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出炉:新增33位新面孔,戴威胡玮炜携手落榜

作者:郭祎然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与2018年榜单相比,保留在榜的共有7位,这意味着有33位是榜单新面孔。纵观5年榜单来看,本次上榜的前10名中,除了张昌武、张锋、陆星宇是首次上榜外,其余7位都至少两年在榜。其中,张一鸣、汪滔已连续5年上榜。滴滴出行程维在经历过顺风车事件之后,再一次出现在今年榜单上,排名第四。

9月19日,财富发布了《2019年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在这一榜单中,又有了大变动。

与2018年榜单相比,保留在榜的共有7位,这意味着有33位是榜单新面孔。纵观5年榜单来看,本次上榜的前10名中,除了张昌武、张锋、陆星宇是首次上榜外,其余7位都至少两年在榜。其中,张一鸣、汪滔已连续5年上榜。滴滴出行程维在经历过顺风车事件之后,再一次出现在今年榜单上,排名第四。

从年龄来看,一加科技的裴宇以27岁的年龄成为本次榜单中年龄最小的商界精英,而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汪滔、黄峥、张邦鑫等5位,将在明年无缘此榜。

跌落的共享单车

2018年《财富》曾这样评价戴威:“在共享经济的年谱中,戴威的名字依然被写在第一排。”2016年,戴威带着ofo率先上榜,2017年,戴威与胡玮炜一同出现在榜单上,并在去年先后冲上12、13名。但在今年,两人一同在榜单消失。

他们的名字从出现到消失,仅仅3年,却已上演了一出共享单车行业的沉浮大剧。

2015年1月,胡玮炜的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7个月后,戴威将2057辆共享单车开进北大校园,上线一个半月,10万次使用,尝到甜头的戴威趁热打铁,截至2015年底,ofo已经拥有10万用户,使用量高达70万次。

2个月后,戴威拿到了A轮融资1500万人民币。有ofo内部人士透露,从B轮融资起,戴威就不曾主动找过投资,都是资方自己上门。

同一时期,因创业欠高利贷的胡玮炜也终于迎来投资风口。2016年9月末,摩拜宣布获得1亿美元C轮融资,十几天后,又有5500万美元资本持续加码。此时的共享单车市场已有20多家入局者,试图将旗帜插满可见的地方。

共享单车野蛮生长的并发症也随之而来。2017年下半年,共享单车行业开始清场,广告费用、后期维护、难以盈利以及城市政策让共享单车举步维艰。胡玮炜甚至说:“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

2018年初,与滴滴分道扬镳后的ofo,被曝出资金链紧张,账面现金只有3.5亿元人民币。一时间,大批用户选择将押金退出,直接导致ofo的资金更加紧张。尽管不久后,ofo拿到8.66亿美元的融资,解决了燃眉之急。但此后,ofo一直无资本青睐,反而一直深陷困局,欠薪、裁员、与股东滴滴闹掰、供应链贪腐、账目混乱等传闻围绕着ofo。

有先见之明的胡玮炜早已脱身,接手摩拜的美团却被不停被拽着后腿。根据蓝鲸TMT公布的摩拜财报,截至2017年12月,摩拜持有现金37.52亿元,拖欠供应商10亿元,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此外,摩拜每月的运营支出超过4亿元,2017年12月单月营收1.1亿元,每天每车仅周转1次。

如今,已披上美团新衣的摩拜业务在不断收缩,但价格还在不断上涨。大街上的小黄车几乎不见踪影,ofo原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室已人去楼空。

优信迷途

2018年排名第19的优信二手车戴琨无缘今年的榜单。尽管去年优信就已上榜,但其背后危机早已暗流涌动。

2018年6月27日,优信二手车以“中国二手电商第一股”的身份上市,这为已经萎靡2年的二手车市场注入一剂兴奋剂。但这仍旧拉不回资本市场的信心,挂牌当日,优信开盘价10.4美元/股,最低跌至8.16美元,当天以9.67美元报收。

这与优信招股书不无关系。招股书显示,2016、2017年,优信的净亏损分别为13.93亿元、27.48亿元,仅2018年一季度,净亏损就高达8.39亿元。不仅如此,招股书的一则风险提示显示:自2011年成立以来,我们并无盈利。而且运营产生负面现金流,未来可能会继续。

在不赢利的状况下,优信仍在不断大手笔烧钱进广告。2016年、2017年分别豪掷7.94亿元、22.03亿元,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优信广告投入已扩大到6.33亿元,几乎接近2016年全年营销额。

除了经营困境之外,优信二手车频繁被媒体曝光种种问题,这让优信的品牌口碑陷入持续的争议。在中央网信办成立的投诉平台“聚投诉”上,有关优信二手车的投诉多达1148条,投诉内容大多数为优信销售引诱客户进行贷款、贷款买车变成融资租赁、贷款本金无故增加等。

这些因汽车金融引起的种种问题,让优信二手车不得不断臂自救,剥离助贷业务。今年7月初,优信就宣布把公司助贷业务与58金融旗下的Golden Pacer进行合并升级,以进一步聚焦B2C主营业务发展。同时,开始向海外扩展二手车市场,聚焦出口业务。

优信在2017年就已试水的全国购,从最近的成绩来看,收益效果明显。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里,优信首次将全国购业务数据单独披露出来。据财报显示,目前已经覆盖全国900个城市及地区;2019年第一季度,全国购累计成交超2万台,同比增长48倍;全国购业务营收2.8亿,同比增长53倍。

尽管全国购的稳健发展支撑优信走上正轨,但是离盈利的目标还需很长一段路。

滴滴再出行

2018年,是程维5年内首次消失在榜单中,和程维一起消失的,还有滴滴的顺风车业务。时隔一年,程维以第四名登上2019榜单,但顺风车业务却仍未回归。

2018年8月27日,滴滴在全国范围内无限期下线顺风车,导火线是乐清顺风车事件。乐清案后,滴滴顺风车下线,并对平台所有司机进行了复查。由交通部等十部门组成的安全专项检查组,进驻包括滴滴在内的八家网约车平台公司。

事件发生后,程维曾在内部会议中表示,“我们以为自己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我们的产品经理和团队对场景的认知不足,对人性准备不足,责任意识也不足。”对于科技公司来说,技术是安身立命的根本,这让滴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信奉技术之上,但这样的美梦,在顺风车时间后被打碎。

滴滴总裁柳青曾坦言,去年是滴滴凤凰涅槃的一年。“我们希望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在这一年,滴滴在对技术改进的同时,企业文化也发生了变化。今年3月起,柳青就开始活跃于社交网络,分享团队日常与业务进展,回复用户的意见与建议。滴滴副总裁李敏也表示,滴滴原本是冠军之心,团队争分夺秒也做到第一。但如今,冠军之心外,滴滴多了个同理心:要敬天爱人。考虑到别人怎么看问题。

滴滴的转变也润无声地扭转了公众对滴滴的态度。事实上,更多用户也在期待滴滴顺风车回归。顺风车车主普遍反映滴滴匹配乘客最快、APP使用更流畅,赚的钱也更多。顺风车的重度用户王先生也曾告诉AI财经社,嘀嗒和哈啰的乘客数量、路线匹配度都不如下线前的滴滴。

闪送入场

闪送薛鹏在今年首次登榜。两个月前,闪送与周杰伦刚刚签约。

早在2014年,闪送APP就正式上线,入局同城速递领域。在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对同城速递的理解只存在于外卖领域,尤其在O2O大战期间,高频刚需的外卖市场急剧膨胀,以每年30%以上的增长速度很快达到3000亿元规模。

而闪送在2015年外卖大火之际拒绝了与外卖平台合作,因为这样会大量流失平台本身的配送员。故此,闪送仍在坚守鲜花、蛋糕、个人急件等低频B端和C端配送。

随着消费观念的改变,生活品质和工作效率成为人们的新追求,第三方数据也验证了这个变化。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7.72亿。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中国网民在使用即时配送,这把闪送直接推到了市场前。

面对巨大的市场,以闪送、美团等传统即时配送平台为代表的企业和顺丰等传统快递企业虎视眈眈。2018年上半年起,闪送开始了激进的举措,在一、二线城市有优势的情况下,开启了下沉之路。六个月连开180个多个城市,相当于每天挺进一个城市。

不过,步入2018年下半年,资本逐渐趋于寒冬,闪送的最后一轮融资,也停止在2018年11月。这让闪送调整战略,转为深耕市场。2019年7月25日,闪送宣布签约周杰伦作为品牌形象代言人,同时明确发展战略定位,要继续巩固“一对一直送模式”。

对于未来的市场来看,闪送所在的同城速递领域还是一片利好。艾瑞发布的《2019即时物流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即时物流订单量达到134.4亿单,预计今年达到184.9亿单,规模突破1312亿元。此外,即时物流非餐的配送比例持续扩大,未来的市场潜力巨大。

但对于闪送来说,市场的巨大让入局者不断增多,“一对一直送”的业务模式和收入仍然较为单一,这个钱赚得仍旧不易。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