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荒来袭、降息概率骤降,今晚全世界都在等美联储做决定

作者:腾讯美股

来源:腾讯美股

周二早些时候,美联储采取了近十年多以来所仅见的行动,向金融系统注入了数以亿计的资金来稳定货币市场。资金的突然紧缩一定程度上要归因于企业纳税和债券供应问题。

美联储十年来首次重启隔夜回购

美联储宣布,通过隔夜回购操作,他们向银行系统注入了531.5亿美元的现金。

周三早些时候,联储还将进行另外一轮隔夜回购操作。

隔夜回购之下,各家银行以国债和其他证券为抵押,从联储借入现金。近年来,这种情况已经很少发生,因为银行日常运营所需现金都已经高度充足。

分析师们指出,现金之所以会发生暂时性短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正值企业纳税时间点,二是财政部刚刚结束780亿美元国债的发售。

双线资本(DoubleLine Capital)首席执行官冈拉克(Jeffrey Gundlach)表示,当下的回购协议市场紧缩之下,联储“迅速”重新扩张其资产负债表的可能性已经大为增加。

接受路透采访时,这位“新债王”预言说,联储将会迅速转向“清淡版QE”。所谓QE,即量化宽松,是一种非常规货币政策——央行直接从市场上购入政府债券和其他债券,以增加货币供应,鼓励放款和投资。

美联储焦头烂额

货币市场周一开始的动荡让联储又多了一桩担心的事情,在此之前,因为国际关系,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以及国内通胀局面,联储已经有些焦头烂额了。

从周二开始,联储正在进行为期两天的政策会议,目前,市场预计联储周三将宣布降息四分之一个百分点的决定。

然而,芝商所的“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美联储周三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已经大幅下降到了54%,而一个月之前还是100%。

上周末,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遭到袭击,之后油价飙升,这加剧了经济所面临的一系列风险,目前持续的贸易紧张局势和全球经济疲弱已经导致经济放缓,但有关美联储内部的明显分歧意味着,进一步降息可能还远未成定局。

坐镇美联储大会议室一边的是圣路易斯联储主席詹姆斯-布拉德(James Bullard)和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尼尔-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预计他们将主张大幅削减借贷成本,以对抗低通胀率和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反转。

另一边则有可能是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洛雷塔-梅斯特(Loretta Mester)和费城联储主席帕特里克-哈克(Patrick Harker)。梅斯特在7月时反对美联储降息,而哈克只是不情愿地支持降息,并表示希望利率保持在目前水平,“看看情况会如何发展”。

坐在桌子中间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面临着一项微妙的任务,即采纳这些观点和其他十几位决策者的不同观点,以达成共识。

重启QE在即?

分析师们补充道,作为银行和华尔街融资关键的借贷成本猛增,也让世人清楚地看到了货币市场的薄弱之处,后者在很大程度上也和联储7月间结束的缩表操作有关。

在金融危机爆发后,联储通过量化宽松操作购入了大量的国债和抵押债券,其资产负债表急剧膨胀。之后,为让资产负债表正常化,联储开始了缩表操作,债券到期后所得不再滚入新债——2017年至今,银行储备整体减少了近9000亿美元,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应该归因于此。

TD Securities资深利率策略师戈德伯格(Gennadiy Goldberg)指出:“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储备不足。这是一轮融资紧缩。”

周二,2.2万亿美元的回购协议市场上,隔夜借贷成本一度窜升到了10%的水平。

在这一市场上,银行和华尔街交易商以证券为抵押,从货币市场基金和其他投资者那里获取现金。

另外一个令人警惕的信号是来自联邦基金平均利率,这正是联储力图影响的目标。周一,这一利率窜升到了2.25%,达到了联储当下目标区间的顶部,这种情况上次出现,还是在十年多之前的全球金融危机高峰时期。

分析师们说,这主要还是因为回购协议市场利率的影响。

还有一个因素很可能也让局面进一步复杂化了,这就是,在上周全球债市的戏剧性抛售当中,大量的美国国债被卖给了交易商。

到了周二早间,还看不到现金已经重归货币市场的迹象。

戈德伯格表示:“这就让联储的压力大增,迫使他们必须有所行动了。”

于是,联储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再度重拳出击。隔夜回购利率在联储声明发布之后一度跌到了零,当日结束时大约是2.0%。

目前,分析师们预计联储还会采取更多的措施来安抚市场,除了干预回购协议市场外,还可能减少支付给储备金的利息,以及增加购入国债。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