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从日美金融对话看中国机会和挑战

文 | 沈建光

来源: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

沈建光博士10月初受邀参加2019年日美金融对话,并发表中美贸易关系的演讲。会上发现:目前中国问题已成为日美学者关心的绝对主角,中美关系也成为会议关注和讨论的焦点;中日关系不断改善下,中日经贸往来并没有受到中美争端影响,反而在持续升温;同时,在数字货币领域,中国已经取得领先地位。中国未来的发展,需要把握关键发展机会,同时建立应对重大挑战的战略框架。

10月初,2019年日美金融对话在日本温泉胜地小田原市举行,笔者受邀发表中美贸易关系的演讲。金融对话系列是由哈佛大学主办,每年在全球举行中美、日美、欧美等主要双边经济体的金融领域高层对话。今年是第21届日美对话,与会者包括日本财政部副部长,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美国SEC主席等日美高级官员和商界、学界人士。

在本次论坛上,同日美政府官员和学者交流的过程中,笔者收获良多。会上日美专家的观点为把握最新中美贸易动态提供了诸多有益信息。如美方代表普遍认为,中美近期谈判双方妥协的概率较大,中美有望达成阶段性协议,而这一判断在其后华盛顿举行的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中得到了证明。

同时,笔者也发现:中国问题成为日美学者关心的绝对主角,中美关系成为本次对话关注和讨论的焦点;中日关系不断改善下,中日经贸往来并没有受到中美争端影响,反而在持续升温;同时,在数字货币领域,中国已经取得领先地位。因而,中国未来的发展,需要把握关键发展机会,同时建立应对重大挑战的战略框架。

第一,中国影响力举足轻重,中美贸易是全球决策者最关心的议题。本次会议上,中美关系、中国话题得到了空前的关注,甚至“喧宾夺主”地超过了日美关系,引发与会嘉宾最热烈的讨论,日美两国财政部副部长的发言也围绕中美贸易战和美国大选展开。与会日本嘉宾普遍的看法是,美国发动贸易战,长期来看对美国不利,对全球经济也会造成重大负面冲击。如IMF在最新发布的10月《世界经济展望》中,将全球经济增速下调至3.0%,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且中美贸易的紧张局势到2020年将导致全球GDP水平累计下降0.8%。

日本副财长在主题演讲中表达了对中美贸易战对日本经济负面影响的担忧,而且他认为美国发动的贸易战,对全球的负面影响很大,呼吁中美尽快谈判达成协议,并对长期中美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表示乐观。中国、美国位列日本前两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摩擦对日本出口影响较大。但日本企业家,对中国的发展、中日经贸关系的未来仍然抱有很大信心。

第二,短期中美谈判或有突破,但长期中美关系走势存在不确定性。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谈判中,中美暂时休战,谈判取得阶段性进展,且特朗普表示愿意用暂停提高关税换取中国购买美国农产品,贸易摩擦升级的态势得到缓和。然而,美国当前复杂的政治局势增加了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美国参会者普遍认为,弹劾门对拜登的打击最大,对民主党另一位候选人沃伦较为有利,同时也给了特朗普不小的压力。

因而,如何把握住中美贸易休战的难得窗口期,把握谈判的节奏,持续推动谈判进展是中国面临的重要挑战当然,短期来看,中美经贸摩擦有望得到缓解,寻求连任,加之美国经济基本面走弱下,特朗普当前有很大动机去寻求对华妥协,中美此前达成的第一阶段意向协定便是一个明证。但考虑到美方对华加征关税尚未取消,中美之间在技术、意识形态、外交等方面的分歧仍然存在、局势依然复杂,中美之间的大国博弈,将呈现长期化、复杂化的常态趋势。

第三,如何减小中美贸易摩擦的不利影响,同时巩固和加强中日关系升温的良好势头,仍是一个挑战。近期,中日经贸关系升温明显。笔者此行了解到,中资企业现在在日本越来越活跃,也很受欢迎。比如,华为每年在日本的采购金额就高达50亿美元,是日本主要电子、半导体企业的大客户。2019年日本对中国出口增速降幅超过了其它主要贸易伙伴,8月开始,日本对美国出口也出现了负增长,因而,日本对中美争端波及日本有着比较大的担忧。

针对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制裁,日本副财长表示,中国作为日本第一大市场,日本不会跟随美国参与对中国企业的制裁。日本民间调查显示,2018年中国企业参与收购和投资日本企业的数量为59家,达到5年来最多。5月份,周小川在东京出席博鳌WTO座谈会时也表示,“中日双方合作机会很多,也都具备足够实力,两国合作前景广阔。” 

近期,中日双方高层互访和民间往来变得更加密集。日本首相安倍10月9日在参院全体会议上表示,决心扩大与中国所有层面的交流,把日中关系推上新阶段。中国70年国庆之际,日本首相安倍更是特别录制了一段视频,表达对中国节日的祝贺,并对习近平主席明年的访日计划表示热烈欢迎。近期王岐山副主席将赴东京出席德仁天皇即位庆典,中国军舰也时隔十年再度访日,日本媒体纷纷高度评价中日关系当前积极发展的态势。与此同时,中日民间的频繁交往也在促进了日本经济增长。数据显示,中国赴日旅游人数屡创新高,2018年,中国赴日本旅游人数首次突破800万,居全球第一,占日本入境游客的1/4以上,总消费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因此,在中日关系向好和经贸往来加强的大背景下,如何把握住双边关系升温的良好势头,推动中日政治、经贸关系更上一层楼,是当前中国全球战略的重要挑战。

第四,在数字货币领域,中国的研究和实践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数字货币也成为本次对话上重点讨论的话题。曾经备受关注的Libra近期可谓阻力重重,批评和质疑声不断。美国副财长在会议上谈到了电子货币的国际政策协调问题。G7近期也推出了一份关于加密货币的报告,认为加密货币对全球金融体系构成了风险。而特朗普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此前也对Libra项目提出过质疑,法国和德国政府也在不同场合表示强烈抵制。

除了来自政府和监管者的压力,Libra内部也开始分裂。继PayPal宣布退出后,近期MasterCard、Visa和eBay等巨头也密集宣布了退出Libra计划。在此行同一位监管人士的交流中,笔者了解到,PayPal退出Libra,主要是担心Facebook在消除外界对Libra项目被用于洗钱的怀疑上做得不够,而全球监管者对独立加密货币的看法趋向负面以及近期Facebook面临的个人数据保护的质疑也是重要原因。美国SEC委员Robert Jackson在会上则表示, Libra可以看成一种特别的ETF, 应该由SEC负责监管。笔者认为,在众多央行都有推出官方数字货币计划的情况下,Libra的前景并不明朗。

当然,尽管当前对数字货币的应用和监管还存在很大争议,但是,技术的发展带动了数字货币、加密货币的发展,而在这个领域,中国已经于世界领先地位。展望未来,如何在数字货币领域保持领先位置的同时,解决在正式推出法定数字货币之前所面临的有关数字货币流通、金融市场稳定、以及监管政策之间的平衡,仍是中国央行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难题。

总之,当前中国在包括移动支付在内的众多数字领域走在了世界前列,同样,在央行数字货币实践领域,中国央行也是积极的探索者。因此,有理由相信,中国数字货币领域发展前景非常广阔,机会和挑战并存。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