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一夜闪崩!29年前人均GDP是中国的14倍

作者:巴九灵

来源:吴晓波频道

世界上有四种国家,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日本和阿根廷。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库兹涅茨

阿根廷,又要哭泣了。

本周一,阿根廷金融市场上演了一场“股债汇”三杀:

▷股市:阿根廷主要股指SP MERVAL收盘下跌38%,一天就跌掉过去三个多月的涨幅。

▷汇市: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狂贬将近37%,刷新历史纪录低点至62比索。

▷债市:信用违约掉期(CDS)的数据显示,阿根廷在未来五年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当前为72%。

为什么这么惨?最直接的导火索是阿根廷总统初选结果。

当地时间8月11日的总统初选中,现任总统马克里遭遇“滑铁卢”,得票率仅为32.23%,竞争对手费尔南德斯得票率47.37%,很可能取得大选胜利。

 

马克里出席新闻发布会承认失利

 

在此前的民调中,马克里并没有这么“弱”。如今的得票结果令金融市场大跌眼镜,市场担心费尔南德斯当选后,政府预算再度膨胀,于是提前按下“卖出键”,才有了这次的崩盘。

 

但崩盘背后,真正问题在于阿根廷长期的经济困局。

 

作为第一个摆脱西班牙殖民束缚的国家,阿根廷在上世纪初曾是和英美相差无几的“高富帅”。

 

1946年,贝隆政府上台执政,阿根廷发展起较独立的本国工业化体系。1955年贝隆政府被推翻后,阿根廷开始陷入政局动荡中。此后20多年,阿根廷政府平均每一两年就更换旗帜,简直比中国的南北朝时期还能折腾。

 

进入90年代后,阿根廷和其他拉美国家将美国提出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奉为金科玉律,全面推行包括国有企业私有化、开放贸易、吸引外资、金融自由化、减少政府干预等政策。

 

不可否认,最初这一系列改革帮助国家从封闭走向开放,降低了恶性通货膨胀。但是对“新自由主义经济”盲从和极端接受,致使到世纪之交,大幅经济衰退在阿根廷等拉美国家悲情上演。

 

随着1997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大量控制阿根廷金融、能源、交通等重大经济命脉的外资撤出,让国家尝到了过分依赖外资的恶果。

 

2002年,被称为“世界粮仓和肉库”的阿根廷,短短半年内贫困人口从38%上升至53%,国内GDP竟一下倒退回9年前,每5人中就有1人失业。

 

1990年,阿根廷人均GDP为4333美元,韩国6516美元,中国317美元;到了2018年,变为阿根廷1.17万美元,韩国3.14万美元,中国9770美元。28年前,阿根廷的人均GDP为中国的14倍,如今即将被赶超。

 

 

那么,从发达国家到长期深陷“中等收入陷阱”,阿根廷究竟“错”在哪里?今天的局面又给我们带来什么启发?来看看大头的分析。

 

次贷危机期间,阿根廷经济遭到重创,后来由于政策摇摆而持续低迷。从目前来看,政府支出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债务增长过快,同时通货膨胀率达到55%,这样的经济当然十分脆弱。

这次大选,市场预计,下一届政府很有可能由于支出问题控制不力而影响国际组织对阿根廷的经济支持,所以长久疲弱的经济问题在金融市场得到了集中的爆发。

其实,很多国家金融危机发生的原因都大体类似。

阿根廷的问题,在当前很多国家普遍存在,是一个警醒,甚至是更多市场危机的前兆。

不过其他国家的总爆发应该归因于自身问题,阿根廷经济的体量不足以影响其他国家和全球经济。

实体经济效率低下是主要原因,没有更多价值创造的国家,无论用什么样的政策都很难挽救颓势。同时政治和政策的稳定,也是一个国家经济建设过程中相当重要的基本变量。

政策的延续性和稳定性非常重要,当前阿根廷比较突出的通货膨胀问题,只能通过持续的紧缩开支行动加以缓解。但很遗憾,在全球货币宽松的大背景下,现行政策遭遇了民粹主义的挑战,如果不能得到始终如一的贯彻,国内国际问题有可能复杂化。

中等收入陷阱对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启示是:必须对国家资产负债表保持足够的敬畏,要尽其所能地保持收支平衡和内外平衡。

因此,对外要坚持改革开放,闭关自守没有出路。对内要从国情和市场准则出发,能搞活市场并调动群众积极性和创造性的经济政策才是好政策。

在上世纪60年代,阿根廷经济发展中的问题逐渐显现,经济开始由盛转衰,还被联合国踢出发达国家的行列,跌回发展中国家。背后主要有六大原因:

 

1.产业单一,过度依赖初级产品出口,动植物相关产品及食品饮料烟草出口占比高达51%,未形成完整的工业体系。

 

2.不平等,社会贫富分化严重,基尼系数超过0.4,贫困人口已经占到全国总人口的1/3,严重的贫富分化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分裂。

 

3.国有化,政府过度垄断,把控大部分经济资源,忽视市场机制干预市场运行,很快就出现了效率低下等问题。

 

4.高福利,不考虑财政承受能力,盲目实行“福利赶超”,将GDP的30%用于社会福利开支,陷入“财政恶性循环”,导致恶性通胀、财政收支失衡和债务危机。

 

5.高税负,高税负是高福利的基础,为了实现“福利赶超”,阿根廷提高各项税率,最终成为拉美税负最重的国家,没有之一,但高额税费使得企业利润大部分被侵蚀。

 

6.高通胀,1943年至2013年70年间阿根廷通货膨胀率低于10%的情况,只出现过14次,50年代平均通货膨胀率为30.4%,60年代为22.8%,70年代为133%,1989年更是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3079%,高通胀的结果是货币贬值,出现金融动荡。

而阿根廷发展模式造成悲剧的根源在于:1955年贝隆将军历经军事政变后被迫下台,但为了讨好选民,介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第三条道路”也就是贝隆主义的高福利高税负等政策都被保留。

 

但脆弱的阿根廷经济根本无力负担,从而出现了军事政权和民选政府交替上台,曾在两周内更换了五位总统,政权更迭,在民粹主义和自由主义中剧烈摇摆,没有找到一个适合本国国情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和模式。

 

最终陷入民粹盛行——经济混乱——军事政权恢复秩序——独裁统治——矛盾突出——全民普选——民粹政府取代军事政权上台——民粹盛行的怪圈,也就是常说的“拉美陷阱”。

 

如此恶性循环,对经济发展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并错失了产业结构升级的良机,成为阿根廷经济衰落的根源,尤其值得他国借鉴。

阿根廷总统初选爆出意外,是导致阿根廷股汇债齐跌的原因。此次初选的结果被认为是阿根廷10月27日第一轮总统选举的一个关键指标,而此次初选中左派的费尔南德斯获胜,市场普遍认为现任总统马克里将难以再继任。

 

若费尔南德斯当选,势必将扭转马克里任下亲市场、亲商业的诸多政策,而阿根廷政府的预算可能会再度膨胀,从而危及IMF对于阿根廷的经济援助。

 

而阿根廷股汇债齐跌的根本原因其实还是由于其脆弱的国内经济形势。作为新兴国家之一,阿根廷是南美洲第三大经济体,一个大选出现意外结果就能导致股价崩盘,足以见得其金融脆弱性。

 

阿根廷经济衰退,除了政治问题,还在于阿根廷没有危机意识。

 

阿根廷自然资源丰裕,通常能够实现快速的短期经济增长,依靠资源的阿根廷,农业一直是其经济支柱,对制造业的重视程度不够。未能及时进行产业转型,错过了工业发展的最佳机会,最终导致产业模式过度单一。

 

意识到制造业的重要性后,为了扶持制造业发展,阿根廷政府又实施贸易壁垒,采取了高关税政策,产品主要面向囯内市场,本国企业生长于无外在竞争的真空环境,效益增长极为缓慢,产品价格在国际市场上根本不具备竞争力。

阿根廷给我们的启发是:在经济干预上要更好的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以及要坚持对外开放,坚持自主创新,探寻多元化发展模式,面对瞬息万变的格局,过度单一的经济模式往往显得比较脆弱。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