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季度增长数据看未来GDP增速可破“6“吗?

机构:方正证券

事件: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相较2010年实现翻一番目标约束之下,今明两年实际GDP最低复合增速为6.1%;预计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三季度不变价GDP同比将降至6.1%,是否意味着当前经济增速已迫近稳增长底线?不能破“6”是实现翻番目标的必要条件吗?

核心观点:

实现翻一番目标要求22019年和220020年实际GGPDP复合增速至少达到6.11%%。实际尽管高质量发展目标下对经济增长“速度”的要求下降,但为了保证实现2012年十八大提出的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经济增速的回落有底线要求。由于不变价GDP每隔若干年调整一次基期(2010年开始每隔5年),为了计算的可比性,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以2015年为基期的2016年-2018年的不变价GDP,按照实际增速调整为2010年为基期。2010年不变价GDP(2010年为基期,下同)为41.2万亿,2018年不变价GDP为73.1万亿,即过去8年实际GDP增长了77%(图表1)。翻一番要求下,粗略估算未来两年实际GGPDP复合增速需达到6.2%(22除以117.77再开二次方));若考虑四舍五入则最低复合增速为66.1%%(115.995除以117.77再开二次方))。

三季度GGPDP实际增速预计将降至66.1%%,是否意味着当前经济增速已迫近稳增长底线?以2020年实际GDP相较2010年增长1.995倍(四舍五入实现翻一番的底线),即实际GDP达到82.2178万亿(2010年为基期)为目标,以2019年四季度实际增速6.2%、6.1%、6.0%和5.9%四种情形计算对应的2019年全年增速并倒推2020年实际增速,计算结果保留至小数点后6位(图表2)。以情形一为例,即2019年四季度实际GDP增速回升至6.2%,考虑6位小数点即介于6.150000%-6.249999%之间,对应2019年全年和2020年增速分别为6.2%和5.9%。综合来看,我们可以从图表2中得出以下两个结论:

(1)四季度55.9%%是决定229019年能不能保66.2%%的分界点:若四季度实际增速滑落至5.9%的下限区间,即向5.85%靠近,则2019年全年增速将降至6.1%;

(2)四季度66.0%%是决定220020年能不能破“66”的分界点:若四季度GDP实际增速降至6.0%的下限区间,即向5.95%靠近,则2020年全年增速必须达到6.0%才能实现翻番目标;若四季度实际增速达到6.0%的上限区间,即向6.049999%靠近,则2020年全年增速仅需达到5.9%即可。若2020年实际GDP相较2010年增长2倍,即实际GDP达到82.42386万亿,同样对应四季度4种概率较高的情形(图表3),则除非四季度实际增速达到6.2%以上,即向6.249999%靠近,否则2020年实际GDP需保证6.2%的增速。

动态来看,关注GGPDP核算、各类普查和GGPDP统计口径调整三类事件对PGDP历史数据的影响,即将于年底公布的第四次经济普查或将对228018年及以前的历史GGPDP数据进行系统性上修:

第一类:GGPDP核算。2015年开始我国GDP核算分为初步核算和最终核实两个步骤。截至当前时点,2018年以前的数据均为最终核实后的数据,但2018年数据仍为初步核算值,存在上修或下修可能。根据过往GGPDP核算的实际情况来看,上修或下修的情况均存在,但但224014年以前以上修为主,224014年开始以下修为主(图表44)。

第二类:全国农业和经济普查。2013年和2017年我国分别开展了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和农业普查。223013年全国第三次经济普查对GGPDP历史数据修订幅度较大,当年名义GGPDP上修幅度达到33.4%%;而第三次农业普查则对GDP历史数据进行了下修,2017年下修幅度为0.47%。当前正在开展的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可能使得今明两年实现翻番目标的增速要求有所降低(图表55))。。

第三类:GGPDP核算制度调整。2016年将研发支出纳入GDP核算也使得历年GDP数据增加(图表5)。未来我国GDP核算方法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空间,尤其是服务业等核算不甚完备,核算方法调整将提高存量GDP及其增速。

风险提示:基期调整未考虑GDP价格构成的变化可能影响测算结果。

查看PDF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