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虫谋杀独角兽

作者:尹太白

来源:子弹财经

抓住那只金融独角兽

“对51信用卡有限公司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

杭州警方发布的官方微博,将矛头指向了51信用卡的互联网信贷业务。显然,事件的导火索是在于暴力催收,而源头则是因为51信用卡利用爬虫技术非法获取用户信息。

“公开的数据去爬无所谓,但如果是个人隐私数据或者政府机关、银行机构的数据,再去爬,那就纯粹是不怕死了。

在某大数据公司员工王强看来,51信用卡就是这么一个不怕死的主儿。

不过,不怕死的51信用卡最终还是栽了。10月21日,13辆警车停在了杭州紫霞街80号西溪谷国际商务中心G座楼下,这里是国内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51信用卡的总部。

最早的消息来自于微信群里的一张朋友圈截图,拍摄地点是西溪首座的天台,在距离不足100米的街对面,就是51信用卡的办公室,该拍摄者配文“上百名警察冲进了51信用卡”。

随后,有媒体曝出警方在51信用卡办公室门口严加把守,任何无关人员不得入内,并且办公室人员只进不出。下午3点钟开始,警方带着涉事员工和装满资料的纸箱下楼,被三辆客运大巴拉走。

51信用卡被查带来的恶劣影响已经开始朝着不可控的方向演进,这种恶劣的影响最终在股市中得以显现。

事发当天,金融独角兽51信用卡的股价就开始瀑布式下跌。截至收盘,51信用卡报收价仅为1.77港元,跌幅达到34.69%,创下历史新低。

实际上,51信用卡被查并非没有征兆。

3.15晚会之后,监管部门的强硬态度就暴露出了要从严打击高利贷公司的决心,但很多高利贷公司并没有引起足够多的重视,反而是继续想方设法地游走在监管的边缘。

自从9月份以来,杭州、上海等地的多家金融公司连续遭到警方调查,而这一次,利剑落在了51信用卡身上。

从管理信用卡到撮合信贷

作为国内最大的在线信用卡管理平台,51信用卡是怎么和网贷业务挂上钩的呢?

或许,从51信用卡历年来的财务数据中可以窥得一些端倪。根据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51信用卡的注册用户数为8340万人,累计管理信用卡数量达到1.387亿张,约占全国信用卡总量的20%。

2019年上半年,51信用卡的总营收为人民币14亿元,同比增长9.8%;经调整后净利润为3.09亿元,同比增长12.9%,总营收和净利润再次实现稳步增长。

此前的招股书显示,51信用卡的营收构成主要有四部分,分别是信用卡科技服务、信贷介绍服务、信贷撮合服务和其他服务。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14亿元的总营收中,信贷撮合服务收入、信贷介绍服务收入这两项和贷款相关的业务收入占比达到了71.5%。换句话说,如果剥离掉这两大业务,51信用卡的业绩只能用“乏善可陈”来形容。

51信用卡诞生之初,是为了帮助信用卡持有者解决管理多张信用卡不便的痛点,但随着51信用卡不断发展壮大,信用卡管理业务显然已经成了阻碍其发展的桎梏,业务转型势在必行。

而信贷撮合服务就是在这个节点上,被理所当然地推到了核心业务的位置上。

从2015年到2017年之间,51信用卡信贷撮合服务的收入分别是0.16亿元、3.8亿元和16.2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也从17%蹿升至71%。

上市后,51信用卡的信贷撮合服务依旧坚挺。根据2018年年报数据,51信用卡的营收收为人民币28亿元,其中信贷撮合及服务收入为20.56亿元,占比73.1%,信贷介绍服务收入为2.03亿元,占比7.2%。

图源:51信用卡官博

相比之下,主业信用卡科技服务的收入则显得逊色很多,仅贡献了2.56亿元的收入,占比不足9.2%。

严重依赖贷款相关业务,这也就意味着相比信用卡管理平台,51信用卡更像是一家互联网信贷公司。从信用卡管理切入互联网信贷,51信用卡虽然在短短几年内获得了不菲的利润和成就,但也就此麻烦缠身。

爬虫本无罪,有罪的是人

综合多方信源,大致可以还原出这样一个链条: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催收欠贷,而外包催收公司在通过恐吓、滋扰等软暴力催收的过程中,51信用卡的技术团队利用爬虫技术帮助其违规获取个人通讯录、地址定位等敏感信息。东窗事发后,才有了“上百名警察冲进51信用卡”这一幕。

爬虫技术的学名为“网络爬虫”,也被称为网页蜘蛛,或者网络机器人。所谓爬虫技术,是指按照一定规则自动抓取互联网信息的程序。作为搜索引擎的底层技术,爬虫技术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大众对于信息检索的需求。

王强告诉子弹财经,稍具规模的大数据公司都会做爬虫,通过爬虫能将目标用户在互联网上的分散数据收集起来,再作为参数输入到代码中,从而更为精准地去分析目标用户的商业行为。

在王强看来,爬虫技术没有罪,有罪的是利用爬虫技术牟取不正之利的人。

爬虫技术能抓取未公开、未授权的个人敏感信息,让许多网贷平台和现金贷公司眼前一亮。简单来说,爬虫技术对于这些平台和公司最直接的作用主要有两个:建立风控模型和贷后催收。

仅2017年上半年,杭州地区就新出现了四五百家现金贷公司,这些公司基本没有任何网贷资质和小贷牌照。由于违规使用爬虫得来的数据,导致数据泄露和隐私泄露等问题频发。

滥用爬虫技术严重扰乱了金融行业秩序,并最终引来了监管部门对爬虫数据服务商进行多方面的严格管控与整治。

9月6日,位于杭州的大数据风控平台杭州魔蝎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被警方控制,高管被带走,相关服务瘫痪。

根据金融科技媒体“一本财经”报道,魔蝎科技曾推广过一款爬虫产品,只需要用户提供在其他现金贷平台的账号和密码,就可以爬取用户的所有信息。而一旦其他放款机构拿到了这些数据,就可以直接根据情况放贷,省去了风控环节。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魔蝎科技旗下还有专门爬取支付宝数据的产品。只需要用支付宝扫描一下二维码,就可爬取支付宝用户的真实姓名、手机号、收货地址、近一年的购物信息、交易记录等。

受害公司不堪其扰,个人不注意防范风险也给了爬虫可乘之机。针对信息泄露的问题,支付宝2013年曾回应称,搜索引擎爬虫不会自动索引支付宝的交易结果,但在此之前,只要公开结果页的一长串地址,那么任何人都可以看。

在一些论坛中,有用户贴出长网址以证明自己交易成功,导致信息泄露。支付宝已经改为强制相关用户登陆后才能查看交易结果。

无独有偶,就在魔蝎科技事发当天,多方消息称,另一家提供大数据风控服务的新颜科技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黄向前也被警方要求协助调查。

9月11日,位于杭州的公信宝运营方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被警方查封,公司员工被全部带走。

除此之外,同盾科技、百融云创等公司的多名高管也被警方带走调查。根据财新网等媒体报道,这些公司被调查的原因,均涉及违规爬取用户信息等问题。

行业快速发展倒逼法律完善

爬虫横行,溯其本源便是逐利,而大数据行业的高速发展也在倒逼相关的法律趋于完善。

巧合的是,51信用卡被查的当天,即2019年10月21日,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多部门联合制定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也开始施行。

《意见》明确了对非法放贷行为定罪处罚依据、定罪量刑标准,并明确规定对黑恶势力从事非法放贷活动应当从严惩处,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市场秩序与社会和谐稳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贷诱发涉黑涉恶以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

2019年5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了《数据安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及《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征求意见稿)》,直指数据安全。

9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支持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

银行也表示了加强自主风控的态度。10月12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要求规范辖内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促进银行保险机构加强风险管控和合规管理,明确强调要严格落实自主风控原则。

22日早间,51信用卡创始人、CEO孙海涛对公司接受调查一事在微博平台公开致歉。他表示,这个风波是因为管理上的不完善,尤其是对合作公司的培训和监督不够,导致在对借款人联络沟通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过激的行为,给个别借款人造成了伤害,为此非常抱歉。

51信用卡遭遇大规模突击清查,也从侧面证明了行业最严整顿期已经到来,而这场监管风暴,势必还会继续。

毕竟,行业的发展不能一味任由其野蛮生长,有章法可依、有规范可行、有监管可守才是长远之道。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