留在了美国,并且申请到了纽约大学的MBA项目。毕业后求职并不顺利,她便自己开公司,终于闯出了一小片天地。

有人说两人的结合是各取所需,一个是北京地头蛇、一个带着华尔街的“天降资源”;也有人说俞渝是因为自己年龄原因俯就,否则如俞渝的性格,怎么也不会看得上李国庆的朋克风,须知当时人们对婚姻年龄的执念,远比现在要深得多。

也有人说,俞渝一个弱女子,独闯美利坚,虽然已经不怎么差钱,但还是需要一个人给予精神上的支持。

总之,1996年,命运之轮把李国庆和俞渝拉到了一起,两人“一见钟情”。三个月后,结婚。转年,两人回国。

2

成败“当当网”

1999年,李国庆35岁,俞渝34岁,在互联网经济风起云涌的“大时代”,李俞夫妇两人决定:

创业。

文艺青年李国庆有过一段开书店的经历,而俞渝在美国接触到华尔街当时的创投圈子,也知道有一家叫做亚马逊(Amazon)的网上书商。于是,他们两人把亚马逊的模式引导中国,创立一家“中国的亚马逊”,取名:当当网。

当当网的第一桶金,680万美金,来自IDG、软银等国际风投。同年马云在杭州刚创办阿里巴巴,刘强东还尚未涉足电商领域。

世纪之交之际,美国的“.com Bubble”(互联网泡沫)虽然破了,但对于中国而言,却正是互联网与电商发展的黄金期。当当网以垂直品类图书为切口,迅速打开市场。

2003年,当当网实现盈亏平衡,年销售额达到8000万元,2003年8月份,杂志《经济学人》的封面是当当,并称当当为“中国亚马逊”。

2004年,亚马逊寻求进入中国,贝佐斯的第一目标就是当当网。“当当可以说是国内最大的电商企业”。然而谈了几个回合,最终没能谈成,2004年8月19日,退而求其次的亚马逊,选择收购了由雷军、陈年创办的卓越网。

在电商这个行业,当当一直是遥遥领先的。2005年,当当网销售额突破4亿4000万,比淘宝和京东加起来还多。甚至到了2008年,京东的销售额也仅为当当的75%。

2010年10月,当当网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李国庆和俞渝迎来了他们的高光时刻。上市首日,当当股价上涨到29.9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94%,李国庆夫妇身家达到了10亿美元。

当时,李国庆曾在刚刚开通没多久的微博上写道:“当我作为成功人士站在纽约,真为大陆崛起自豪”。

日中则昃。人生巅峰过后,就是漫长的下坡路。

当当上市,搅动了市场,而其它电商攻势也逐渐加码,价格战一时间已是白热化。

先是李国庆最宣布斥资4000万元,对电子商品及百货类商品降价,随后京东商城宣布8000万元跟进降价,卓越亚马逊则再次宣布将以1亿元跟进此次百货降价,淘宝商城也发起了年终大促销。

也许是战略失误,当当在百货、3C、服装等品类逐步占据电商主流时,没能及时扩张且继续抢占市场;且当当在资本市场上的姿态过于谨慎小心,自己错过机会的同时,也给了对手机会:

2013年,百度提出过要入股当当网,由于股价问题没能谈拢;2014年,当当网被腾讯看上,腾讯要求占股33%,但李国庆只愿意给25%,最后,腾讯转投了京东。

2014年,当时出任当当网CEO的李斌(现蔚来汽车董事长)辞职,同年阿里和京东都在美国上市。

此后,在电商行业中,当当的声音越来越少。当当从昔日的“theone”变为“somebody”,最终沦落为“nobody”,这一路令人唏嘘,各种原因,自然是李国庆与俞渝这两夫妻之间那些可说不可说的事儿。

不可否认,当当网上市的时候,淘宝还是拼多多一样的存在,而京东还在玩命砸钱建设物流体系。

一句话:当时的互联网、电商、物流、支付……等等许多领域尚未整合,行业发展潜力是无穷无尽的。

然而那个“多重光环加身”的当当网,却自上市之后,一天天地暗淡下去。李国庆意气风发的时候曾经对“卖假货”的淘宝不屑,“(卖假货)才做到了我的流量的5倍,那如果他假货不能卖了,我超过他还是很容易的”

这纵然是歪歪,但是到后来,随着联手创业的夫妇蜕变成了一对互相仇杀的死对头,李国庆连歪歪的心气儿都没了。2016年10月,当当网私有化退市,而退市价格与IPO相比,低了14%。

“我当不了马云和刘强东”李国庆黯然地说,“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

此外,据说李斌走的那天,留下了一句话:“没有俞渝的当当网,会比今天好10倍。

3

悲剧如何酿成?

与当当网的由盛转衰相表里的,是李国庆与俞渝这对夫妻的关系。李国庆与俞渝不和,业内人所共知,对于当当网而言,一直是一颗隐形的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甚至有阿里前高管曾经说过,李俞二人最终一定会PK一场的,而且大概率是俞渝把李国庆干掉。一语成谶。

今天,这颗炸弹终于爆了,而且是以一种极度惨烈的方式。

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夫妻二人之间,干成这个样子,肯定是都有问题的。但是究其根源,还是在两个人的性格上。

古人云:两人之事,敬于才华,合于性格……

然而性格不合,为什么还会走到一起?

当然有干柴烈火的因素,同时,一旦纠缠进了利益,特别是作为合伙人一起创业,那就会令本来“拎得清”的婚姻关系,弄得错综复杂。

人嘛,只要还能在一起,就凑合着过,反正死不了,而且还有共同利益。

但是,随着事业搞到成功,各自利益足以大到令人可以罔顾共同利益的时候,先前的所有矛盾就会喷涌式地爆发。

说到性格,李国庆放荡不羁的朋克风,从大学时代已经炼成。据说当时学校为了让学生好好学习,限定宿舍电话的使用时长;而李国庆则直接diss宿管部门,说,“你们就应该保持电话的畅通,为什么阻碍大家谈恋爱?

话说李国庆内心深处难以抑制的冲动还真不是盖的,大学时就能干出免费为同学发放condom的事来。且看,东哥出了事之后,李国庆是怎么说的吧!在那一片口诛笔伐之中,李国庆的观点显得很特立独行~

闲话休提。

与李国庆相反,俞渝是一个执行型人才,善于设立目标、寻找手段、以及管理团队。

所以,在夫妻的合作中,李国庆这种忽高忽低、比较“飘”的性格,就显得大而无当了,与事实精明计算、脚踏实地的俞渝放在一起,李国庆一定会落入下风。

但李国庆将公司视为自己所创立的,因此不甘于藏身在俞渝背后,做一个“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这是她们俩之间的深层矛盾。

这个矛盾,积累的时间久了,两个人的性格就会畸变,以致和解的空间已经不复存在。

在这次爆发之中的俞渝,处在歇斯底里的状态,几乎是把多年以来的怨气全部倾泻出来。这有点像光绪和慈禧,更像是万千妈宝男与圣母女之间婚后关系的无限放大。

俞渝把李国庆踢出公司的董事局,像不像戊戌之后慈禧把光绪帝关在瀛台;

而她那些几句长留言里面那句“赵YQ、王纹身、贾点心、赵洗钱、……、王司令、段局长,带着这些混混,滚”,又像不像疯狂中的武则天把自己的几个儿子先后害死?

当性格不和与公私利益等因素全部杂糅到一起的时候,裹挟其中的人,最终只有一个结果:把自己逼成一个个权力登峰造极、性格歇斯底里的“疯子”。

4

结语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离婚的亚马逊CEO贝佐斯,和他的前妻麦肯琪。鲜明的对比,几乎是一个对照实验!连公司做的事都是一样的:卖书。

然而这两对夫妇的离婚,画风却截然不同。

亚马逊,创始人夫妇离婚,一别两宽,云淡风轻;当当网,曾经的“中国亚马逊”,创始人夫妇,虽然还没离婚,但已经撕成这样不堪入目,怎一个low字了得。

这是不是一个讽刺?

事实上,李国庆俞渝,是万千中国式夫妻合伙人的模式之一,除了他们之外,还有soho地产的潘石屹与妻子张欣、真功夫的创始人蔡达标和妻子潘敏峰,……而他们的模式也都是一致的。

中国人,不论是结婚还是合伙做生意,往往采取一种“边界模糊”的方式,从夫妻双方的私人领域,到合伙人之间的责权利的划分,都从来没有清晰过,米水下锅,咕咚咚一冒泡,就都混在一起了。

而西方,尤其是美国人,浸淫在百年的商业环境中,对于产权和界限的概念,早已深入人心。结婚(合伙)之前,许多东西已经划定得清晰明确;万一日后离婚(拆伙),米还是米,水还是水。

不可否认,美国人离婚,大打出手的也是有的;但伤及个人财产甚至玩成狗血剧情的就不多了。

著名的默多克邓文迪案中,邓文迪几乎把默多克折腾的老命没了,但老默的财产早就放进了信托,邓最后不过得到了北京的一套四合院。

还是那句话:只有产权清晰,在合伙与结婚前,就划定好双方的界限与权利,才能最终避免“李国庆俞渝式”的狗血闹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