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湘涛俱乐部欠薪,科力远(600478.SH)无辜躺枪?

昨日,微博@草根足球记录员曝出中乙湖南湘涛足球俱乐部球员惨遭欠薪一年之久。据球员朋友圈截图,球队之所以能在欠薪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出赛,完全是出于其职业球员的素养,另外就是出于“湖南不能没有足球”的坚持。

如今,球队顺利留在职业联赛了(中乙以下是业余联赛),但俱乐部高层和背后的投资人却不为所动,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拉横额的原始方式讨薪。

新闻看到这里,首先要为这些具有职业素养和个人坚持的球员点个赞。其次,面对见怪不怪中国足球欠薪事件,除了道一声珍重之外,却只能徒叹奈何。

(图源:微博@草根足球记录员)

本次事件中球员微信所指的俱乐部和投资人均指向同一个人——实控人钟发平。除了是湖南湘涛俱乐部的实控人之外,钟发平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上市公司科力远(600478.SH)董事长。

而公司有关人士对球员讨薪事件的回应则是:的确有讨薪这件事,但这是控股股东私人事情,与上市公司并无关。

虽然声称与讨薪事件无关,但科力远今日股价仍下跌1.83%,收报4.29元。

(图源:格隆汇网站)

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究竟湖南湘涛球员的欠薪与讨薪,对科力远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呢?

公司年中净亏损1.33亿

据公开资料显示,科力远公司主要从事新能源领域的材料研发生产,主营连续化带状泡沫镍(属一种电池材料)及系列有关产品的研制、开发、生产及销售等。在股票市场上,公司的最新市值为70.93亿元。

截至目前为止,公司尚未公布第三季业绩预告。但据公司的中期业绩报告来看,公司今年上半年共实现营收7.99亿元,同比增长16.96%;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亏损1.3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亏损4651.52万元有所扩大。

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营业成本增速较快(17.44%,高于营收增速16.96%),令毛利收窄。除此之外,公司管理费用同比增速虽然相对较慢(1.53%),但仍然维持高企。从披露的科目情况来看,占比最大的是职工薪酬,其次是折旧及无形资产摊销(同比上升)和办公、差旅、招待及宣传费等。

而上半年光是毛利扣除该部分管理费用便已造成利润亏损了,结合管理费用的构成(职工薪酬、摊销及差旅),公司即使未来要削减成本,可操作的空间恐怕并不大。

除管理费用外,公司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及研发费用同比分别上升69.26%、41.53%及113.71%,均远高于营收的增速。公司表示,其研发费用上涨主要是由于融资规模增加及融资成本上升所致;而研发费用增加则主要是由于期内CHS公司专利技术及专有技术摊销增加所致。

(图源:公司中报)

公司冒着亏损扩大的风险,依然坚持要扩大融资规模进行融资,则其本身“缺钱”的程度就可略知一二。

截至6月30日,公司有一年以内须归还借款15.03亿元,而同期公司手头的货币资金为11.99亿元,并不足以偿还短期的借款。同时公司经营、投资活动现金持续流出,因此无奈之下公司为减轻资金链压力亦只好选择扩大融资了,而该种融资则是以扩大亏损为代价的。

(图源:公司中报)

显然,这种以债还债的做法并不可取。财务状况健康的公司应该是可以自己的一部分利润抵短期债,从而实现经营的良性循环的。

但从过去几年看公司的盈利能力,如果没有研制出突破性的产品或是通过并购重组转型其他主业,在现时产品毛利率较低,管理费用居高不下且还可能会产生一大笔财务费用(视乎公司是否继续有融资需求)的情况下,实在是很难让人信服公司能在短期内出现扭转目前的颓势。

(来源:同花顺)

在这种情况下,身为公司董事长的钟发平最近一年来恐怕也并不过得好过。公司都这样了,董事长难免也要勒紧皮带过日子了。

本月15日,公司控股股东科力远集团便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了公司1964.65万股流通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7.34%,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19%。

为什么控股股东科力远集团都可以减持股份了,钟发平却不效仿之套钱去拯救同样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湖南湘涛俱乐部的球员们呢?

你以为他不想么。但据6月30日中报披露,钟发平本人手头上的股份(共1.02亿股)已接近悉数(99.65%)质押,想必目前可能亦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

偏偏在这个moment,俱乐部的球员还要他发工资,钟发平可真是太南了。

由此可见,可恨之人自有可怜之处。

(图源:同花顺)

那些年,我们一起讨过的薪

中国足球的欠薪故事,从来不缺戏剧性的转折和意想不到的结局。

2012年,时任上海申花足球队老板朱骏突然提出要引入前非洲足球先生、切尔西名宿德罗巴,所有人都认为他在痴人说梦。毕竟,这是一个会在球队和利物浦的友谊赛中断然把自己换到场上踢球(当然,水平可以自己想象);也会在正式比赛中,坐在教练席指挥球队比赛的人。

但是,在那一年的6月20日下午16点08分(记住这个时刻,对于中国足球而言,这是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德罗巴通过个人官网确认将加盟上海申花队,并和球队签订了一份两年半的工作合同。

据指,德罗巴的年薪达到1200万欧元,其中还包括一部分为九城代言的费用。在签约申花的同时,德罗巴还成为了九城公司旗下新款游戏《行星边际2》的代言人,殊不知这就为其悲惨遭遇埋下了伏笔。

7月14日,德罗巴正式亮相申花主场虹口体育场的京沪之战。而在开赛前欢迎仪式上,虹口体育场上万名球迷应球队老板朱骏要求,心甘情愿地高唱《征服》。

在上万名男性球迷高唱“就这样被你征服”的歌声中,朱骏在虹口仿佛迎来了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

但在中国足球的世界发生的故事自然不是这样的。

德罗巴在7月份加盟申花,仅仅过了一个月就传出了欠薪的消息。

有知情者称,德罗巴当初其实可能和俱乐部和朱骏的九城公司签订了两份合同。其中,和俱乐部的合同薪水并不高,而被欠薪的可能是和九城公司签订的“大头”合同。说到底,这可可能就是一则阴阳合同引发的血案。

可见,在范冰冰还火得不行的时候,朱老板就已经把阴阳合同玩得很溜了。

事实上,从2009年失去《魔兽世界》网游在中国内地市场的代理运营权开始,朱骏的九城经营状况就开始急转直下(《魔兽世界》占当时公司营收约90%)。公司市值和朱骏的财富亦出现了大幅度缩水。而在这两年后,申花队内开始传出大规模的欠薪传闻,德罗巴选择加盟时间,其实本身就埋了很多“雷”。

在加盟上海申花199天后,2013年1月28日,德罗巴宣布转会加拉塔萨雷,为中国足坛留下一地鸡毛。

对此,朱骏表示“欠薪是小事,留不住德罗巴是因为上海这个城市的问题。”有戏称,朱骏签下德罗巴最终的原因只不过希望其为自己的游戏代言,然后把他甩掉而已。

2014年1月30日,绿城宣布接手申花俱乐部资产,朱骏退出。一向高调的朱骏与申花的七年情终告缘尽。其本人亦销声匿迹,江湖上再很少有关于他的消息。

很多年后,朱骏在异国他乡遇到了一个同样失意的男人,两人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可能差点还就干柴烈火了。这个失意的男人名叫贾跃亭。而这之后又是另一番故事了。

但回过头来想想,中国足球俱乐部出现欠薪的,百分之九十九就是背后的公司不行了。如果公司拒不承认的,之后便开始只顾着看戏好了——而且那保准精彩。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