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老赖、股价跌停,ST远程(002692.SZ)的处境有多狼狈?

近日,处于飘摇之际的ST远程(002692.SZ)再遭两记“重锤”。

9月17日晚间,ST远程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未能及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故被杭州市中级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此外,其还表示,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将对公司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当天ST远程还发布公告表示,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本次被冻结金额合计27699.57万元,其中5,800万元被冻结的原因为李恬静案件,剩余21899.57万元被冻结的原因为杭州中小商贸有限公司案件。对此,其也透露,上述被冻结账户已对其资金周转和日常经营活动造成一定的影响。

而值得一提的是,事实的确如ST远程预料那样。截止今日收盘,该公司股价一字跌停,收于3.63元,最新总市值仅为26.07亿元。此外,需要注意的是,自2018年以来其股价也累计下跌逾60%。

(行情来源:富途)

据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1年的ST远程,此前曾简称为睿康股份,并是夏建统的睿康系旗下公司。目前其主要从事电线、电缆产品的研发、生产与经营,主要产品则包括了500kV及以下电力电缆、特种电缆、裸导线、电气装备用电线电缆这四大类。

事实上,不得不说的是,ST远程与夏建统之间也颇有故事。被称为“哈佛天才”的夏建统2016年入主该公司后并不断折腾,不过其业绩却没有什么进展,去年更是曝出巨亏,最终使得他不得不亏本甩卖ST远程控制权。而或许是为了摆脱睿康系的头衔,公司股票简称今年1月21日起改为“远程股份”,但没想到的是,随后改名没多久又惨遭“ST”。

那么,令人好奇的是:如今,ST远程的处境究竟有多狼狈呢?

业绩表现“不尽人意”

据2018年年度财报显示,远程股份的归属净利润出现了十年来首次亏损。其中,该公司实现营收为30亿元,同比增长16.61%,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负3.67亿元,同比下降了589.53%,此外,单单第四季度亏损了4.02亿元。

(资料来源:wind)

为什么去年四季度业绩直转而下?远程股份在公告中解释称,主要是因为资金被银行划扣,由此产生了4.05亿元的计提金额,其中包括预计负债和资产损失。而资金被银行划扣,也和远程股份的大股东——杭州秦商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脱不开关系。

事实上,不得不说的是,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下滑也比较厉害。据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其实现营业收入12.81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4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9.97%。

违规担保被实行风险警示

6月2日晚间,ST远程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于2019年6月3日开市时起停牌一天,于2019年6月4日开市时起复牌,复牌后公司股票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而也正是由于违规担保,公司股票6月4日开市时起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远程股份”变为“ST 远程”。

(图片来源:ST远程公告)

根据此前公告披露,远程股份存在未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的情形,违规担保余额合计为2.20亿元,占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9.63%。随后,查阅其相关可知,这一场违规担保的另一主角则是其控股股东秦商体育。

具体而言,2019年4月30日,远程股份曾发布了《控股股东对大股东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相关事项的承诺公告》,根据公告,公司现控股股东杭州秦商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承诺计划将于2019年5月31日前积极采取有效措施解除违规担保对公司的影响。不过,直至6月2日,杭州秦商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仍未在一个月内解决上述违规担保事项。

由此一来,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由于该公司没有提出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从而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至此,从2019年6月4日起,该公司股票简称由“远程股份”变为“ST远程”。

高管掀起“辞职潮”

实际上,除了深陷违规担保、业绩表现不利的泥沼之外,ST远程还面临着高管频频出走的危机。

2018年一来,远程股份的管理层开始相继辞职,从财务总监,监事,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到董事长,这些人员全部在2018年年中换了一遍,紧接着,在2019年1月份新任财务总监还没坐稳,就又提出辞职。

随后8月17日,ST远程还发布公告披露,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明由于个人身体原因,申请辞去所担任的所有职务。不过,其辞职并非那么容易,ST远程独立董事核查后发表独立意见,认为李明尚未向原实际控制人夏建统支付全部股权转让款,现又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职位,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图片来源:ST远程公告)

而紧接在8月23日,ST远程还收到一封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其中,深交所注意到,ST远程近期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董事长、总经理相继辞职,上述主要职位由董事、副总经理李志强代行职责。此外,深交所要求ST远程详细说明公司目前董事会和管理层架构是否存在不稳定情况,近期董监高人员离职对公司生产经营、重大决策等事项以及对内部控制有效性的影响。

此外,不得不说的是,ST远程不但面临着高管频频离职的危机,也面临着关联银行账户和相关股权相继被冻结的困境。根据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远程股份大股东杭州秦商持有的1.24亿股全部质押且全部冻结。此外,第三大股东俞国平所持有的1.15亿股近100%被质押,其中有6600万股被冻结,其第二大股东杨小明所持股份近100%被质押出去。

而昨日晚间,ST远程还发布公告表示,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又被冻结了,本次被冻结金额合计27699.57万元,其也透露,上述被冻结账户已对其资金周转和日常经营活动造成一定的影响。

至此一来可以看出,面临着诸多糟心事的ST远程,前景可谓真正是让人捏了一把汗。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