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烨集团二度举牌,能否帮助长航凤凰(000520.SZ)“涅槃重生”?

9月15日晚间,摇摇欲坠的长航凤凰(000520.SZ)终于发布了一则令人稍稍欣喜的公告。

公告显示,昨日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华资创投及黄河投资继今年8月首次举牌后,再度举牌该公司。具体而言,8月20日至9月12日,南烨集团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长航凤凰总股本的0.71%;8月20日至9月10日,黄河投资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增持长航凤凰总股本的4.29%,增持价格位于每股3.92元至4.28元区间。

(图片来源:长航凤凰公告)

需要注意的是,权益变动后,南烨集团持有上市公司4.84%股权,华资创投持有上市公司0.87%股权,黄河投资持有上市公司4.29%股权。至此,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将提升至10%,总持股比例较大股东只少了7.89%。

而值得一提的是,南烨集团本次增持原因与一个月前增持原因无异,依旧是基于对长航凤凰未来发展前景及投资价值的认可。但根据长航凤凰业绩低迷、重组失败以及深陷辞职泥沼的表现来看,其前景实际上很难让人看好。可即便如此,南烨仍然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或减持的可能。

或受此消息影响,长航凤凰股价今日微涨0.7%,收于4.32元,总市值为43.72亿元。

(行情来源:富途)

据公开资料显示,长航凤凰主要业务为干散货航运及港航物流服务业,包括干散货运输、船舶代理、货运代理、综合物流及特种大件运输;船舶租赁;船员劳务、物业管理等。

而令人好奇的是,疮痍满目的长航凤凰究竟有什么魅力能够吸引南烨集团的目光?而南烨的增持又能否帮助其“涅槃重生”呢?

南烨二度举牌目的何在?

故事的开头,还是先从南烨集团的第一次举牌长航凤凰说起。

8月15日,长航凤凰发布公告称,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华资创投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方式增持5060.4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从而构成举牌。至此,南烨的首度举牌浮出水面。

具体而言,2019年1月8日至8月15日,在将近8个月的时间里,南烨集团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4178.4万股长航凤凰股份,占股本总额的4.13%;而随后在2019年5月20日至8月6日,其一致行动人华资创投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882万股长航凤凰股份,占股本总额的0.87%。

而回到本次举牌,前文已提到8月20日至9月12日,南烨集团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长航凤凰总股本的0.71%;8月20日至9月10日,黄河投资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增持长航凤凰总股本的4.29%。至此,权益变动后,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华资创投、黄河投资对长航凤凰的总持股比例将达到10%.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南烨集团举牌长航凤凰的做法,也被外界认为与此前的举牌乾照光电的“激进”策略颇为相似。

据相关资料显示,南烨系自2018年5月24日开始增持乾照光电股份,2019年1月2日至2019年6月6日,南烨系又通过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增持乾照光电约3598.02万股,占乾照光电总股本的5%。而经过多次增持后,其目前持有乾照光电18.23%股份,可谓离大股东持有的股权占比几乎一步之遥。

至此,随着南烨集团与大股东之间占比的距离不断缩小,其不断增持股份的做法也被市场解读为——看中壳资源,为后继取得控制权做准备。

不过,有意思的是,乾照光电大股东似乎对南烨集团的增持颇为“警觉”,在南烨集团不断增持的同时,乾照光电大股东也先后开始增持公司股份,今年6月28日,据乾照光电公告披露,公司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已完成增持计划,持股比例高达21.30%。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有市场人士认为,南烨集团前后如此相似的操作是不是也意在长航凤凰的控制权。

事实上,不得不说的是,针对于当前长航凤凰大股东天津顺航面临破产清算的现状来说,南烨集团想要拿下的控制权估计要比乾照光电容易得多。

据相关资料显示,今年2月份长航凤凰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天津顺航以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且得到了法院的受理。7月17日长航凤凰发布公告,天津顺航持有的公司股票分别被天津第二中院和上海浦东新区法院解除轮候冻结。

"疮痍满目"的长航凤凰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南烨集团屡屡表面增持入股的原因是看好长航凤凰的发展前景,但不得不说的是,实际上长航凤凰目前却深陷业绩低迷、重组失败以及员工频频辞职的“泥沼”。

一方面,长航凤凰业绩萎靡不前,持续低迷。

据相关数据显示,自2011年来,长航凤凰的业绩一直表现就比较震荡。2011年亏损8.7亿,2012年巨亏18.8亿,2013年巨亏45亿,以致一度被“披星戴帽”。随后,2014年因重组方案获得通过一事,业绩有所改善实现净利润43亿。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到了2015年至2018年,其业绩又开始萎靡不前,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23亿、0.1亿、0.51亿、0.61亿。

(资料来源:wind)

而据近日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其实现营收3.96亿元,同比下滑13.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55.2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4.06%;基本每股收益为0.0233元,上年同期为0.0507元。

另一方面,两次重组失败,曾经寄很大希望的大股东天津顺航也自身难保了。

2014年,长航凤凰因连续3年亏损被暂停上市。彼时其大股东天津顺航以10亿元对价接手长航集团手中的股份,将长航凤凰从困境中解救出来,至此市场普遍期待这只国企的“凤凰”能够在民企的旗帜下迎来“涅槃”之旅。

可没想到的是,在其领导之下,长航凤凰却经历了两次重组失败。

2016年,长航凤凰曾计划以全部资产及负债与港海建设全体股东所持有的港海建设100%股权进行等值资产置换,不过由于港海建设申请“港口与航道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及海外施工资质事宜未获相关部门批准,这场重组最后告吹。2017年,天津顺航又与广东文华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但是在2017年9月份,此《股权转让协议》又被解除了。

此外,天津顺航入主不仅没能如期成功注入优质资产,而且自身还陷入债务缠身的困局。今年2月份长航凤凰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天津顺航以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且得到了法院的受理。

此外,除了经历业绩低迷、重组失败的打击之外,进入2018年之后,长航凤凰更是面临收“回经营船只”“辞职潮”等风波。

2018年5月,长航集团直属子公司的长航货运给长航凤凰发函,要求到期收回全部光租海轮(干散货船)。对此公司方面表示,被收回的船舶一时难以在市场上寻找租赁到,可能会直接影响公司的盈利能力。其还表示,长航货运的租赁船舶被收回后,公司沿海运力将从31.21万吨降至4.91万吨。

船舶被收回对长航凤凰来说已算不小打击,而在不久后,长航凤凰又迎来“辞职潮”。

具体而言,2018年6月,公司海运事业部管理团队42名员工辞职(该部门共49人);2018年12月,公司大件事业部管理团队8人离职;2018年底全资子公司武汉长航船员有限公司管理团队9名员工辞职;2019年7月,公司董事赵传江辞职。

至此一来,不得不说的是,即便获得了南烨集团的二度举牌,赢得了它的青睐,但在自身问题重重,国际贸易环境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之下,长航凤凰的这一场涅槃还是有很大难度的。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