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中珠江审计、明天上发审会的企业,有个匪夷所思的财务数据!

作者:放牛塘

来源:放牛塘

明天要上证监会发审会的东莞市宇瞳光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个匪夷所思的财务数据!

那就是少得可怜的货币资金!

联想到宇瞳光学的审计机构是广东正中珠江,这家审计康美药业的会计师,未发现康美药业2017年末342亿货币资金中有299亿是假的,我们不由得对明天要上会企业的极低货币资金进行了关注。

报告期内的2015年末和2017年末,宇瞳光学货币资金只有198万和761万,而同期总资产达3.1亿和9.87亿!负债达1.33亿和4.71亿!该年共对外付款金额达4.98亿和11.82亿!收入达4.1亿和7.7亿

现在有点家底的人,都会留个三五十万现金(或可快速变现的金融资产),以备不时之需。

而这家企业,报告期中的2017年,期末资产近十亿、负债近五亿,全年月均付款约一亿,如此大的负债和现金支付需求,期末货币资金却只有几百万元,难道企业不害怕资金链断裂吗?没有一点信用风险意识吗?

有的人可能会说,是不是人家有可快速变现的资产呢?

然而并没有,它家资产中没有理财、定期存款等理财产品,变现性稍强的银行承兑汇票,2015年末只有237万元,2017年末为7684万元,但是这个票据很多都被公司去银行“已票换票”开成新的票据给供应商了,同期公司应付票据余额为3728万元。

而且票据入账截止日的弹性比较大,只要开具日早于入账截止日,后期收到的票据都有办法在入账截止日进行入账,这是企业期后想制造应收账款回收的主要途径。

我们担心的主要不是企业的信用风险,而是超低的货币资金,是否蕴藏了经营数据真实性的问题。

宇瞳光学主要生产光学镜头,是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的供应商。

这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很特殊,申请在A股上市的企业,实际控制人往往是一个人,这就是被市场诟病的“一股独大”,除了一个人控制外,也有共同控制,但主要是夫妻共同控制、父子共同控制、家族共同控制。

而这家企业是由一群非同一家族的人共同控制,人数又是那么的多,公司披露的有张品光、姜先海、张伟、谭家勇、林炎明、谷晶晶、金永红、何敏超、张品章等9人,这非常少见。

报告期内最大股东还发生了变化,2015年8月以前,最大股东是宇瞳合伙,之后变成了张品光。

宇瞳光学成立于2011年9月,相对于同行业,成立时间并不长,比如科创板网红公司福光股份成立于2004年2月。

中国证监会在审核宇瞳光学上市申请反馈意见中提及:

申报材料显示,发行人自然人股东及董监高张品光、谭家勇、何敏超、伍伟、林炎明、谷晶晶、金永红、康富勇和朱盛宏等均曾在深圳市天瞳光学任职。发行人部分核心人员曾在奥林巴斯、福光数码仪器、舜宇光学和凤凰光学等同行业公司任职。申报材料显示,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其他自然人股东控制的部分企业有涉及光学镜头、光学元器件、光学电子产品等相关行业,部分曾经的关联方及其近亲属存在控制或持股与发行人相同或类似业务的公司,报告期内发行人存在较多关联企业注销或转让的情形。

中国证监会对宇瞳光学上市申请反馈意见

意思是,这家企业主要人员来自同行业,且曾经搞了很多关联公司,虽然报告期内都注销或转让了。

没错,这家成立时间并不长的公司,能发展那么快,还是由一堆实际控制人组成,确实有一种拼凑起来上市的感觉,但拼凑上市只要满足合并运营期限并不构成上市障碍。

真正该担心的是,这家企业主要人员搞的那么多关联公司,在报告期内是否真的转让了,企业的客户和供应商中是否存在隐藏起来了的关联方。

销售端。

宇瞳光学的销售模式分为直销和经销,客户中包括海康威视和大华股份这两家知名企业,对这两家企业的合计收入占比,2015-2017年分别为39.4%、44.57%和57.36%,这部分收入肯定不存在隐藏关联交易的问题,但其他中小客户和贸易商的,就不好那么肯定了。

采购端。

宇瞳光学向信泰光学等知名供应商采购核心部件(镜片的成品、半成品、毛坯),也肯定不存在隐藏关联交易的问题,这部分采购的占比在50%左右,其他的,也不好那么肯定了。

最值得关注的是外协加工,2015-2017年外协成本分别为7543万元、7807万元和9741万元,规模均超过同期净利润,外协厂商很分散且都不太知名。

我们再回到货币资金,这家企业如此大的负债和付款规模,在2015年末和2017年末货币资金只有198万和761万

这是否存在上市公司与外围公司存在混同资金调度的可能,与外围公司相互资金拆借、周转,企业才有胆量持有如此之低的资金?

比如,部分客户或供应商是隐私关联方,上市公司有钱的时候就多付点给他们,甚至是比照资金余额去付,如果有多个隐藏关联方、多个利益人,都盯着上市公司账上资金余额,直至把钱付完为止。当上市公司没钱时,大家又从隐藏关联方以预付款等形式对上市公司进行支援。

如果存在隐藏关联方,资金违规划转倒是其次,进行利润调节才是最可怕的。

与上市公司之间的销售,抬高销售单价,与上市公司之间的采购,压低采购成本,从而虚增上市公司利润,让公司满足上市条件,这个投资回报是极高的,也是上市审核部门最担心的。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