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中美11月APEC达成协议可期

作者:再瑞东、赵格格、花长春

来源:宏观长春

导 读

特朗普最大的诉求,即是2020年11年连任选举成功,而成功的条件,降息和对华缓和缺一不可。

摘 要

中美双方持续释放积极信号。经历了关税狂虐的8月,进入9月,中美双方态度骤然缓和,而且缓和的节奏持续超预期。9月16日开始的一周,双方工作层就将见面磋商。

中美双方都有达成协议的诉求第一,特朗普8月两次加税,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逼迫美联储降息。第二,特朗普要想拿下摇摆州,必须与中方达成协议。第三,高关税正在推动软脱钩,中方需要时间喘息。

11月APEC元首会晤大概率达成协议。一是所有加征关税可能全部取消。二是中国将更加开放、营商环境将更加完善。关于达成的时间,我们坚持一直以来的判断,认为11月16-17日APEC元首会晤中美大概率达成协议。

正 文

一、峰回路转,中美双方持续释放积极信号

经历了关税狂虐的8月,进入9月,中美双方态度骤然缓和。以9月5日刘鹤副总理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为契机,中美双方谈判大门再开。紧接着,中美双方密集释放积极信号,美方首先归还了扣留华为两年之久的货物;然后中方出台对美加税产品的排除清单。

紧接着,缓和的节奏开始超预期。美国特朗普总统发推特主动释放善意,对2500亿(美元,下同)商品加税的时间点,从10月1日推迟到了10月15日;相对应的,中方刘鹤副总理表示双方工作层将于9月16日这一周见面,而且中方企业开始就采购美国农产品开始询价。

随后,美方更进一步在协议范围上作出让步。特朗普总统接受CNBC采访表示,将考虑与中国达成一项临时贸易协议,尽管他更倾向于达成全面贸易协议。作为回应,中方表示,支持相关企业从即日起自美采购一定数量大豆、猪肉等农产品,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将对上述采购予以加征关税排除。

二、中美双方都有达成协议的诉求

为什么进入9月,中美迎来大幅缓和?自2018年3月中美贸易战升级以来,美方对中国输美产品,一共加征了6轮关税,而其中的2轮,都发生在2019年8月。所以大家可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忽如一夜春风来,中美贸易战就开始缓和了。究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特朗普8月两次加税,醉翁之意不在酒。

8月1日和8月23日是特朗普宣布加征3000亿和5000亿商品关税的时间点,表面上是发泄对第12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和中方750亿商品关税反制的不满,其实是对7月31日美联储预防式降息和8月23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公布的讲话的定点打击。就如我们在此前两篇报告中所阐述的逻辑(《20190814 特朗普分拆加税、意在一箭双雕》;《20190825 特朗普再次加税:醉翁之意不在酒》),特朗普升级中美贸易摩擦,令美国经济承压,意在逼迫美联储就范。

特朗普作为政治家,最大的诉求,即是2020年11年连任选举成功。而确保其获得成功的关键,重要一项便是美国经济持续增长,争取到广泛选民的认可。我们判断,特朗普的策略是,通过升级对华关税战,提高今年美国经济下行的概率,从而逼迫美联储降息,降息之后,亦可以提高2020年大选年美国经济上行的概率。

第二,特朗普要想拿下摇摆州,必须与中方达成协议。

早在2019年6月,我们就对2016年美国大选和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的投票情况作了系统分析,这为我们预判特朗普的对华政策转变作了重要支撑。我们分析的结论是:

2016年大选:铁锈带地区的“翻红”推动特朗普赢得最终大选。2016年大选中,共和党在中部地区、民主党在东西海岸的优势地位没有发生变化,但是五大湖周边,即铁锈带选区从蓝色“翻红”,倒向共和党,是支持特朗普(共和党)赢得大选的关键变数。

2018年中选:对华强硬让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中付出了代价。2018年中期选举中,四个州倒向民主党,其中三个州位于铁锈带地区,均是对中国出口受影响较大的地区,其中出口下降最大的爱荷华州反应最大。

2020年大选:从基本盘来看,对华继续强硬将大幅降低特朗普连任概率。受到了贸易战的影响,中部地区及铁锈区地区(共和党票仓)对中国出口量正在下降,而东部海岸发达地区对中国出口量反而上升。我们将贸易战对中期选举的影响作为基准假设,如果贸易战持续到2020年总统大选,保守假设摇摆州选举投向不变,特朗普也会因为失去爱荷华州(选举人票6票)、密歇根州(16票)和宾夕法尼亚州(20票),使得总票数从2016年的306-232转为264-274,大幅降低连任概率。

因此,对于特朗普来说,与中国磋商尽早达成协议更为重要。这也可以从特朗普将加大农产品进口,多次作为其与中方重启谈判的先决条件上一览无余。

第三,高关税正在推动软脱钩,中方需要时间喘息。

美国的关税牌到底有没有用?2018年开始,美方对中方一共加征了6轮关税,已经落地的关税有2500亿的25%,以及3000亿的15%。美方的关税牌,到底有没有用,用处有多大?彻底弄清这个问题,对我们判断中美双方关税战进一步升级的程度,以及关税战对中美经济与金融市场的影响至关重要。

结果显示,虽然美国厂家和消费者是加税主要承担者,但在关税之下,中方的出口数量正在不断下滑。中方企业确实在通过越南、新加坡、韩国和欧盟进行了大量的转口贸易,但2019年转口贸易的规模,较2018年大幅下降。而且,我们无法期待3000亿清单产品大规模进行转口贸易。

因此,如果任由高关税长期化,中方将不得不面对与美国软脱钩,对美出口逐渐被他国替代的局面。所以,中方需要与美方达成一份协议,让我们的出口企业喘口气,也减缓其他国家替代出口增长的势头。

三、11月APEC元首会晤大概率达成协议

第一,我们期待一份什么样的协议?

第十三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日益临近,双方工作层将于下周见面。双方既然重新开始认真谈,谈的内容就要从2019年5月上一轮谈判的分歧点去判断。

2019年5月10日,刘鹤副总理在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结束后,接受中国媒体联合采访时表示,中方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能让步。彼时双方在取消全部加征关税、贸易采购数字应当符合实际以及文本平衡性三个中方核心关切的问题上存在分歧。

而针对下周即将开始的中美工作层磋商的范围,中方表示将围绕“贸易平衡、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等问题;而美方表示谈判关切是“知识产权、强制合资企业与公平的贸易竞争环境”。

一是所有加征关税可能全部取消。

一方面,关税是中方的核心关切,我们可以设想,如果在美国总统大选前,我们都不能顺势把所有加征关税打掉,可能这些关税就会永久存续下去,这可以说对中方整体经济和企业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另一方面,对特朗普来说,即使加征的关税全部取消,对他来说也没有失去什么,毕竟他就是加税的始作俑者。

二是中国将更加开放、营商环境将更加完善。

虽然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知识产权和贸易环境等问题是美方的重要关切,但我们应该看到,自2018年4月总书记在博鳌论坛《开放共创繁荣、创新引领未来》讲话以来,中国上述领域的改革节奏已经在不断加速,相关法律制度也在不断完善落地,尤其是2019年5月之后,开放的步伐进一步加快。

第二,11月16-17日APEC元首会晤中美达成协议可期。

9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会考虑与中国达成一项临时贸易协议,尽管他更倾向于达成全面贸易协议。既然特朗普在5月初中美谈判破裂这一既成事实的基础上,重提达成协议,就说明其已经开始重视并且可能同意中方的核心关切,否则其不仅没有重启谈判的必要性,更没有明确表示可能达成临时协议的必要性。特朗普无论自诩为商业上的谈判高手,还是一国首脑,都应该非常清楚预期管理的重要性。

关于达成的时间,我们坚持一直以来的判断,认为11月16-17日APEC元首会晤中美大概率达成协议(见报告《20190814 特朗普分拆加税、意在一箭双雕》;《20190825 特朗普再次加税:醉翁之意不在酒》)。鉴于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如果谈判拖到那时,不仅会因农产品出口受阻,丢掉铁锈带摇摆州;而且让选民背负2500亿美元30%、3000亿美元15%的关税重压,可能也会让美国经济摇摇欲坠,最终成为众矢之的,丢掉自己的铁票仓。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