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经济普查对2020年GDP翻番压力的影响大吗?

作者:张瑜 陆银波 

来源: 一瑜中的 

主要观点

一、经济普查的时点和数据发布?

2004年我国开展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以后每10年进行两次,分别在逢3、逢8的年度实施。普查范围包括第二、第三产业的法人单位、产业活动单位和个体经营户。普查在行业上涵盖除农业外的各行各业。

经济普查数据会在普查年份的次年12月发布普查数据公报。按此推理,2018年第四次经济普查的数据发布的时点会在201912月。经济普查对普查年份及以前年份的GDP数据做出修正,不会对次年的经济增速产生影响,第四次经济普查不会影响2019年经济增速。

一般来说,普查年份GDP调整数据的发布会同步或滞后于经济普查公报的发布,中间时差基本在半个月以内

二、GDP的五次大修正

2000年以来,我国对GDP进行过五次大修正,分别是:第一、二、三次经济普查、2017年中国核算体系变革、2018年统计局下修GDP

第一次经济普查:1978-2004年的现价GDP1994-2004年的实际GDP增速数据作了修正,所有数据都是调高,没有调低。

第二次经济普查:2005-2008年的现价GDP和实际GDP增速数据进行了修正,所有数据都是调高,没有调低。

第三次经济普查:1978-2013年的现价GDP和实际GDP增速数据做了调整,现价GDP都是调高的,但是实际GDP增速数据的调整有高有低。

核算体系改革:1978-2014年的现价GDP数据和实际GDP增速数据进行了修正。现价GDP都是调高的,实际GDP增速数据的调整有高有低。

2018GDP下修:2007-2017年的现价GDP数据进行了修正,同时对实际GDP增速做了两处调整:2017年实际GDP增速从6.9%调至6.8%,调低了0.1%2011年实际GDP增速从9.5%调至9.6%,调高了0.1%

三、复盘前三次经济普查对实际GDP累计增速的影响

1)经济普查对实际GDP累计增速影响较大。第一次经济普查将1996-2004年这8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调高了7.24%调整前,8年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为89.54%,调整后为96.78%第二次经济普查将2000-2008年这8年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提高了7.34%调整前,8年实际GDP累计增速为117.29%,调整后为124.63%第三次经济普查将2005-2013年这8年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提高了1.05%调整前,8年实际GDP累计增速为115.52%,调整后为116.56%(选取8年作为观察窗口,是为了与2010-2018年的时间段相匹配)。

2随着我国统计制度和统计方法的改进以及统计力量的加强、经济规模变大和经济增速逐步稳定,历次经济普查对GDP实际增速的影响呈下降趋势。

四、第四次经济普查对2020GDP翻番压力的影响大吗?

在“2019年实际GDP增速为6.1%”和“2020GDP翻番目标一定会完成”的假设下,如果第四次经济普查将2010-2018年期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调高1.0% / 0.5 %/ 0.2%,那么2020年实际GDP增速只需要分别达到5.5%5.8%6.0%若普查数据对翻番目标压力有所缓释,只要就业压力平稳,决策层对经济回落容忍度会明显提升,GDP单季增速向下破6或存在一定可能性。

风险提示:第四次经济普查对GDP调整的幅度超预期。

报告目录

报告正文

经济普查是什么?

(一)基本概念

经济普查,是指为了全面掌握我国第二产业、第三产业[1]的发展规模、结构和效益等情况,建立健全基本单位名录库及其数据库系统,为研究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提高决策和管理水平奠定基础所进行的全面性调查。

2003年,为了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与编制五年规划更好地衔接,推进国民经济核算与统计调查体系的综合配套改革,国务院决定,在2004年开展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以后每10年进行两次,分别在逢3、逢8的年度实施。普查范围包括第二、第三产业的法人单位、产业活动单位和个体经营户。普查不涉及农业,经济普查中的农业数据来自于农业活动单位。

经济普查动员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获得了翔实的基础资料,国家统计局利用这些基础资料,结合核算方法的改革,重新核算了普查年度的GDP数据,提高了GDP的数据质量。

此外,为了科学有效地组织实施全国经济普查,保障经济普查数据的准确性和及时性,国务院颁布了《全国经济普查条例》。此条例最新修订版为《全国经济普查条例》(2018修订)。

(二)经济普查结果怎么公布?

目前我国已经完成了三次经济普查[2],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收集工作已经完成,已经进入数据整理加工阶段。一般来说,普查年份GDP调整数据的发布会同步或滞后于经济普查公报的发布,中间时差基本在半个月以内。

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包括第一、二、三号公报,第一号公报整体介绍普查情况:单位(法人单位、产业活动单位和个体经营户)基本情况、从业人员、企业资产情况、经济结构变化等等。第二号公报发布第二产业(工业和建筑业)主要普查数据,包括:从业单位和人员情况、资产情况、研发活动等。第三号公报发布第三产业主要普查数据,分行业介绍,包括: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等。

12004年第一次经济普查:2005126-16日,统计局陆续发布《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一、二、三号)

22008年第一次经济普查:20091225日,统计局发布《第二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一、二、三号)

32013年第三次经济普查:20151216号,统计局发布《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主要数据公报》(第一、二、三号)

按前三次时点,经济普查数据会在普查年份的次年12月发布普查数据公报。按此推理,2018年第四次经济普查的数据发布的时点会在201912月。经济普查对普查年份及以前年份的GDP数据做出修正,不会对次年的经济增速产生影响,第四次经济普查不会影响2019年经济增速。

[1]第一产业是指农、林、牧、渔业;第二产业是指采矿业,制造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建筑业;第三产业是除一、二产业以外的行业。

[2]国家统计局经济普查公报网址:http://www.stats.gov.cn/tjsj/tjgb/jjpcgb/

GDP历次大修正回顾

从历年统计年鉴,结合2018年国家统计局对GDP的调整来看,2000年以来,我国对GDP进行过五次大修正。

1)第一次大修正:根据第一次经济普查的数据[3],国家统计局将2004年现价GDP136876亿调整为159878亿,调整额为23002亿元;将2004年的实际GDP增速从9.5%调高至10.1%。此外,统计局根据普查数据,对修正了1978-2003年的现价GDP数据[4],对1994-2003年的实际GDP增速历史数据也同样作了修正,并且所有实际GDP增速数据都是调高,没有调低。

2)第二次大修正:根据第二次经济普查的数据,国家统计局将2008年现价GDP300670亿调整为314045亿,调整额为13375亿元,将2008年的实际GDP增速从9%调高至9.63%此外,对2005-2007年的现价GDP和实际GDP增速数据也进行了修正,实际GDP增速数据都是调高,没有调低。

3)第三次大修正:根据第三次经济普查的数据,国家统计局将2013年现价GDP568845亿调整为588019亿,调整额为19174亿元,使得2013年实际GDP增速从7.67%提高至7.69%(由于统计局数据只保留小数点后1位小数,所以此处保留小数点后2位的实际GDP增速由统计局公布的不变价GDP计算得出),并对1978-2012年的现价GDP数据也进行了修正,现价GDP都是调高的。此次对1978-2012年实际GDP增速数据的调整中,一些年份的实际GDP增速数据是调高的,一些年份的实际GDP增速数据是调低的。

4)第四次大修正:2017年,《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发布。最主要的变化之一是将研发支出计入GDP国家统计局根据新的核算体系,在2015年统计年鉴中,对1978-2014年的现价GDP数据和实际GDP增速数据进行了修正。对实际GDP增速数据的调整,既有调高的,也有调低的。

5)第五次大修正:2018年初,国家统计局发布2017年现价GDP核实数,将2017年现价GDP827121.7亿调整为820754.3亿,调整额为-6367亿元。对比2018年统计年鉴和wind数据,我们发现统计局对2007-2016年的现价GDP数据也进行了修正,同时对实际GDP增速做了两处调整:2017年实际GDP增速从6.9%调至6.8%,调低了0.1%2011年实际GDP增速从9.5%调至9.6%,调高了0.1%

[3]国家统计局网址:http://www.stats.gov.cn/ztjc/zdtjgz/zgjjpc/cgfb/200603/t20060307_47689.htm

[4]统计局公告表明只调整了1993-2004年历史GDP数据,但是对照2005年和2006年统计年鉴,我们发现1978-1993年的GDP数据也发生了变化。

第四次经济普查会改变2020年GDP翻番的压力吗?

(一)前三次经济普查对实际GDP累计增速的影响

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这是我国第一次量化地提出长期经济发展目标。

虽然历次GDP大修正都会对过往年份的现价GDP和实际GDP增速产生较大影响,但在讨论经济普查对2020GDP翻番目标的影响时,我们仅关注经济普查对实际GDP增速的影响。

如何思考经济普查对2020GDP翻番压力的影响呢?我们的一个想法是:按照2020GDP翻番目标,按同一个不变价计算,2020年不变价GDP应该是2010年不变价GDP的两倍。所以我们应该观察经济普查对两个时点间实际GDP累计增速的影响。2011年开始算起,到2018年,我国经济的发展已经走完8个完整的年头。如果第四次经济普查对2010-2018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产生了影响,在假设2020GDP翻番目标一定会达成的情况下,那么第四次经济普查就会改变2019-2020年的实际GDP增速的压力。所以我们首先复盘前三次经济普查对普查年份前8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的影响。

以普查年份的前8年实际GDP累计增速为观察窗口,发现:

1)经济普查对实际GDP累计增速影响很大。第一次经济普查将1996-2004年这8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调高了7.24%调整前,8年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为89.54%,调整后为96.78%第二次经济普查将2000-2008年这8年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提高了7.34%,调整以前,8年实际GDP累计增速为117.29%,调整后,调高至124.63%第三次经济普查将2005-2013年这8年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提高了1.05%,调整以前,8年实际GDP累计增速为115.52%,调整后,调高至116.56%

2)随着我国统计制度和统计方法的改进以及统计力量的加强、我国经济增速逐步稳定,历次经济普查对GDP实际增速的影响是呈下降趋势的虽然第二次经济普查对实际GDP累计增速的影响超过第一次经济普查,但这是由于21世纪前10年我国经济快速增长带来的。GDP增速越大,平常年份的核算误差也会越大,所以经济普查对GDP的修正幅度也会越大,加之当时我国统计力量和统计制度尚不完善,所以经济普查结果对这段时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影响是很大的。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经济普查对实际GDP累计增速的影响是逐步减小的,但是从具体数值的大小来看,经济普查对实际GDP的影响依然较大。虽然第三次经济普查仅将2005-2013年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调高1.05%,但考虑到在此期间我国GDP规模已排名世界第二,这个影响依然是很大的。

(二)第四次经济普查对2020GDP翻番压力的简单推算

从实际GDP累计增速角度来看,2018年不变价GDP已达到2010年的177.63%我们假设2019年实际GDP增速为6.1%,那么要完成2020年翻番目标,那么2020年实际GDP增速需要达到6.12%考虑经济普查对往年经济增速有上修情形下,2020年实际需要完成的GDP目标将有所缓释。

我们假设三种情况:第四次经济普查对2010-2018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的影响分别为提高1.0 / 0.5 / 0.2%,这是依照过去三次经济普查对实际GDP累计增速作出的假设。在我国GDP规模已经如此大并且统计制度和统计力量逐渐完善的情况下,第四次经济普查不可能像第一次和第二次经济普查那么大,我们猜测,第四次经济普查可能比第三次经济普查对GDP累计增速的影响还要小,对2010-2018GDP累计增速的提振幅度小于1%乐观假设是提高1%,与第三次经济普查对前8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的提振幅度接近。在第四次经济普查结果公布后,统计局不调整GDP或者调低GDP的可能性太小,所以我们在提振 0-1%之间,取提振 0.5%作为中性假设,取0.2%作为保守假设。

结果表明,如果第四次经济普查将2010-2018年的实际GDP累计增速调高1.0 / 0.5 / 0.2 %,在假设2019年实际GDP增速为6.1%的情况下,要完成2020GDP翻番目标,2020年实际GDP增速只需要分别达到5.5%5.8%6.0%若普查数据对翻翻目标压力有所缓释,只要就业压力平稳,决策层对经济回落容忍度会明显提升,GDP单季增速向下破6或存在一定可能性。

每周经济观察

(一)商品房销售反弹,土地成交市场略显平淡

在经历10月上半月的低迷后,上周商品房销售环比大幅反弹(图表15上周(1012-18号)30大中城市商品房日均成交面积58.58万平方米,环比大幅上涨44.32%,一线、二线、三线城市成交量分别环比上升61.39%38.13%46.74%国庆期间土地成交跌至低位,假期后土地成交市场回归前期均值水平(图表16截至1013日,100大中城市成交土地占地面积周度成交985.11万平方米,较国庆前一周下降32.1%(国庆期间土地成交117.73万平,不具有可比性),百城成交土地溢价率报4.82%,较国庆前一周下降1.89个百分点(国庆期间土地溢价率仅为0.49%)。

政策方面,15日,农业农村部发布《关于积极稳妥开展农村闲置宅基地和闲置住宅盘活利用工作的通知》,主要内容包括:因地制宜选择盘活利用模式,鼓励利用闲置住宅发展休闲农业、乡村旅游等新产业新业态,以及农产品冷链等产业融合发展项目;支持培育盘活利用主体,鼓励支持农村集体组织、返乡人员和企业参与土地盘活;鼓励创新盘活利用机制,研究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支持农村闲置宅基地和闲置住宅盘活利用项目;稳妥推进盘活利用示范,以点带面、逐步推开;依法规范盘活利用行为,不得违法违规买卖或变相买卖宅基地,不得违法收回农户合法取得的宅基地,不得以退出宅基地作为农民进城落户的条件。创新试点层面,深圳推出全国首个稳租金商品房租赁试点项目,规定年度租金涨跌幅范围不超过5%

(二)乘用车批发销售同比跌幅收窄

乘用车日均零售、批发同比仍在负区间,虽然跌幅较前期有所收窄,但同比数据仍然显示汽车需求较弱。零售端,截至1013日,乘用车当周日均厂家零售销量3.2113万辆,同比下降13%批发端,乘用车当周日均厂家批发销量约3.2597万辆,同比增速下降10%(图表17)。

(三)生产仍然偏弱,价格端普跌

生产端,国庆影响逐渐消失,但生产仍然偏弱,上周6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62.55万吨,周环比下降0.45%,由于去年同期的低基数影响,同比上涨23.32%(图表18)。6大发电集团煤炭库存1593.83万吨,环比上涨0.39%全国高炉开工率63.54%,周环比下降0.82个百分点,不考虑国庆影响,相比89月水平仍然偏低。汽车全钢胎、半钢胎开工率分别为71.95%64.80%,环比分别回升13.527.2个百分点。

价格端,工业品价格回落,钢铁价格下跌,国际油价低位震荡。周五,南华工业品指数收于2216.44,环比下降1.88%全国水泥价格指数收于151.44,环比小幅上涨0.14%Myspic综合钢价指数收于137.72,环比下降1.35%(图表19);螺纹钢活跃期货下跌,活跃期货结算价收于3293/吨,环比下降3.06%,粗钢价格小幅下降,收于3350/吨,环比下降0.59%进口铁矿石价格跌幅较大,1017日,国产铁矿石收于732.29/吨,环比基本持平,进口铁矿石价格报760.47/吨,环比下跌6.4%需求不振,国际油价低位震荡。WTI原油收于53.78美元/桶,环比下跌1.68%布伦特原油收于59.42美元/桶,环比下跌1.8%

(四)猪价涨势再度加速,蔬菜水果延续跌势

蔬菜、水果价格延续跌势(图表20周五,农产品批发价格200指数收于114.67,周环比上涨1.16%菜篮子产品批发价格200指数收于116.62,周环比上涨1.33%蔬菜、水果价格持续跌势,28种重点监测蔬菜平均批发价周环比微降0.27%7种重点监测水果平均批发价周环比下降1.92%

猪肉价格涨势再加速(图表21)。猪肉平均批发价向上突破45/kg,周五报45.57/kg,环比大幅上涨7.76%在经历国庆前价格涨势边际放缓后,猪肉价格上涨速度再次加速。鸡蛋价格环比上涨2.67%牛肉价格环比上涨0.7%

1017日,农业农村部举行发布会表示,预计四季度我国生猪产能下降的局面将会得到改善,但短期内猪肉市场供给依然偏紧,预计元旦、春节前猪肉价格将保持高位运行走势

(五)长端利率持续上行,MLF利率未调降

上周货币市场利率环比上行。周五,DR007收于2.6997%,环比上行18.97bpsDR001收于2.6183%,环比上行40.7bp(图表22)。长端利率持续上行。1年期、5年期、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报2.5678%2.9803%3.1870%,环比分别上升1.32bps、下跌6.63bps、上升1.54bps(图表23)。

央行开展逆回购操作,投放货币300亿,货币回笼60亿,10161年期MLF投放2000亿,净投放资金2240亿。一年期MLF利率3.3%,并未调降。

1017-18号,央行行长易纲、副行长陈雨露出席G20财政和央行部长级和副手级会议。参会各方普遍认为,货币政策宽松、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形势好转有利于推动全球经济改善,但贸易摩擦、地缘政治等因素仍可能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风险偏向下行。易纲表示,尽管面临下行压力,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经济结构继续优化。中国央行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货币信贷平稳增长,市场利率低位运行,人民币汇率维持基本稳定。

(六)人民币汇率小幅回升,美元指数快速下行

人民币汇率小幅回升,周五USDCNY即期汇率收于7.0825环比上涨175个基点;USDCNH即期汇率定盘价收于7.0777,环比上涨197个基点(图表24)。受英镑价格大幅走高、欧元价格回升的影响,美元指数快速回跌,周五美元指数97.2032,环比下跌1.16%(图表25)。

英国脱欧再次生变。近日,英国议会通过Letwin修正案,周六议会将不会就脱欧协议进行投票。但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将不会再推迟脱欧谈判,下周政府将引进脱欧的立法。

日本央行黑田东彦表示,日本央行现在不打算发行数字货币。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称,如有需要,日本有财政刺激的选项。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