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最有野心的人才能在这里活下来

作者:巴九灵

来源:吴晓波频道

如果要在中国选择一个区域性变化和产业经济变化最大的物理场所和空间,那就是陆家嘴。

——吴晓波

吴老师喜欢用“性感”来形容那些无法言明却充满吸引力的感受。

例如,“这个标题很性感”。

这一次,他用这个词形容一座城市——上海。

他还记得,大学即将毕业的那个春天,他们几个同学一起骑着自行⻋跑到了外滩边上。这里刚开出了上海第一家肯德基。几个年轻人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吃到了人生中第一支冰激凌蛋筒,还在外滩边上拍了一张合影。

合影地的对岸,就是浦东,上海本地人都喊它“烂泥渡”。从外滩这边望过去,除了大片的农田和影影绰绰的平房什么也没有。

百年之前,浦⻄已有洋人码头,声色繁荣,万国博物馆正在崛起。而浦东只是⻩浦江的一个滩头,从东昌路到陆家嘴这段江边都是停满了小舢板的码头。每日贩夫走卒、农⺠渔⺠,从这边的小码头坐小船到对面去做买卖。遇到⻩浦江涨潮的时候,江水漫到岸上来,本来坑坑洼洼的泥地会变得更加泥泞不堪。

很⻓时间里,上海小囡都会唱一首⺠谣:“⻩浦江边有个烂泥渡,烂泥路边有个烂泥渡镇,行人路过,没有好衣裤。”

不过,就在他们拍照后的那个月,上海市发布了一份文件,宣布将大力开发浦东地区。如今,当吴老师和他的老同学秦朔重新回到他们当年一起拍照片的地方,对面已是高楼林立,成为每平方公里投资最多、产出最多的中国地标——陆家嘴。

这里是当之无愧的国际金融中心。伦敦金融街、纽约华尔街、上海陆家嘴,分别位于零时区、⻄八区、东八区,永不眠歇的资本在这里流转,一如那奔腾不息的⻩浦江水,不舍昼夜。

“这个城市,很性感。可能越性感的地方,就越激烈,就像河流在一个地方交集,源源不断的年轻人,也都汇聚于此。”

浦东三级跳

上海市领导想开发浦东的心思由来已久,却又没太大的把握。于是市领导趁春节,给在上海过年的小平同志拜年的时候,试探性地说道:浦东开发的报告不理想,不敢报。

小平同志的回答是:我一贯主张胆子要大,这十年来,我一直在那里鼓吹要开放,要胆子大一点,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了不起,因此,我是赞成你们开发浦东的。

于是,1990年4月18日,中国政府在上海大众成立五周年的纪念大会上宣布浦东开发开放。

就在浦东正式宣布开发开放的第三天,日本最大的压力容器生产企业——日本森松株式会社50岁的董事⻓松久信夫⻛尘仆仆地赶来浦东,三天签约,创建了浦东第一家外企。

1990年7月,前一年刚刚获得普利策奖的著名记者纪思道——这位勤奋的记者,至今仍然在持续不断地发表关于中国的报道与专栏——在《纽约时报》发表了半个版的⻓篇报道《向世界展示中国仍在大搞经济》,指出浦东开发是中国坚持走改革开放道路的一个巨大信号。

在那之前的一年,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大批外国公司对中国的投资陷入了停滞,第二年浦东的开发开放,给了很多外国企业继续加注中国以信心。

2004年7月19日,浦东第10000家外企——德尔福中国科技研发中心正式在外高桥保税区奠基。这家当时世界500强中排名第160位的企业,要在这里建立它的第五个全球级研发中心。

14年零2个月,上海浦东外企发展从1到10000。这对一块新开垦的土地来说,已是沧桑巨变。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宣布开发开放的头几年,浦东的发展有一段时间陷入停滞。“上海市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吴老师回忆他当年在新华社当记者的时候,曾经采访过上海的“退二进三”运动。上海当时是全国最大的纺织业基地,一开始是想把这些纺织工厂迁到浦东去,但是非常难,一个夕阳产业,要迁到一个落后的地方去,根本没有人愿意去。

1995年3月,浦东的一些学者,开了一个“川沙会议”,并且做了一份报告,问中央要政策。当时达成的一致意⻅是,制造业已经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下一轮应该发展以金融业为首的现代服务业。

1995年4月18日,中央领导到浦东来视察,对“川沙会议”的报告很满意,当即批给了国务院,这就是后来的国务院“61号文件”。这个报告的核心内容是建议中央允许浦东新区在某些金融领域对外资开放,先行先试。其中包括:允许外资银行在浦东试营人民币业务,允许在浦东设立中外合资的保险公司等。

上海一家媒体用了这样的标题“中央赋予新的政策,浦东新区如⻁添翼”。

1997年12月,上海证交所迁入陆家嘴,同时光大证券成为首家将总部迁入陆家嘴的全国性证券公司,由此掀开了要素市场“东进浦东”的序幕。很快,期货交易所、产权交易所、商品交易所等7个国家级交易所相继东迁浦东,国家级钻石交易所也在陆家嘴建立。要素市场集聚陆家嘴,逐渐使上海奠定了其全国资金运营中心的地位。

1999年,初具雏形的陆家嘴金融中心迎赢来了一件盛事。

那一年是共和国成立50周年,陆家嘴举办了“99《财富》论坛”。这是美国《财富》杂志第一次离开本土,到亚洲开年会,论坛会议的主场就放在东方明珠塔下的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当时的最高领导人都参加了这次大会,美国的商界明星杰克·⻙尔奇也来了,全世界的媒体都在报道这次大会,东方明珠就这样闯入了世界主流媒体的视野,陆家嘴忽然在大家心中有了一个高度,成为了上海的代表。

吴老师认为,1995年、1997年、1999年,浦东通过这三个重要的时间点完成了自己的三级跳。

“对浦东来讲,就像三级跳一样,它慢慢地清晰了自己在一个城市中的定位,清晰了自己在中国产业经济中的地位。”

今天的金融城

小平同志说,浦东的“起点可以高一点”。

现在的陆家嘴到底有多“高”呢?

东方明珠

1995年落成,塔高468米,在很⻓时间里,都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电视塔。

金茂大厦

1999年开张营业,主楼88层,总高420.5米,是我国上个世纪末最具未来感的建筑之一。

环球金融中心

2008年竣工,楼高492米。

上海中心大厦

2016年建成,总高632米,是目前世界上第三高的建筑。

从烂泥渡到举世闻名的金融中心,陆家嘴只用了三十年。

2018年,陆家嘴金融城的税收超过一千亿,是中国每平方公里投入钱最多也是产出钱最多的地方。今年,陆家嘴金融城将力争实现“双百”突破,即亿元税收楼突破100幢,其中10亿元税收楼宇达24幢左右;跨国公司总部突破100家。

目前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集聚了3万多家企业、十多家要素市场、中国1/3的公募基金、上海2/3的持牌金融机构、5000余家各类新兴金融机构,拥有50多万从业人员,其中23万为金融从业人员(与香港的金融从业人员总数基本持平)。这些从业人员来自五湖四海,同时每天也在奔往全球各个⻆落。

作为陆家嘴金融城国际化的代表,仅瑞银集团一家公司,在这里工作的员工国籍数就超过四十个。《地标70年》采访的瑞银证券总经理钱于军正是无数从海外归来的金融精英之一。

1985年,钱于军坐着火⻋从老家⻓沙来到上海上大学,那是人文科学如火如荼发展的八十年代,钱于军所在的复旦国际政治系,班上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高考状元,“我来复旦第一个印象,觉得上海还是大上海,复旦的学习氛围非常好”,但是对于浦东,他的印象是,“几乎没有印象,四年也没有想到要过来一次”。

1989年,英文水平突出的钱于军大学毕业,远赴英国牛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在伦敦读硕士期间,正好碰上罗斯柴尔德家族要发展中国业务,需要母语是汉语、数学基础好、勤奋的中国年轻人。学政治出身的钱于军于机缘巧合下进入了金融行业,并先后在罗斯柴尔德银行、德意志银行、花旗银行、瑞银集团等全球知名金融机构工作。2013年,这个当年背着书包、揣着几十美金踏上留学之路的穷大学生,在离开了24年之后,带着自己的妻子儿女全家老小,回到了上海。

“我相信从2010年以后,尤其越来越明显。海外理解的上海,就是金融,金融的中心就是浦东,最后就是陆家嘴。”

从他的办公室看下去,就是著名的陆家嘴绿地。

秦朔还和吴老师说了一个故事。

“我在这里碰⻅一个渣打银行的首席信息官,是一个澳大利亚人。在渣打银行那个楼往下看,看着那个草地。他说这里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我说你有没有搞错,我说是不是亚洲最好的一个。他说不是,他说未来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

为什么是上海

“陆家嘴能够发展成为今天中国的金融中心,跟上海人、上海的文化和上海决策者在不同时间点把握机遇的能力有很大的关系。但同时也和上海开埠以来所形成的商业文化有很大的关系。”

上海对资本市场的热情有着特殊的情结。中国的第一张股权证便是1859年在这里出现的,当时美国公司琼记洋行花10万银洋订造火箭号轮船,中国商人入股1万元。

1877年,李鸿章创办轮船招商局,共招商人入股37万两白银,是近代中国史的第一个股份制企业。在1949年之前,上海一直是远东地区最大的金融城市,很多史家认为,正是因为它的衰落才成就了香港的辉煌。

“我做《吴敬琏传》的时候,吴老跟我讲过一个事,他说上海在1949年之前,是全世界一个很重要的金融中心。当时是全世界的第一大白银交易中心、第二大⻩金交易中心、第三大证券交易中心。但是到1949年以后,上海就变成了一个轻工业城市和一个商业城市。其实浦东开发是建立在这么一个大的背景下,就是金融功能重新回到了上海。”

吴老师回忆自己在九十年代去温州做调研,发现温州人借钱不打借条,因为温州的商人之间本质上是熟人社会,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群落中。中国人在很⻓时间里,信用关系建立在地缘和亲情的关系上。这也是中国传统社会最典型的生态:靠家庭、后代和宗族来规避未来⻛险,靠熟人和血缘来实现人际金融交易。

现代社会的金融市场,正是要把传统家庭从利益交换中解放出来。时光倒回三十年前,最适合这种金融市场化的地方,就在上海。

“上海人很自私,很难打交道。”

上海自从开埠以后,是中国第一批和全球化接轨的城市,这里诞生了第一批买办,诞生了最早一批的中国⺠族企业家。城市越大、人越自私,所以有人说,在美国最自私的人是纽约人,在英国最自私的是伦敦人,在华南最自私的是香港人。

自私的另一面,则是界限感和重承诺。

我们看到上海人从不轻易做承诺,很理性,东北人经常讲,“这件事我包了”,上海人很少讲。但是上海人一旦答应,就会很重信用。承诺的重视,是现代社会人格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一个超大城市得以运转的基础,是发展现代化金融市场的土壤。

“从1840年代开始算起,可以发现,从外滩的建设,到浦东陆家嘴的建设,就是中国在金融的意义上,在现代化的意义上,融入全球化的一个缩影。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