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率下降收费会降吗?

作者:goldenstoneinvestor 

来源:杨天南财务健康谈 

         我们旗下的很多公司,无论是全资拥有的、还是部分持股的,都拥有这种特许权。这样,税务降低的结果是好处大部分进了我们的口袋,而不是消费者的口袋。尽管这么说或许不太恰当,但却无可否认。

如果你试图相信些别的东西,想一想你附近最能干的脑科医生或律师。假如最高个人税率从50%下降到28%,你真的认为这些专家(在他或她擅长的领域里是“特许权持有人”)会降低收费吗?

         然而,更低税率带给我们运营公司和投资者带来的喜悦,会受到我们确信的另一事件的严重影响:排入日程的1988年税率 —— 个人和公司的 —— 对于我们完全不切实际。这些税率非常有可能给华盛顿带来财政上的麻烦,并将证明与稳定价格的初衷相悖。因此,我们相信,最终—— 比如说,五年之内 —— 或是更高的税率、或是更高的通货膨胀率,几乎一定会出现。即便我们届时看到二者都出现,也并不令人吃惊。

公司资本利得税率从28%提高到34%1987年生效。这个变化对伯克希尔有着重大的负面影响,因为我们期望将来公司价值的增加来自资本利得。

例如,我们的三大主要投资持股——大都会、盖可保险、华盛顿邮报——年末时市值超过17亿美元,接近伯克希尔净资产总值的75%,然而仅给我们带来9百万美元的年收入。这三家公司都非常高比例的留存利润,这些高留存的利润我们认为最终会以资本利得的形式贡献给伯克希尔。

新税法提高了未来实现资本利得时的税率,包括那些在新法生效之前就已经存在的未实现利润。到年底,在我们的权益类投资中,我们有12亿美元的未实现利润。在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上,新税法的实行将会延迟,因为GAAP(通用会计准则)规定,对于未实现利润的递延所得税负,适用28%的税率,而不是当前的34%税率。据悉,这条法规很快将发生变化。当变化发生时,大约有7,300万美元会从我们的GAAP净资产中消失,转移到递延税项下。

在新税法下,我们的保险公司收到的分红和利息课税负担大大增加。

首先,所有公司从国内公司收到的分红统统征收20%课税,旧税法是15%起。

其次,对于余下的80%,有一项仅仅针对财产保险、灾害保险公司的变化。如果实施分红的股票是在198787日之后买入的,那么余下部分的15%需要课税。

第三个变化,也是仅仅针对财产保险、灾害保险公司的,有关免税债券问题,如果保险公司是在198687日之后购买的该类债券,其付息仅有85%是免税的。

最后的两个变化非常重要,它们意味着我们在未来来自投资方面的收入,相较于旧税法下,会大幅减少。与我们之前的预期相比,我最乐观的推测,这次新税法最终会降低我们保险公司的盈利能力至少10%

巴菲特曾说:

有钱的好处在于,

我可以有选择的自由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