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美国传来大消息,全球经济前景恶化,一个疯狂的时代来了

作者:震谷子

来源:智谷趋势

01

北京时间23日晚上10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森霍尔年会上表态:经济处于有利状态,但面临“显著风险”,将采取适当行动,以维持美国经济扩张。这一表述跟以往安抚市场情绪的“打太极”几乎相同,但缺少了“观察数据”等字眼,并且提到,美联储将不得不“审视”短期的发展。

“显著风险”显然是指贸易摩擦。就在鲍威尔表态前几个小时,中国做出了新的反击。

鲍威尔认为全球经济前景已经“恶化”,并称现在的贸易摩擦进展是“没有规则”的,但同时强调货币政策并不是用来解决贸易问题的。

这显现出,美联储对外部环境的担忧已经远远超过了对经济数据的担忧。

消息传出后,美股一度从先前被新关税打击的阴霾中恢复,但之后跌势扩大;美元明显下挫,非美货币多数走高;现货黄金价格一度逼近1530美元,刷新四日高位;美国国债收益率均在日内低位徘徊……

但是,鲍威尔也没有向总统低头,没有像总统要求的那样快点降息,甚至连降息的时间进度都没有。分析师Nela Richardson指出,虽然鲍威尔的发言继续为宽松刺激敞开大门,但实际上并无新意,如果这是鲍威尔在9月议息会议前的最后一次公开表态,那我们将完全无法预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02

杰克森·霍尔(Jackson Hole),美国黄石国家公园南部一个美丽的湖畔。每年8月底都会迎来美联储的“大佬们”,全球央行高层官员,以及众多学者和市场人士。

这个地方,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中国秦皇岛的北戴河。那里也常有神秘会议。无论中美,这些嘉宾实际上都不是来避暑的,而是来达成一个改变许多人命运的共识。

从1982年开始,一年一度的杰克森霍尔会议逐渐成为了全球货币政策的“风向标”。

2010年,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会上宣布要继续实行量化宽松(QE),结果年末,第二轮QE如期来临;

2015年,美联储在会上宣布准备加息,那年末同样没有食言,美国正式进入加息周期;

 

2018年,美联储在会上提出坚持加息,结果之后的9月和12月连续加息两次。

今年的杰克森霍尔年会,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继续向宽松刺激敞开大门,并且对全球经济感到深深的担忧。

虽说不是全球央行都靠这一次会议做决策,但毕竟是一次开诚布公的市场与学术界的大讨论,围绕的主题和最后达成的共识的确会对制定政策产生指导作用。

例如2019年的会议主题: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Challenges of the Monetary Policy)。

这是近十年来,杰克森霍尔年会主题第一次将货币政策作为优先级最高的关键议题。

自2006年以来,年会主题中凡是直接出现“货币政策”的时候,都是美国乃至全球经济发出严重警告信号时,全球央行高层官员讨论货币政策应该做出哪些改变来应对这些信号,这个时候,“货币政策”的走向是手段而非讨论的最终目的。

例如2007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当年会议主题就是“住房金融与货币政策”;又例如2009年金融危机刚刚过去,金融体系仍然非常脆弱,因此当年的主题变成了“金融稳定与货币政策”。

到了2019年,外部市场仍然不断发出预警信号,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2007年以来首次倒挂;美国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降息;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经济将在第三季度陷入衰退……

但是,货币政策本身的走向和取舍,在2019年却成了令这些央行大佬最头疼的问题。包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内,央行大佬们似乎齐齐陷入了迷惘:货币政策到底是应该跟着市场呼声走,还是跟着经济数据走呢?

03

从经济数据来看,鲍威尔在杰克森霍尔年会上仍然强调美国的通胀数据在接近2%的目标,经济充满活力。而他也在7月的美联储议息会议纪要中提到,降息只是为了应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属于“局部调整”,并非降息周期的开始。

(美国通货膨胀季调年率,来源:英为财情)

但市场并不买单。根据财经媒体CNBC的报道,在杰克森霍尔年会召开之后,市场预期美联储9月降息的概率为99.6%,渴望美联储对外释放出更明显、更快速的宽松信号。偶尔还有市场言论指出美联储应该降息到明年末。

8月21日,特朗普坚持不懈地在推特上隔空喊话:美联储要直接降息一个百分点。意图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让经济数据更好看一点,利于他的连任。

23日,鲍威尔发言之后,特朗普马上发推特表示:还是老样子!美联储啥都没干!

美联储作为一个独立机构,当然可以选择不听总统的“指导”。但问题是,现在的市场情绪跟特朗普站在了一起。

所以,鲍威尔作为舞台上的焦点,参加这次年会就有点“里外不是人”。继续强力宽松吧,市场高兴,但会背上迎合市场和特朗普的骂名;什么都不做吧,尊重数据了,但市场恐怕会被血洗。

甚至这次年会的第二天下午,某场小型研讨会的会议主题就是“当一名依赖数据的央行行长代表着什么”。

04

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放在当下远不只是应当宽松还是紧缩的问题。

海外掘金曾指出,全球央行已经弹尽粮绝,越刺激越低迷。货币政策制定者面对的已经不是单纯的经济过热或者疲软,而是国际贸易受阻、全球需求下降带来的经济增长放缓。并且随着全球化退潮,哪怕危机显而易见,各国政策也难以回到当年并肩作战的时刻了。

08金融危机后,各经济体受伤程度不一,实行的刺激手段自然也不一致。美国虽然也开启了好几轮低利率的宽松刺激,但因为2015年末开始了加息,目前美国的利率与日本、欧洲等地区的利率相比较,其实下调的空间还非常大。

这导致了美国与其他经济体的利差逐渐扩大,美元开始回流,其他货币相对地面临贬值压力。

而在如今这个负利率盛行的时代,美国要想降低利率来应对外部环境,恐怕真的要直接跌到负利率才有看得见的刺激作用。美联储也在7月议息决议中明确指出,这一次降息只是为了应对外部环境疲软做出的局部调整,实际上大幅降息的概率并不大。

面对非金融问题时却极其依赖金融手段,这就是当下货币政策本身遭受质疑乃至挑战的关键原因。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更是直言:“将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硬塞进货币政策框架中,这实际上就是货币政策面临的新挑战。”

哪怕就是金融市场本身,货币政策也不是一味良药了。类似美债收益率倒挂这样的市场预警,相对应的货币宽松已经体现在市场预期中,自美联储态度转变以来,美股越来越贵,估值已经接近19倍,被超买的声音不绝于耳,美联储的宽松举动很难再给市场以惊喜。

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时候,市场跟着美联储走。而如今,市场正在“绑架”美联储。

05

所以美联储做出了“看起来”最正确的决定:管你舆论大风大浪,我只坚持做好自己的事情。

一切看数据,但如果经济运行出现突发异常,例如前文提到的外部环境恶化,美联储将毫不犹豫给予支持,从而维持经济扩张。

国际咨询机构IHS22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显示,8月份美国制造业PMI跌至49.9,十年来首次跌破50荣枯线。

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已经实实在在地传导给了世界第一经济体,加上贸易局势的不明朗,共同成为了鲍威尔决定对未来保持更加宽松态度的导火索。

实际上,央行与政府的裂痕是美国经济的一个巨大隐患。在一直我行我素的美联储都已经对未来释放更宽松信号时,特朗普政府却仍然将美联储主席当做敌人,并取消了更大规模的减税措施。

而中国的货币政策宽松早在2018年就已开始,今年8月更是开始启用新的LPR利率,实质上“降息”。政府部门的财政刺激也早已做好了准备。

然而,鲍威尔就算在具有“风向标”作用的年会上,也不像前几任主席那样,明确美联储具体的操作,只能反复的强调风险。

分析师Karl Schamotta认为:“美联储正在未知的水域中航行。没有任何先例能告诉我们如何应对当下的不确定性。”

此刻,当焦灼的鲍威尔与众多学者围坐在一起时,讨论的仍然是美国货币政策本身。市场和时代的剧烈变化,已经狠心将这群聪慧的大脑远远抛在了后面。

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了。疯狂的时代已经来临!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