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只"面值退市"股来了!曾经近500亿市值,实控人疯狂套现,坑券商,坑股民,坑员工!还有谁?

作者 | 汉阳树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10月10日晚上上,印纪传媒发了一则公告,公司被深交所终止上市,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将于2019年10月18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

印纪传媒成为A股第四只面值退市股,也是首只影视退市股。

1

曾经市值近500亿,广告界地位如日中天

印纪传媒由肖文革与前体操冠军吴冰,美国纽约导演丹·密茨1993年成立,他们三人被誉为DMG娱乐集团"铁三角"。根据2013年三人做客《波士堂》节目,吴冰负责企业管理,丹·密茨负责创意,肖文革负责融资。

肖文革,这个名字带有几分时代背景色彩,查肖文革的资料,会发现百度百科里的名字是肖文阁,介绍简单但带几分神秘。

同样,百科DMG娱乐传媒集团,对肖文革的介绍也是这句话。

像这类大佬,不可能不公关自己在网上的介绍,所以答案只一个,这分神秘是有意为之。

既然被誉为"铁三角",当然是有几把刷子。

在涉足影视圈之前,DMG在中国广告界的地位可以用如日中天来形容,2009年它被英国广告业杂志Campaign评选为"2009年度领先全球独立广告机构"之一,是四年来首间入选的中国机构。在此之前,DMG已经是中国排名前5位的4A广告公司。

善于处理关系的肖文革认识一堆影圈人士,比如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

2009年韩三平准备筹拍《建国大业》,肖文革不仅投资了《建国大业》,自己还演了何应钦的角色,当了一把将军。

2009年之后,印纪传媒就宣布正式进军中国的影视业。

2014年印纪传媒借壳高金食品上市,高金食品的原来业务是养猪。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肖文革,养猪第一股摇身一变,进入传媒领域。上市后,肖文革任董事长,吴冰任总经理,而铁三角之一的丹·密茨消失在中国公众视线之外。

2014年4月8日,高金食品公布资产重组方案后复牌,之后一口气连续拉了7个涨停,股价从4.15元涨到8.07元,翻了一倍。

之后又借2015年的牛市,印纪传媒冲上490多亿,这是实控人肖文革的高光时刻。2016年胡润中国富豪榜发布,肖文革以身价215亿排名103位,成为四川上市公司中最富有的人,被称为"川股首富"。

首富这个词在中国很少是好词,胡润中国富豪榜也曾有另一个绰号,叫杀猪榜

2

承诺兑现后业绩变脸,实控人高管疯狂套现

众所周知,借壳上市,都有业绩承诺。

根据2014年高金食品与印纪传媒签署的《利润补偿协议》,印纪传媒承诺2014年到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不低于42980万元、55840万元、71900万元;2014年到2016年扣非净归母净利润不低于38970万元、50110万元、64980万元。

上市后,2014年到2016年,印纪传媒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分别是43614万元、57434万元、73095万元;相应的扣非归母净利润是39533万元、50482万元、67584万元。

连续三年,印纪传媒出色地恰到好处地玩成了业绩承诺。

印纪得以出色完成业绩承诺主要利益于影视收入的飙升,2014年,印纪影视收入占比仅12%,到2017年,影视收入占比达到57%,超过半壁江山。

但有一点是让人奇怪的,在年报中,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都是披露自己参与发行电影票房收入,也多少会有一些文字来描述这些电影的市场情况。而印纪传媒只是把全国的票房收入列出,自己的票房收入如何却只字不提,电影电视剧也就是列一下名字,只字不提表现如何。

这就让市场不免质疑,没有卖座的电影,没有火爆的电视剧,印纪传媒怎么就出色地完成了业绩承诺?

不仅有很好的业绩,还有远超同行的毛利率。

2018年,印纪传媒的业绩突然大变脸,影视收入竟然一落千丈,掉到0.48亿。不仅如此,印纪还借着锅宏观环境恶化的机会,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导致归母净利润亏了18亿元,一口气亏掉了前面4年赚的净利润的一大截(2014年到2017年印纪总归母净利润25亿左右)。

印纪的会计事务所对其2018年财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而早在此前,印纪的高管们就开始了辞职的辞职,套现的套现

2015年11月肖文革就辞去了董事长的职位。自2016年4月以来,印纪一共有7位董事辞职,4位独立董事辞职,还有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的辞职。搞得吴冰竟然一人身兼4职,不仅是董事长,还是总经理,还是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奇怪的是,作为铁三角之一的吴冰,又是一身兼4职,竟然没持有一股印纪传媒。

2018年9月份四川证监局约谈吴冰,吴冰称自己患疾病无法回国。

同时,实控人和高管在疯狂套现。

2014年印纪借壳上市的时候,实控人肖文革直接持有印纪62.07%的股权,通过北京印纪华城投资中心持有12.17%,监事会主席张彬握有6.9%的股权。

从2016年底开始,张彬一共有11笔减持,套现近9亿现金。

他的老板肖文革套现更加疯狂。2018年1月29日,肖文革将其持有的印纪传媒1.07亿股股票转让给了安信信托,每股转让价格12.75元,套现13.6亿。2018年5月7日,肖文革将其持有的股票转让给自然人于晓非,套现近10亿元。

于晓非今年3月底开始减持,一共有3笔,拿回了1.5亿左右。

另外,2018年肖文革还想把自己的一处房产卖给上市公司,作价6600万,印纪传媒向肖文革支付了660万首付款。这一交易因为备受质疑后被取消,但据悉,肖文革并没有退回660万的首付款。

不独如此,早在还没解禁之前,肖文革就开始通过质押套现了。目前,肖文革和张彬手里持有的股权100%质押了。

3

坑股民、坑质权人、坑债权人、坑员工

随着业绩的变脸,市场的质疑声,不断的问询函和关注函,曾经的大牛股印纪股份从2017年开始三级跳。

印纪的市值也从400多亿跌到了不足10亿,股民们几乎遍体鳞伤。

不过,吃印纪这碗大面的不独是股民,还有质权人、债权人。

肖文革和张彬的股权都100%质押,涉及了多家质权人,当前的股价已经远远低于质押价了,随着公司的退市,股票更将变得一文不值。

还有债权人,公开资料显示,印纪传媒有两笔债券已经违约,评级全部是C,涉及金额8亿元。

除了坑股民、坑质权人、坑债权人,印纪传媒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员工。

2017年1月23日,印纪正式实施员工持股计划,该计划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的方式累计购买公司3703万股,成交均价31.9217元。锁定期两年过后,员工几乎渣都不剩了。

这样一家公司,竟然仅仅是以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低于面值1元而退市了,成为第四只面值退市股供人笑谈。也算是"大闹一场,悄然离去"了。

被坑的人,只能自认倒霉,以后眼睛要瞪的大大的了,印纪传媒不是第一只,也不是最后一只,有这么多精彩的故事。但愿以后,它们大闹一场,不是这样悄然离去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