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300027.SZ)卖画解现金之困,只为在影视行业“活下去”?

image.png,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9夏季高峰会上,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谈及自己近期开始通过卖画获得现金,以缓解资金流动性的问题,一时间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以来,据媒体报道,王中军都作为收藏家在业界被人熟知,他不仅曾以2990万美元拍下了毕加索的油画《盘发髻女子坐像》、以5500万美元(加上佣金拍价合计为6176.5万美元)拍下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其家中还摆放了吴冠中、艾轩、陈逸飞、杨飞云等诸多艺术大家的绘画作品,可以说是个私人美术馆和博物馆也不为过。

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拿回来一些现金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也没什么不好,我不觉着我卖画丢人。

但显而易见的是,如今的他似乎并没有办法继续阔谈阳春白雪,又或是置身事外高高挂起,只能为公司的经营状况而忍痛割爱,毕竟在上一年的影视寒冬之下,华谊兄弟显然失去了时势,正为生存而绞尽脑汁,备受压力

image.png

图片来源于:富途牛牛

8月19日,华谊兄弟涨至4.36元,涨幅为5.57%。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华谊兄弟曾作为最高市值近900亿元的创业板超级权重股之一目前市值仅剩约121.86亿元,市值蒸发超700亿元。

市值和业绩的“双双蒸发”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谊兄弟”由王中军、王中磊兄弟创立于1994年,并于2009年10月率先登陆创业板,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目前是我国知名的综合性娱乐集团旗下业务板块有以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等业务为代表的影视娱乐板块以电影公社、文化城、主题公园等业务为代表的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以及以游戏、新媒体、粉丝社区等业务为代表的互联网娱乐板块。image.png

图片来源于:官网

而这么一个行业龙头,华谊兄弟近一年来的情况可谓是也呈现了一个盛极必衰的典型例子。

随着政策的收紧和严控,从上一年开始影视娱乐行业便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其间入局的企业也难以避免“连带责任”,华谊兄弟作为这一行业的佼佼者,显然是受到了反噬——2018年遭遇了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的窘境

经格隆汇app查询显示,据证券日报,2016年至2018年,25家影视公司总负债分别为592.1亿元、733.99亿元和751.87亿元,整体呈现逐年递增之势。其中,万达电影、华谊兄弟、当代明诚、捷成股份、华策影视这5家公司2018年的总负债位列25家影视公司前列,总负债分别为104.99亿元、88.53亿元、63.98亿元、61.65亿元、58.72亿元,合计负债金额为377.85亿元,占据25家影视公司总负债的50.2%。image.png

图片来源于:Wind

具体而言,2018年华谊兄弟实现营收38.91亿,同比下降1.40%,净利润亏损近11亿,同比下降231.97%其中,公司2018年的营收主要来自于影视娱乐业务,为36.57亿元实景娱乐和互联网娱乐版块则同比下滑42.15%和82.85%,营收分别为1.5亿元和5260万元这一净利润的数据实在令人咋舌,而究及这一暴跌数据的根源还是在于业务上并未“押到宝”

image.png

图片来源于:Wind

具体来看,华谊兄弟在2018年取得收入前5名的影视作品为《前任3:再见前任》、《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好久不见》、《芳华》、《找到你》,合计实现收入11.0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8.02%从票房分账来看,多数影片不如人意,在盈亏边缘不断试探此外,2019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营业总收入为5.92亿元,比下降58.21%;营业利润约为-1.41亿元,比下降131.47%总体来看,华谊兄弟第一季度净亏损额约为0.94亿元其中,华谊兄弟出品的《云南虫谷》票房1.5亿元,《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票房仅175万元

影片撤档的预亏困境

image.png

图片来源于:Wind

而就目前而言,不同于以《流浪地球》被人知晓的北京文化或是出品今夏爆款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华夏电影华谊兄弟的困境似乎还未好转。

image.png

图片来源于:Wind

经格隆汇app查询显示,根据华谊兄弟披露的半年度业绩预告,由于电影、电视剧、实景娱乐板块均不乐观,公司预计2019年上半年亏损32978.55万元-32478.55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7737.11万元,显然在业务上还是失去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气数

具体而言,今年暑期档,华谊兄弟两部重要电影项目《八佰》和《小小的愿望》接连撤档,使得其继错过今年春节档后,再次与国产片的重要档期失之交臂。其中,《八佰》这部影片或被称为是救华谊兄弟的“关键的稻草”,是目前亚洲首部全程使用IMAX摄影机拍摄的作品,其制作成本高达5亿元,此前业内预计其票房或将突破30亿元,而如今由于“技术原因”的撤档,势必对华谊兄弟今后的经营带来较为明显的负面作用

image.png图片来源于:Windimage.png

图片来源于:Wind

面对业绩的不尽人意,公司的资金运作自然也会出现问题,由于华谊兄弟的29亿债务分别在今年1月和4月到期,华谊兄弟所面临的资金困境可谓是压力山大,而为了缓解这一痛症,该公司通过质押举措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经格隆汇app查询显示,今年1月,华谊兄弟更是连发9条公告,宣布以一系列资产提供质押担保、质押担保,共向5家银行授信累计共计25亿元。这些资产包括:英雄互娱20.17%的股权;东阳浩瀚65.8%的股权;华谊影城(苏州)14.29%的股权;北京华谊兄弟娱乐投资100%的股权;同时,今年7月,华谊兄弟公告,将全资下属的4家影院放映设备及附属设备、设施与河北省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开展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融资金额4000万元,租赁期限24个月旨在拓宽融资渠道,盘活存量资产,优化融资结构,满足经营和发展的资金需要。

image.png

图片来源于:Wind

此外,日前,华谊兄弟发布公告,实际控制人王忠军于8月13日将4000万股进行质押,质押方为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质押股数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6.92%,占公司总股本的1.43%。根据质押日华谊兄弟收盘价4.17元进行估算,王忠军本次质押股票市值约为1.67亿元。而本次质押后,王忠军累计质押5.77亿股华谊兄弟股票,占其持有的股份数量91.65%,占公司总股本的20.64%

image.png

图片来源于:Wind

结语:

整体而言,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对影视文化娱乐也有了新的见解和需求,这一第三产业频频受到市场瞩目,而在经过了上一年的洗礼之下,影视文化产业也逐步在制度的规范下进入正轨,迎来新的发展赛道,因此,对于相关企业而言,其发展前景还是较为正面的,但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华谊兄弟而言,眼下即便是胸有蓝图,也需要先将“内忧”处理好为先,着眼于以电影为核心的主业在使得其加以稳固的同时,再继续展开与其他业务板块的联动以及深化合作,通过创新来优化其渠道和产品结构,打造连贯完整的产品链,旨在向高质量发展为自身可持续发展的文化价值而就目前而言,华谊兄弟的经营现状不容乐观,下半年的走势还需要依仗其出品影片是否可以成为“爆款”,进而为公司业绩调整赢来一个缓冲期,此外无论是对华谊兄弟,还是整个影视娱乐行业还应保持审慎观望的态度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