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锂业(002466.SZ)259亿并购后遗症:净利降9成,四年还本240亿

来源:新浪财经

10月15日,天齐锂业发布《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公司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1.2亿-1.6亿元,比上年同期16.89亿元的盈利,下降92.90%-90.53%。8月23日,公司曾在半年报中披露预计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2亿-2.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8.16%-85.20%。天齐锂业的业绩一再低于公司和市场的预期。

公司解释下修业绩的原因是控股子公司文菲尔德新增美元贷款由于美元兑澳元的汇率变动导致汇兑损失超过预计,以及文菲尔德锂精矿的销量受船期影响低于预期。文菲尔德是天齐锂业最重要的资产和利润来源——澳大利亚泰利森锂辉石矿的所有者。也就是说,此次业绩下调的原因是泰利森业绩出现了低于预期的情况。

2010年天齐锂业上市后,凭借蒋卫平卓越的眼光和胆识,提前把握到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浪潮,从一家营业收入亿元、净利千万、市值几十亿的中小加工厂,发展成鼎盛时期年收入超50亿、净利过20亿、市值近千亿的锂化工巨头。

新浪财经曾在2018年初时发表过《天齐锂业利润结构畸形 70%高暴利难以为继》的文章,从行业竞争、业务、产品和财务数据等角度,推断天齐锂业很可能将面临业绩拐点,而当时公司股价依旧不断攀高。

如今,股价已较高点大跌近70%、业绩同比下滑90%的国内锂行业龙头,又遇到了怎样的困境?新能源汽车行业格局剧变之下,未来公司是续写之前的辉煌还是就此沉沦?天齐锂业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

“蛇吞象”式收购锂矿巨头

 铸就5年10倍奇迹

2010年,天齐锂业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的前两年,公司经营一直处于平稳期。

2012年底,天齐锂业开始筹划竞购泰利森锂矿,这次“蛇吞象”式的收购使公司发展迎来了第一次巨大转折。

2012年12月25日,天齐锂业发布定增方案,拟募资不超过40亿元,用于收购澳大利亚泰利森公司。泰利森旗下拥有全球第一大锂辉石矿,占全球锂资源约31%的市场份额,也是全球最大的固体锂矿拥有者及供应商,包括天齐锂业在内,当时中国市场的80%锂精矿,都由泰利森供应。

实际上,早在2012年8月,美国锂业巨头洛克伍德便发布公告,拟以7.2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泰利森100%股权。根据当时的报道,为竞购泰利森,天齐集团两次抬高收购价格,拦截性收购泰利森19.99%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在披露40亿元的收购方案时,天齐锂业总资产仅为12亿元,净资产不过10亿元,与收购标的体量相差极大。

风险背后蕴藏的是收益,事实证明这次拦截性的“蛇吞象”式收购非常成功。

收购完成的2014年起,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进入快速爆发期,包括锂资源在内的动力锂电池上游行业因产品供不应求而出现量价齐升,碳酸锂价格从2015年约4万元/吨,涨至2017年前后最高17万元/吨,公司业绩迅速实现翻番式增长。2017年时,天齐锂业营收突破50亿元,净利突破20亿元,市值一度奔向千亿。

豪掷259亿收购盐湖锂巨头 

再次站在十字路口

事物往往盛极而衰。正当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一路高歌之时,行业变化已悄然而至。

2017年,赣锋锂业、融捷股份、藏格控股、蓝晓科技、华友钴业、江特电机等多家上市公司纷纷宣布涉足上游锂矿和锂盐加工业务,围绕锂辉石矿山、锂盐湖、锂云母等相关产业进行巨额投资用于布局和扩张;与此同时,海外传统锂矿业三巨头SQM、雅宝和FMC也在加紧恢复产能。

就在碳酸锂产能不断新高、价格高位盘整之际,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65美元/股,总交易价款40.66亿美元(签署日汇率折算为人民币258.9亿元)的对价,收购全球三大盐湖提锂巨头之一SQM公司23.77%股权,从矿山锂向盐湖锂延伸。

由于全球大部分锂资源储量在盐湖中,并且随着碳酸锂价格的上涨,盐湖提锂技术在不断突破的同时,成本也与矿山提锂拉开了明显差距,提锂的技术路线也因此发生了变化。应当说,天齐锂业做出布局盐湖锂这一重大战略决策,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不过,从公开数据可以看到,在2018年5月宣布收购前,天齐锂业2018年一季度末账面资金仅49亿元,还不到259亿元收购对价的零头,与7年前“蛇吞象”式并购泰利森类似,这次收购SQM股权的交易,天齐锂业再次把杠杆用到了极致。

借助巨大杠杆,天齐锂业在实施更大规模海外收购的同时,还在进行产能扩张。如此激进的经营方式使得资金链急剧承压,公司又一次面临关键转折点。

财务费用半年过10亿 

未来四年还本240亿

开展并购与产能扩张对公司资金的需求是极其巨大的。

海外收购方面,根据与SQM股东签订的协议条款和公司的资金安排,本次购买需要支付的资金总额约42.26亿美元,其中并购银团贷款和境外筹集资金合计35亿美元,另外差额7.26亿美元由自有资金解决。

具体来看,公司与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分行签署了《贷款承诺函》,中信银行承诺以银团贷款方式提供25亿美元并购贷款;公司与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签署了《融资承诺函》,中信银行承诺提供10亿美元资金;此外,截至2018年3月31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货币资金余额为49.02亿元,应收银行承兑汇票12.61亿元。

产能扩张方面,锂精矿、碳酸锂、氢氧化锂等产品“多管齐下”。

根据券商统计,公司一期2.4万吨氢氧化锂项目计划2019年底投产;二期2.4万吨氢氧化锂项目计划2019年底建成,2020年投产;遂宁安居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已完成建设前期准备工作;配套泰利森锂矿扩产项目计划2019年完成投产;泰利森三期扩产至180万吨锂精矿项目已经开始建设。

巨额的收购资金和激进的产能扩张导致天齐锂业的资金和财务状况短期内快速恶化。

2017年底到2019年中,公司货币资金从55.24亿下降至17.68亿,短期借款从8.42亿上升至25.33亿,长期借款更是从14.33亿大增18倍至267.20亿。

与此同时,2017年底到2019年中,公司流动比率从3.11下降至0.72,速动比率从2.92下降至0.57,而负债率则从40.39%上升至74.30%。

值得警惕的是,在资金压力和偿债压力骤增的同时,公司的盈利能力反而大幅下降。毛利率从70.14%下滑至61.07%,净利率降幅远高于毛利率降幅,从47.74%下滑至20.54%,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更是从31.40%大降至仅1.91%。

财务费用的变化体现的更为直接,从历年同期数据来看,完成SQM股权收购、进入2019年后,公司财务费用成几何级增长。尽管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依然保持稳定,但9.45亿元的净流入仍低于同期10.1亿元的财务费用。

天齐锂业历年中报财务费用变化天齐锂业历年中报财务费用变化

根据公告,按贷款协议约定对并购贷款进行展期后,虽然2019年无需偿还相关本金,但2020年至2023年,除利息外,天齐锂业需偿还的本金分别将高达158.12亿元、24.75亿元、24.75亿元及33.00亿元。

并购辉煌能否再现?

时过境迁三大差异需警惕

昔日从洛克伍德口中“蛇吞象”式抢下泰利森,成就了国内公司海外并购的经典成功案例。而如今再次采用激进的方式收购SQM股权,天齐锂业能否复制此前的辉煌,市场却疑虑颇多。

首先是主要产品价格处于完全不同的位置和趋势中。

2012年天齐锂业启动对泰利森拦截性并购时,碳酸锂价格处于4万元/吨左右的低位,且并购之后碳酸锂价格一路大幅上涨,最高曾达到17万元/吨以上。

收购泰利森后碳酸锂价格变化收购泰利森后碳酸锂价格变化

而2018年公司再次启动收购SQM股权时,碳酸锂价格处于14万元/吨左右的相对高位,且自公告收购意向至今,碳酸锂价格一路走低跌破7万元/吨,已出现腰斩。

收购SQM股权后碳酸锂价格变化收购SQM股权后碳酸锂价格变化

需要注意的是,锂行业由于暴利催生了较多新增供给,导致目前行业供过于求,短期供给大幅放量的压力下,市场普遍预计锂产品价格整体将继续走弱。另外,考虑到盐湖提锂成本约3-3.5万元/吨,仍显著低于目前碳酸锂超过6万元/吨的销售价格,未来也存在进一步降价的空间。

因此,未来碳酸锂价格走势仍然难言乐观,这对天齐锂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其次是下游销售需求的预期与此前有很大不同。

受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影响,今年9月,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8.9万辆和8.0万辆,同比分别下滑29.9%和34.2%。

从累计数据来看,今年1-9月,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88.8万辆和87.2万辆,同比增长20.9%和20.8%,而过去几年这一增速曾高达100%,增速已经明显回落。实际上,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已经连续三个月出现下滑,且下滑幅度并未放缓。

中汽协在年初曾预计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60万辆,2019年年中将预测目标下调至150万辆。即便按调降后的目标值计算,今年前9个月的销售完成率也不足6成,而全年时间已过去了四分之三。

下游新能源汽车销售增速显著放缓势必挤压上游锂资源需求,公司未来销售能否继续放量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一面是巨资收购后亟待处理的内部流动性压力,一面是产品销售价格下降、销量增速不明的外部环境变化。面对内忧外患的棘手问题,蒋卫平能否率领天齐锂业度过难关,再现并购泰利森后的辉煌,投资者将拭目以待。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