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没落的香港服饰,看懂今日之香港

作者:正解局

在《重庆大厦里的真实香港:豪宅沦为贫民窟,世界中心的另类孤岛》(对话框回复关键词“重庆大厦”或“0820”,获取文章)一文中,我介绍了鱼龙混杂的香港重庆大厦,以小见大,提供观察当下香港的一个视角。

有读者留言,不够直接、过瘾。今天,正解局尝试以香港服饰品牌的兴衰,分析香港的经济,再次正解香港。

1. 没落的香港服饰品牌 

现在说起服饰品牌,最常提及的便是优衣库、Zara、H&M等快时尚,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班尼路、佐丹奴、堡狮龙才是真正的“时尚潮流”。

这三个品牌,全部来自香港。

佐丹奴是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的偶像,开创了中国休闲服饰零售连锁店的模式,鼎盛时门店数达2600多家。班尼路知名度更高,曾经请过刘德华代言,门店数多达4000多家。堡狮龙曾是香港最大的服装公司,旗下的衣服款式简洁流畅,潮流范十足,风靡中国二三四线城市。

(刘德华代言班尼路)

作为国际性的时尚之都,香港服装业起步早,凭借着高效率的保险、法律、质检等商贸服务队伍,很快在内地占有一席之地,成为80后无法磨灭的青春符号。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服装业已成为香港出口收益最大的工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香港既是世界主要成衣出口地,亦成为国际、国内的时装中心。

时移世易,如今的香港服饰品牌,几乎全部陷入了发展困境。

自2011年以来,班尼路遭遇了关店潮。由于库存积压过多,2011年—2015年,班尼路平均每月关店12家。在6年时间里,班尼路关店约3000家。2016年,被母公司香港德永佳集团以2.5亿元的价格出售。

佐丹奴在内地的门店数量在2012年达到峰值,之后不断缩小。2019年第一季度销售额12.99亿港元,较去年同期的14.57港元下降10.8%,其中大中华区销售额同比更是下跌了17.7%。

(佐丹奴门店一览表)

堡狮龙的日子也不好过。2018年下半年业绩数据显示,在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6个月内,销售额同比大跌10.13%,毛利润大跌10.71%,净亏损较上一年同期扩大118%至2574.8万港元。

(堡狮龙业绩报告)

香港统计局的数据也给出了同样的答案。2017年,香港零售业自2014年以来首次录得负增长,截至这个时间点,已经历连续超过20个月下滑。

2. 消散的港风  

房租高企、电商冲击、对手竞争、本土化不足……香港服饰品牌没落的原因很复杂。

受贸易思维惯性,香港精于贸易,弱于做品牌。贸易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讲究个短平快,做品牌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此,香港服饰品牌没有度过从成长、衰落到再成长的难关。

竞争对手的崛起也是一大因素。香港服饰品牌先后经历了国产、国际品牌两次冲击。特别是优衣库、Zara的快速崛起,迅速抢占市场份额,大大压缩了香港服饰品牌的生存空间。

(2019快时尚品牌排行榜)

更深层次分析,香港服饰品牌没落的背后,是香港时尚的衰落。

上世纪70年代,香港风光无限,跃居亚洲四小龙之一。受益于国际化,香港成为全中国最潮的城市。

香港被誉为亚洲“时尚之都”,这里是创意与潮流的集聚地,艺术展会层出不穷,各式国际时装秀轮番上演。无论是歌曲、电影,还是明星,香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高级”的代名词。

当时的内地,物质较为匮乏。香港的电影、文化和娱乐很快在内地引起消费热潮,我们称之为“港风”。

(四大天王)

“港风”席卷之下,香港服饰品牌自然也水涨船高,迅速成长起来。

现在,“港风”早已没有当年的风采。典型莫过于香港电影,港片警匪片的最后一次辉煌2002年的《无间道》,从此以后警匪片再无建树。从票房上看,内地票房前十强,内地电影独占6席,《红海行动》、《美人鱼》为内地、香港合拍,正宗的港片没有一个入围。

(内地票房排行榜)

时代在发展,香港时尚却在不进反退,香港服饰品牌的没落也就不足为奇了。

3. 香港经济怎么了?  

如果说,曾经的香港电影、歌曲、服饰深刻影响了我们的生活,那么,今天的香港存在感越来越低了。

这种存在感,与香港的经济状况是一致的。

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香港的GDP增长率仅仅为0.5%。同期,深圳增长7.6%,上海增长5.7%,北京增长6.4%,广州增长7.5%。

在《见证奇迹:深圳首超香港,GDP大战背后的胜利密码》(对话框回复“深圳香港”或“0821”,获取文章)一文中,我分析说,深圳超香港,不是香港发展太慢,而是深圳发展太快。从今年的数据看,香港确实慢下来了。

慢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后的小趋势。

从1980年代起,香港制造业就开始外流,制造业GDP占比从30%下降到不足1%。

(香港经济结构变迁)

制造业不仅是实体经济,更是就业的中流砥柱。制造业的崩溃,直接造成了香港经济丧失了大量中薪岗位。

这最终导致香港年轻人的出路越来越窄,要想拿高薪,只能挤金融、地产、医生等几根独木桥。这也是香港高考状元扎堆学医的原因。

(新闻报道)

从收入看,获得高收入的通道越来越窄;从支出看,房价越来越高。

国际公共政策顾问机构Demographia连续15年发布国际房价负担能力报告,香港连续第9年位居房价最难负担城市首位。

香港房价收入比从2017年的19.4倍,上升到2018年的20.9倍。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中等收入家庭不吃不喝要20.9年才能买起一套普通住房。

(国际房价负担能力报告)

这里再看两个数据。基尼系数,是反应社会贫富差距的重要数值。1971-2016年,香港的基尼系数从0.43提高至0.54,达到45年来的最高值。香港贫富差距愈来愈严重,甚至超过了非洲的很多国家。

(香港基尼系数高于其他发达经济体)

香港贫困率触及2010年以来最高水平。香港报告显示,700 多万香港人中,贫穷人口达137.7万,贫穷率20.1%。最贫穷的 10% 家庭,月收入仅为 2560 港币。

(香港贫困率)

前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说过,“香港房价之高,对于年轻人,我曾经说过是绝望的”。

最近的香港乱象,以年轻人居多,其中的原因很复杂。

经济增长放缓、上升通道狭窄、房价居不下、贫富差距拉大,让香港的青年一代陷入迷失、恐惧、愤怒之中,无疑是重要的原因。

4. 香港好,祖国好;祖国好,香港更好  

《大公报》7月28日发表社论大声疾呼——

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的历史性机遇就在眼前,各界人士应乘势而为,切实解决一些深层次结构性问题,而不应错误归因,放纵暴力行为,丧失发展的大好机遇。

正如我在《10万亿大湾区规划公布,这三层意义十分重大》(对话框回复关键词“大湾区”,获取文章)一文中分析,粤港澳大湾区使命非同一般,是要作为国家队参与全球竞争。在“9+2”城市群中,香港因其金融、航运和贸易的独特作用,仍被“高看一眼”。

这是香港的优势,也是香港的机会。香港的未来,在于融入中国这趟高速发展的列车。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中央发文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同属大湾区,虽说香港、深圳定位不同,但政策、资源总是有限的。

香港须知,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人之成长如此,城市之发展亦如此。

李嘉诚以“一个香港市民”名义,在香港多家报纸都刊登了声明,其中一款引用他多次用以劝戒港人顾全大局的名句——“黄台之瓜 何堪再摘”。

我想说的是,面对国家给予的发展机会,香港应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否则,只会落了个“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