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松在路上,市场如何回应?

作者:国海研究 · 靳毅团队

点评

2019年9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本轮存款准备金调降,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其中全面降准释放资金约8000亿元,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1000亿元。

本轮央行降准,属于9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简称“国常会”)政策风向转变,强调降准稳经济之后的政策跟进,且力度不小。本次国常会将加强逆周期调节,做好“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放在重中之重。会议风向转向托底经济,反映出我国目前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难题,和抓紧实施逆周期调控政策的急迫性。会议专门指出,“加快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为本轮央行降准做出政策指导。

相较于今年以来的其他结构性降准举措,本轮降准涉及普遍降准,无论是在政策覆盖面上,还是在降准幅度上,货币宽松的力度都不小。对城市商业银行额外再进行定向降准,一方面是为了促进城商行做好普惠金融、支持小微企业的工作,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缓解包商银行事件以来城商行流动性收缩的困境。总体政策风向转变之后,近期可能会出台更积极的财政政策予以配合,将货币宽松落到实处。

2、3季度房地产政策快速收紧,为本轮降准做出铺垫。在“房住不炒”的大前提下,货币宽松后资金是否更多的流入楼市,从而催生房地产泡沫成为央行施政的一大考量。因此,2、3季度监管部门对房地产的调控明显收紧,如银保监会“23号文”收紧地产融资通道、发改委限制房企海外债、央行LPR改革对房贷利率做出额外指示等。受调控影响,2季度以来房地产投资增速显著下行,地产调控初有成效,为本轮降准打下基础。除此之外,7月下旬以来央行在公开市场的资金投放操作更显谨慎,银行间资金利率水平边际上行,也为本次降准释放了空间。

降准之后,权益市场可能率先表现,关注权益与转债方向的投资机会。在房地产投资受政策压制,民营企业投资意愿不足,金融机构风险偏好短期又难以提升的情况下,流通性宽松首先有利于权益市场的表现,近期应关注权益与转债方向的投资机会。

风险提示:贸易战风险,政策支持力度不及预期。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