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业界没有“张无忌”

作者:放牛塘

来源:放牛塘

最近几天,证券市场热度最高的几只股票,当数乐视、信威和暴风。

8月30日,乐视网发布2019年半年报,爆出巨亏100亿元,这只已经因为净资产为负被暂停上市的股票,如未能在2019年达到上市条件,将被终止上市,而这100亿元的巨亏,将让乐视网净资产负数进一步扩大,恢复上市变得更加渺茫。

这个亏损记录只维持了一天!

8月31日,信威通信发布2019年半年报,亏损金额是157亿元。

2019年半年报共有450家公司亏损,总亏损额864亿元,乐视网和信威通信两家就占其中的30%,足见其影响力。

9月3日,上海检方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职务侵占罪对暴风集团法人代表冯鑫批准逮捕,9月4日,中国证监会对暴风集团立案调查,原因是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我们来看下乐视、信威和暴风这三只股票自上市以来的市值变化情况。

不难发现,这三只股票最大特点是都经历了暴涨、暴跌。

大家可能没有发现,除了暴涨暴跌,这三只股票还有个共同特征,那就是都经历过两次长时间的停牌,图中直线部分就是停牌期。

如果把一个股票的走势图看作一位行走江湖的侠客,那么长时间停牌期则是侠客暂别江湖的时间。

侠客暂别江湖,往往有两个目的,一是躲避追杀,二是闭关修炼。这两个目的还联系紧密,以闭关修炼为借口躲避追杀,在躲避追杀的同时闭关修炼,意欲练就绝世武功,出关后好一鸣惊人,傲视群雄。

最典型的当属明教教主张无忌,被人推下崖底,即躲避了各路仇家来逼问义父谢逊的下落,又练成了绝世神功九阳神功。

上市公司进行长时间停牌,动机也如出一辙,一是为了躲避股价下跌,二是为了谋划重组翻身,往往都是以谋划重组的理由停牌躲避股价下跌,又臆想能够重组成功咸鱼翻身。

那些被追杀的侠客,往往都是自我狂大,爱惹事的。

而那些靠长时间停牌躲避股价下跌的,往往都是因为老板太过激进,抵押了上市公司股份进行融资,在上市公司之外做大手笔投入。如果股价下跌,跌破质押线爆仓后,债权人处置股票,上市公司就变成别人的了。

所以他们跌不起,只能选择停牌,停牌的理由,往往都是说要收购老板的体外资产。

乐视网是这样,信威通信是这样,暴风集团还是这样!

乐视网在2010年上市前,是家名不见经传的视频网站,比起当时的优酷、土豆、腾讯、爱奇艺等,乐视都不了前十。

但作为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受到市场热捧,市值从2010上市时的43亿元,两年之后就上涨到了200亿元,贾老板因此开启了为梦想而生的旅程。

乐视网开始扩大业务板块,2013年开始涉足硬件业务,机顶盒、电视、手机、……。

贾老板还把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尽数抵押,在上市公司体系外发展影视、体育等业务,最后他把重心锁在定新概念汽车上。

乐视网的股价随着贾老板的梦想一起疯狂,2015年市值最高涨到1527亿元。

2015年12月,乐视网以拟收购贾老板旗下的乐视影业为由申请停牌,一直停到2016年6月,复牌后股价一路下跌。

2017年4月,还是以收购乐视影业之名继续停牌,一直停到2018年1月才宣布终止重组,股票复牌后股价一路跌至现在67亿元。

仔细想想就可得知,贾老板那些数百亿的投入,并未拥有多少实体资产作为根基,他的主要家底,就是乐视网这家上市前一年收入只有1.46亿元、利润只有0.44亿元的视频网站,显然是根本支撑不了。

所以支撑这些巨额投入的,确实就是梦想。

不过贾老板的梦想,比起下面这位,真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贾老板的梦想或多或少都去尝试过了,且有不少的人相信贾老板的梦想是有机会实现的,而下面这位的梦想,即便在武侠世界中都难以实现。

这位就是声称要建港口、挖运河、造飞机、发卫星的信威通信老板王靖。

信威通信成立于1995年,原是大唐电信旗下资产,后经营不善、资不抵债、濒临破产。

2010年王靖入驻信威通信,我们并没有看到有公开权威的资料能了解到王靖在此之前究竟是做什么的,有的说他在柬埔寨挖金矿。

王老板投入几亿元接手并控股信威通信,经营情况迅速好转,2011年就开始盈利,并在4年后的2014年,借壳中创信测实现上市。

这家把华为、中兴当主要竞争对手的公司,借壳上市前的2011-2013年,收入分别为11.7亿、9.2亿和23.6亿,利润分别为5.7亿、4.9亿和17.1亿,但这三年公司几乎就只干了两项目,一个是“柬埔寨项目”,另一个是“乌克兰项目”。

换句话说,信威通信就是靠两项目将公司起死回生并实现了上市。

而此时的华为、中兴,项目早就造遍及世界各地。

可就凭这两项目,信威通信让原本市值不到50亿元的中创信测,将其借壳的第二年(2015年)就达到了1880亿元市值,此时的中兴,最高市值只有1110亿元,即便是从上市至今拉通来看,中兴通讯最高市值也只达到过1586亿元。

令人惊讶的是,信威通信2015年创下历史高位时对应的营业收入只有32亿元,中兴通讯的有815亿元;信威通信收入最高时也只有36亿,而中兴通讯的达1088亿元。

这主要归功于王老板不断释放兴奋到令人窒息的梦想。

信威通信大获成功以后,王靖先后提出要建港口、挖运河、造飞机、发卫星。

2013年,王靖旗下公司称将在乌克兰建设克里米亚海港及工业园区项目,投资100亿,不是人民币而是美元。

2014年,王靖旗下公司拿下了尼加拉瓜运河项目,这条运河连接太平洋与大西洋,长度是巴拿马运河的3倍,总投资金额高达500亿,也不是人民币而是美元,建成后可掌握全球8%的物流定价权,声称五年建成,先不说资金来源问题,13亿土方量的我国南水北调工程,尚且修了11年,在设施落后的尼加拉瓜,5年能建成41亿土方量的运河?

2015年,王靖旗下2014年才成立的天骄航空在重庆建设天骄航空动力产业基地,占地约7500亩,投资超过200亿元,进行航空发动机研发和生产,让中国结束战机、大飞机“无芯”的历史。

2016年5月,上市公司信威通信发布公告,拟投资25亿元建设“尼星一号卫星”,拥有覆盖美洲几乎所有国家的运营许可,卫星计划于2019年4月发射。两个月后,上市公司再次发布公告,拟以2.85亿美元收购以色列通信卫星运营商Space-Communication Ltd. 100%的股份。

王老板也是在上市后把股票全部质押了。

在股价的下跌过程中,2016年2月,信威通信先以购买资产再以增发股票的名义,停牌了三个多月。

2016年12月,网易财经发了一篇名为《信威集团惊天局:隐匿巨额债务 神秘人套现离场》的调查报告,质疑信威海与柬埔寨客户的关系是“左手倒右手”的游戏,业绩真实性存疑。

信威通信随后以回复质疑问题为由停牌到2017年4月,又换成拟收购王靖旗下航空发动机业务的理由继续停牌,一直到2019年7月才宣布终止收购并复牌,一个月多月时间里已经39个交易日连续跌停,市值只剩55亿元。

与前面两位老板相比,暴风集团的冯鑫,本是一位行事保守的企业家。

2010年前后,各大视频网站都在花巨资抢夺版权内容资源,竞争达到白热化程度,乐视网就是在这个时候买了些版权发展了批付费用户实现上市的。

而暴风并未投入版权大战,冯鑫认为这不是自己熟悉的领域,暴风优势是播放器,拥有流量优势,其他视频网站拿到版权后,会找暴风合作。

这个想法在PC主导的时代行得通,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各视频网站纷纷推出自己的app,不再需要暴风的播放器。

暴风前景急转直下,2012年利润还有0.56亿元,到2014年只有0.42亿元了,可在这种情况下,暴风集团在2015年还实现了A股上市,开盘市值12亿元,接连三十几个涨停,并随后创下了最高市值369亿元。

其实这主要是因为A股投资者缺少行业研究能力,在境外成熟证券市场,暴风当时在前景急转直下的情况下想发行成功都困难。

上市成功的冯鑫,风格大幅反转,走上疯狂的扩张路线,提出“大文娱战略”,依托4块屏幕(PC、手机、VR、TV),打造两块核心内容(影视和体育)。

2016年乐视网出现危机后,暴风想抢占其留下的市场空间,推出了自己硬件业务暴风电视。

同年,暴风集团出资2亿元并对外募集50亿元,收购了一家意大利足球经纪公司,这家公司拥有多个重大足球联赛的转播版权,结果被意大利人坑了。

暴风集团也以重大资产重组为由搞过两次长时间停牌,不过也未能阻止公司股价的暴跌,目前市值只剩16亿元。

比起贾老板和王老板,冯老板的梦想没那么夸张,产生的影响力也没那么大,可他却是三人中唯一被抓了的,造化弄人!

三位老板的失败,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原本都只是行业中不起眼的小角色,但他们都想通过“弯道超车”去做实体产业!

在武侠世界中,很多高手都是靠“奇遇”、“闭关修炼”等方式实现武学修为的一步登天。

但在现实社会中,我们都知道武侠的描写是虚构的,那些拿了拳击、体操等世界冠军的运动员,都是十年如一日的刻苦训练才实现的。

可大家潜意识里,深深地被武侠情结给影响了,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比如企业经营,依然相信“一步登天”的奇迹真的会发生。

在这些企业家提出自己“弯道超车”、“一步登天”的梦想后,才会有那么多人一起跟着疯狂,将自己的武侠梦变成暴富梦,不断推高公司股价,又进一步助长了企业家的疯狂,最终相互伤害。

经过了如此多的惨痛教训后,我们都应该明白,在实业界没有“张无忌”,不存在武侠世界中“一步登天”的奇迹。

伟大的实体企业,都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来的!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