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钱,砸不出科学家的

分享几张图,新旧结合着看,关于独角兽,关于上市公司,关于创新。

第一张,大中华区独角兽TO20,图中个别公司,估值或已今非昔比。

前六名,除了字节跳动(抖音母公司)与快手两个命足够硬的短视频赛道之王(这也说明这个赛道真的太性感了,是上帝的选择,压都压不垮),其他,蚂蚁金服、陆金所、微众银行。全部都是金融业

滴滴是个奇葩,表面看不是金融,但它自身毫无商业模式创新可言,完全像黑社会一样,纯属大肆烧钱烧死所有路上能看到的人而砍出来的一片天下,实质也是在玩钱,本质还是金融

所以,还是应了大学商科教材里说的那句老话:人类千年来商业模式变迁的启迪(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你要么去打天下收税,要么去做金融

第二张,独角兽(家数与市值)的地域分布。

北京遥遥领先,占全国近40%。但是,无论是从产业配套,地理位置、还是市场机制等,都完全不符合现代经济学理论里财富创造的基本路径与逻辑。

比较能解释的是,这里离权力足够近。而在一个政府集权调配绝大多数社会资源的经济模式里,离权力近,可能是财富创造和分配的摩擦系数最小的地方

杭州异军突起,挤掉上海成为全国亚军,很令人惊讶,核心支撑还是因为蚂蚁金服。蚂蚁金服,包括它的母公司阿里巴巴,都是一个不世出的奇迹。

它们能诞生在中国最尊重市场契约、市场经济最早发育和进化的江南,也算是天道轮回和上苍对这块土地的回报,可遇而不可求。蚂蚁金服一家的估值,就占去了杭州独角兽市值的77.6%。剔除蚂蚁金服,杭州只能排在深圳之后,位列第四。

这,或许才是杭州当下更真实的位置。

上海百年积淀,保住了第三,但依然能感受到这个曾经贵族的没落。这次科创板落户上海,固然是为了扶植中国科技创新企业,但相信多数人都能读出其中帮扶共和国长子的用意。

事实上,时代感最强的互联网行业里,除了一家被无数人吐槽和投诉杀熟的携程外,百年上海滩几乎没有任何叫得出名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无论老的,还是新的。

现在多数时候,我们只能从张爱玲的文字里回忆和描摹上海曾经的荣光,包括曾经独步中国足坛,现今人见人捏,令人唏嘘的上海申花足球队

作为一个“北京人的祖先在讨论哲学时,深圳人的祖先还在丛林的树上荡秋千”,同时又远离权力中心的一个新兴边疆城市,深圳的成绩有目共睹。

16家的独角兽公司数,全国8.29%的独角兽市值占比,不仅碾压同样的曾经贵族天津,也把千年来深受开放门户之利的华南一哥广州远远甩开。

或许我们该思考的是,同样是这个国家的一片土地,同样是那群人,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所以才迸发出如此强大的财富创造能力?如果复制到其他地方也有效,我们复制又何妨?

最令人感慨的是香港。要知道,香港被饱受诟病的,就是这块土地上已无法创业。高昂的地价房价,已经占用、侵蚀和消耗了这块土地几乎所有的创造能力与潜力但就是在这样一个拥挤、逼仄的地块上,香港依然创造了280亿的独角兽市值。在最狭小空间里,创造最大的世界,或许,这就是香港精神?

第三、第四张,取自姜博观点,可以结合着看,关于我国在不同行业、不同类别研究下研发投入的结构性差异。

先看第三张,从行业层面看,同美国与日本两大研发强国作横向比较,差距明显,存在较大的赶超空间。

17年我国制造业研发投入强度约为1.14%,而15年的美国和17年的日本均超过了4%,我国仅是美日两国的四分之一左右。

而在高精尖行业包括医药、电子和装备制造领域等,也普遍低于美日3个百分点以上。尤其是医药和电子,我国这两大行业的研发投入强度还不到2%,美日已趋近甚至超过10%了。

再看第四张,世界主要经济体各类研究研发投入强度对比。

很明显的结构性差异:对于短期效益见效慢的基础研究,投入严重不足。而对于试验发展上的投入过高,试验发展主要侧重于对前期研究结果的运用和优化,对于科技进步的贡献是相当有限的。

自十九世纪以来的过去200年,许多人类的重大科技发明都与我们无关

当然,这并不妨碍我们拥抱并分享这些人类智慧的结晶。这也毫无疑问是我们过去几十年快速追赶的核心要素之一。

钱能砸出高速公路与地铁,但砸钱砸不出数学家、物理学家

如果我们重新回到自给自足的封闭状态,这种情形,不要说我们这代人没见过,上代人也没有见过。如果与全球所有代表人类进化的先进文明能建立信任与合作,就像我们过去40年做的那样,那我们就理所当然能再赴繁荣。

否则,我们或许会再次变穷,这个过程甚至连二十年都不需要。

当然毋庸置疑的是,我们还是有足够的理由去对我们的国运继续保持乐观,毕竟过去40年的奇迹,也就是由这块土地上的同一批人创造的!

股市,说好不哭,指望他们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