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hoto曹玉敏:怎样让照片“飞”起来?

摄影师拍摄的专业大片,不用漫长的等待,5分钟不到就可以发到朋友圈分享。

这正是全球首家即时影像共享平台VPhoto在做的事情,通过高科技的手段打破影像的时间和空间限制。这背后是近几年方兴未艾的“社交经济”和“颜值经济”的浪潮。

事实上,当摄影师按下快门之后,图片就会自动上传到云端,由线上的数码修图师进行图片处理,然后将图片上传到云相册。现场用户只需要等待3到5分钟,就可以浏览下载现场照片,做分享,在系统后台还可以看到照片的点赞和评论情况。

VPhoto创办于2015年,从企业活动摄影切入,目前服务已经延伸到云视频快剪,商务肖像,营销视频和传播分发。

事实上,影像历史悠久,几乎人人都曾经是它的使用者,但是传统影像流程繁琐、低效,从拍摄到成片周期很长。

当VPhoto的创始人曹玉敏进入到这个领域的时候,发现摄影这个行业远远不像作品呈现的那么光鲜亮丽。不同于已经习惯于这一切的传统摄影人,作为一个新进入者,她感觉到的是满满的“看不惯”。而之前和丈夫在云计算领域的创业经历,让他们想到了用新技术手段去改造这个“落后行业”,直到逐渐打造出一个平台。

前500强财务总监出身的曹玉敏,对于金钱的“嗅觉”相当灵敏,摄影的大众需求广泛,但是2C往往意味着一开始要烧钱,流量的转化也需要过程,而很多企业本身有这方面预算,选择2B可以更快地实现盈利。

尽管目前的主要业务是2B的企业用户影像服务,但是由于图片、视频等影像产品的最终用户还是C端人群,只有获得消费人群的认可才能形成裂变式传播所以,VPhoto非常关注终端用户的体验感受,天然具有“B2B2C”的属性,“注重C的体验,然后反打B”是其策略。

与很多创业者选择走“轻资产”路线的方式不同的是,VPhoto从成立之初就很重视研发投入,做智能硬件、自建云,让其看起来颇像一家高科技企业,而公司本身也要承担更多的研发费用。

在曹玉敏看来,若真想做好即时影像这件事情,前期非得高投入不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证影像的即时性,并且降低后期云存储的巨大成本。

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VPhoto并不仅仅满足于做一个服务提供商,凭借着已经积累的1亿份影像,以及实时不断扩大的“版权库存”,在未来,VPhoto想做的是“影像服务+版权内容+社交平台”。

VPhoto于2019年4月22日完成1亿元人民币新一轮融资,创办3年累计融资金额已近2亿元。

以下是格隆汇对曹玉敏的访谈实录。



将行业效率提升300倍以上

1

格隆汇:影像服务其实是一个历史比较悠久的行业,你们用互联网技术将这个古老的行业重新打造,但很多人并不理解,认为你们就是一家摄影服务公司,你认为根本的区别在哪里?

曹玉敏:比如拍了婚纱照之后,谁不想说当天我是最美的新娘,然后发朋友圈分享。现在这个时代下,人们对影像的需求是进行即时分享,活在当下。

古老的摄影行业其实已经存在了上百年,但从拍摄到出片的周期很长。摄影师今天拍,拍完之后当天晚上或者第二天存到电脑里去,但是第二天还要接别的活,可能好几天之后才能给你挑照片、修照片,照片到手要一个月之后了。

以前这个行业的人都习惯了,说我们应该就是这么慢的。但是我们发现,用户需求驱动古老的行业必须要提升效率。VPhoto就实现了把这个行业的效率提升300倍以上。比如说以前你的婚礼照片从拍到拿需要24小时,现在变成了五分钟,所以就是300倍。

这个效率提升是怎么做的?就是说不能让一个人一边拍一边修,要打造一个行业的生产协作系统。

也就是把这个行业进行专业化分工,拍的就负责拍,修的就负责修,剪辑的就负责剪辑。你们相互之间可能不认识,都靠我后台的订单生产协作系统来进行。

所以,我们创造的价值,第一就是效率得到了大幅提升,第二是打造了一套生产协作系统,第三是让照片加上了营销的功能,上面有二维码可以扫。

然后我们后台还有一套数据系统,这个照片被浏览多少次,被下载多少次,被点赞多少次,哪个照片最受欢迎,都是跟微信朋友圈连接的。

我们是全球第一家做这件事情的,其实我们看上去是摄影,实际上在企业服务这边应该是一个基于影像的场景化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

2
格隆汇:你认为,以后即时影像是和传统影像会是什么样的关系?

曹玉敏:以未来的视角看今天,影像正在快速走向云端化、智能化、共享化、移动化。但是,即时影像不会完全取代传统影像。

因为传统影像有其独特的魅力,我也收藏很多相机,我也喜欢黑白胶卷,我觉得这些东西都不会被取代。只不过即时影像满足某些用户的需求,他们需要及时分享,需要这种精神创作。

我觉得即时摄影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让照片背后的这双眼睛可以走到台前。我们从创办第一天开始,让每一张照片上都会有摄影师署名,我们尊重照片背后的创作者。

3
格隆汇:在很多人看来,影像和云计算之间是不相干的,你们当时怎么想到,要用云计算的方法来改造这个行业?

曹玉敏:我在2004年就与先生共同创业,当时是国内早期的云计算项目。2011年回国和先生联手创办摄影机构,在进入到影像行业之后,我觉得它跟我原来想象的不一样,容易出错的地方太多了,一度想要放弃,后来我觉得既然这个行业有痛点,索性不破不立。

由于原来对于云计算比较熟悉,所以就想到要用云计算的方法,来改善行业落后的流程,通过智能硬件研发,让照片“飞”起来。

因为这一行大多数创业的人都是做摄影出身,他们已经习惯了落后的传统模式。但我们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们有摄影行业的经验加上第一次创业积累下来云计算的技术优势,既懂行业又懂技术。


4
格隆汇:你们开启了一个新的品类,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天花板,即时影像相对来说是不是一个比较窄的领域?

曹玉敏:一般的服务,像饿了么,像打车APP,服务不会产生内容。而我们的服务是能产生内容的,而且很多是有版权的,或者是别人愿意跟我共享版权的这部分。将来内容再进行变现,不管是你要做版权,还是要做内容分发,还是说内容社交或者其他方面,我觉得这些方向都是可以探索的。

5
格隆汇: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不仅仅是开几家门店,而是可以打造一个摄影服务的平台?

曹玉敏:一开始并未计划做即时影像平台,一次偶然的机会,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介绍了“让照片飞”的系统,节目播出后,很多人打电话到公司询问是否有合作机会。我觉得既然大家都需要这个系统,那不如将它做成一个平台。而你在做平台的时候,要适应更多的拍摄类型,譬如婚纱摄影、建筑摄影、体育赛事等,以及更多的拍摄场景。


先保证规模化

6
格隆汇:现在看来,VPhoto作为一个平台,仍然是以标准化的方法来打造产品,摄影其实可以很个性化,未来在平台上会不会出现一些有个人特色的作品?

曹玉敏:我觉得这是分阶段的。现阶段,我们按照标准化来打造产品。摄影师也好,用户也好,都是分层的,要先在保证规模化的前提下,还能保证基本的服务品质。

7
格隆汇:任何的服务型平台,一个非常大的难题是在规模化后,如何保证服务品质。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曹玉敏:首先,这是一个服务行业都要面临的问题。第一,摄影师有挑选机制,要经过八关才能成为VPhoto的认证摄影师。第二,我们为行业打造了SOP标准(标准操作规程),这个SOP会分场景,比如拍时尚走秀、拍赛车和拍活动、婚礼,都是不一样的SOP。

我们还有内部晋升机制、降级机制和雪藏的机制。在被客户评价不好的时候,就有可能会被雪藏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不能接待客户,甚至会被踢出团队,非常严格。所以通过层层的这些平台级的运营和管理,我们才能保证稳定的、标准化的输出。

平台是以订单为驱动,摄影师的数量由摄影订单决定,特别是商业摄影有着“量少价高”的特点,因此需要维持一部分摄影师足够平台提供服务。



两种合作模式

8
格隆汇:VPhoto共累积认证摄影师与合作摄影师4000多人,分布于29个国内城市,如何更好地平衡平台与摄影师的利益?

曹玉敏:目前阶段,我们平台都是专业的摄影师,而且门槛也比较高,大概是40:1的比例可以进入我们的平台。

我们目前和摄影师有两种合作方式。第一种是在我们平台上有单之后,派单给摄影师。我们后台有数据,不同的摄影师有不同的标签,有的是拍婚礼的,有的是拍亲子的,还有的是拍企业的。

第二种是成为签约摄影师,我给你提供工具,你自己去开拓客户,这样的摄影师赚的比较多,我们平台收取固定的费用。这两种方式比较适合不同的摄影师。

9
格隆汇:如果摄影师自己去开拓客户,那么对平台的依赖性是不是比较弱?

曹玉敏:如果不用我们的智能硬件,不用我们的云端系统,摄影师的照片处理流程就没办法运转起来。

其实,大中型客户一般都会选择VPhoto来进行年度合作,因为大中型的客户,一般的摄影师对接不了,个人一般都是去开拓小型客户。

我们现在已经实施了品牌分离,我们自营的平台叫VPhoto,摄影师使用的叫影像云管家,摄影师也可以有自己的品牌,比如说叫张三工作室、李四工作室。

10
格隆汇:那么在自营和摄影师品牌之间是不是会有一些矛盾冲突存在?

曹玉敏:自营部分面向的大多是大中型企业,小的散单就会比较在意性价比,所以对接的客户类型不同,需求不同。

自营服务是多方位把关,首先是有人搜集你的需求,给你编写脚本,然后才是摄影,我们还有修图师、品控、客服,技术支持、数据分析,最后还会给你一个数据库系统。


11
格隆汇:很多知名的摄影师,其实根本不愁接不到单子,那么你们怎么去吸引这样的人群?

曹玉敏:就像顺丰上市了会带着它的快递员,我们也会建立一个期权去吸引他们。有些很厉害的摄影师,还是会跟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需要不断有大型案例给他加持,而有些案例靠他自己的力量是谈不下来的。

12
格隆汇:你们也参与了很多大型活动的推广,比如阿里的云溪大会,比如罗辑思维的年度大会,那么与这些大IP的合作,是不是意味着要牺牲一些短期利益来做推广?

曹玉敏一般情况下,一些大型的活动,我们会通过权益置换的方式来合作,就是我们也希望能实现品牌的曝光,希望通过这样的大型活动让更多的人能看到VPhoto,我们不一定通过收费的方式,但是我们会置换一些权益。我在湖畔大学收获得了一些企业用户,目前我们主要是通过口碑式传播进行推广。


  
还想做内容提供商

13
格隆汇:大众对于摄影有很大的需求,为什么你们选择了2B作为目前的主要盈利模式,而不是一开始就进入到2C的市场?

曹玉敏:我们是2015年底成立的,那个时候市场流行的是O2O或者2C,我们应该是当时少数做2B影像服务的企业。

当时我就想,2C好像很烧钱,就觉得不太对。很多做2C的在流量做起来之后,还要想着如何把流量变现,我当时就想能不能直接变现。因为我本身是财务背景,做了十几年的财务,知道很多企业有这方面预算。

所以我们从企业服务开始入手做这个事情,它离钱近,这是最好的,它不需要考虑变现的问题,而且它是刚需,不需要教育市场。

影像行业的好处在于,原来存在一个市场,不是去开辟一个新的需求,光做这个企业服务,也是稳赚不赔的。更何况我们有2C的内容空间,还有海外的空间。而且我一年拍那么多照片,照片通过二维码等形式很容易就获得了线下场景的流量,后面还会有一个大数据团队,分析这些数据。

14
格隆汇:具体大数据团队,会怎么处理这些照片?

曹玉敏:比如说我们会给照片打上标签,将来可以让照片自己飞进文件夹,进入到自动化阶段。再到后面是是智能化这个阶段,不管是智能搜索、自动修图,还是智能化产生有效内容,其实都可以往前去发展。

15
格隆汇:就是说你们不只是想做服务提供商,从长远来看还想做内容提供商。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照片的版权是用户的,你们如何来累积这个资源?

曹玉敏:我们分为客户和用户这两个概念。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去参加阿里巴巴的云栖大会,一般情况下,你进入到这里面,就相当于授予主办方你的肖像权了,所以你在公共场合里面,主办方可以让影像机构拍你。所以,版权就要归阿里巴巴,而我们在和阿里巴巴签订合同的时候,会尽量让他们在“共享版权”这一栏上打勾,这样我们就拥有了版权。

因为阿里巴巴本身肯定不需要通过这个版权来赚钱,而是希望更多的传播,所以你要知道企业的需求。


16
格隆汇: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们在未来要做成类似于视觉中国的模式?

曹玉敏:可以这么理解,不过视觉中国大多数都是冷图,大多是从国外买回来的照片,但我们这里都是热图,可能就是今天或者昨天发生事情。



研发硬件提高行业进入门槛

17
格隆汇:VPhoto自创立以来,都是采取自建云和自己研发硬件的方式,这样会显得比较重,会带来很高的成本,为什么没有想到用外包的形式来解决?

曹玉敏:我觉得成本高主要在于研发人员这边,我们确实是这个行业里投入研发最重的。我觉得这也是我们非常大的一个优势,这也是投资人非常看好我们的原因。

首先,我觉得这些东西是没有捷径的,你要想做到规模化,这个研发投入是必须要有的。我们应该是这个行业里唯一有智能硬件研发能力和实力的。

为什么需要自己做这个智能硬件呢?我可以讲,现在市面上有一些公司想模仿我们,但是他们做不了智能硬件。他们可能会用一个手机,加一根传输线来代替智能硬件,但是你要知道一点,如果这样能解决问题,佳能、尼康早就这么做了。

像罗振宇的跨年演讲,几万人在现场,别说传照片,手机上连信号都没有。

而且智能硬件也是物联网的一部分。智能硬件的好处一是可以帮助你传输,广域网加速,二是可以获得所有的数据,比如快门、光圈多少。

云数据存储这方面,如果你的数据量比较小,它的收费很低。但是,一旦你的数据量大了,公有云的价格其实非常贵,所以最后可能就会沦为给公有云打工,而我们自建云的成本可以做到阿里云成本的16%。

18
格隆汇:你刚才也提到会有公司来模仿你们,在这方面是不是感受到了一些威胁?

曹玉敏:其实这个领域的竞争没有特别激烈,我觉得我们切的客户层不一样,他们可能是来做一些生意,还是可以赚点钱的,但是要把它当成一个事业,做一个规模,做一个平台,他们和我们还是有着很大的距离。

“零工经济”需要一个平台
19
格隆汇:作为40岁的创业者,你认为和年轻创业者的区别主要是什么?

曹玉敏:那个时候没想把Vphoto做这么大,我就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后来做着做着,就发现原来这个行业这么low,好像当时自己有点光环感,使命感。就觉得我应该是那个对的人,我应该改变这个行业。

我不是赶热潮的人,现在都在说2015年底是资本寒冬,到现在都没暖和过,在2013年、2014年的时候,泡沫又特别大。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去关注一级市场的一些时间脉络,只是无心插柳做了这件事情。我们后来拿到融资之后,很多投资人告诉我们,我们才知道创业的死亡率原来这么高。

我现在的心情就是感觉自己在路上了,后面开始有人追赶的时候,我也不能回过头去看,因为回过头看就容易撞车,或者是容易触礁。我会通过后视镜去看,但是我很清楚知道关键在于自己跑得有多快。

这是我第三次创业,跟着先生第一次创业,第二次创业开了影楼,所以第三次创业还是比较有经验的。我很清楚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做加法不难,做减法很难,你不能在所有的机会摆在你面前的时候,啥都想要,这做一把,那做一把,肯定是不行的。

很多年轻的创业者,拿点钱就什么都要去做,摊子铺得特别大。这可能就是40岁的人和20岁人创业的一个区别。就是我会知道它是一步一步地来,而不是说上来的时候就把摊子铺开,什么东西都尝试去做,我会有重点地来做。

我觉得我们用互联网的价格让人人都能拍照,人人都可以拥有美好的回忆,人人可以进行分享,是件挺有价值和意义的事情。

20
格隆汇:最近出现了“零工经济”的说法,根据麦肯锡研究机构的解释,零工经济是指由工作量不多的自由职业者构成的经济领域,他们会利用网站或应用程序在网上签订合同。你们建立的这个平台是一个比较典型的“零工经济”的方式,你们本人怎么看待“零工经济”这一形式?

曹玉敏:觉得不管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有很多这种自由职业者,可能在美国更多。摄影师在美国是排名前三的自由职业者。

我觉得这是将来的一个趋势,就比如说我们的修图师不用挤地铁,几个人一起租套别墅,还有个小花园,这不是人们心中的理想生活吗?以前没办法实现,但有了平台,任何一个行业的自由职业者都能实现。

因为他们不能自己一个一个地去开发客户,他们不知道客户在哪,客户也不知道他们在哪,所以就需要这样一个平台。就像打车平台一样,以前都是司机在路边等客人,效率多低,你看现在不是挺好,其实各个行业都是一样的。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