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再闹下去,已无赢家

毫无悬念,今天港股扑街。

今日香港股市全盘低开低走,一发不可收拾。恒指收跌767点,跌幅为2.85%;国企指数跌267点,跌幅为2.58%。

蓝筹股全线领跌,腾讯跌4.27%,友邦跌3.28%,港交所跌3.26%,中国平安跌2.09%,甚至连业绩超预期的汇丰都跌了1.85%……港股的五虎上将,全部阵亡。

受港股拖累,今日人民币在岸离岸双双“破7”,这个反复摩擦三年的阻力位被突破。

今天,在香港的朋友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在内地的,从早晨开始,估计也通过一些社交媒体平台得到了三三两两的信息,而到现在,这些信息应该已经足够拼凑成一幅完整的图景了。

包括这些天,通过一些公开的,小道的,谣传的,在深圳河的另一边,究竟“发生紧D乜嘢(正在发生什么)”,我们也差不多都知道了。

此刻,举头望外,一轮红日已西沉。扫了一眼日历,猛然发现今天是8月5日,顿觉胸中似有千言,不吐不快。

遥想21年前,1998年的8月5日,那一天,香港金管局动用美金储备干预汇市,击退国际资本大鳄索罗斯做空,上演了一场精彩的“港币保卫战”。今天又是8月5日,溽热暑湿中,河的那一边也闹腾了快俩月了。

我想,我正有写点什么的必要了。

1

今日之事

香港的局面已经全盘失控。

从早晨开始,暴力示威者已经开始干扰香港地铁的运行,他们以“霸门”的方式,不让地铁关门,于是整个线路无法运行,全面瘫痪。

戴口罩的示威者用行李箱阻碍地铁关门

地铁工作人员对示威者的堵门行为没有办法

花式堵门与“扑(沙)街(雕)”式堵门

地铁运行中断,直接影响人们早上的通勤,于是人们改乘公交车。然而谁知,主要交通干道又被示威者给堵上了。

而空港方面,香港机场今日截止目前已有至少170个航班取消,正常的“双跑道”运行模式也被迫改为“单跑道”,流量调减一半将会导致带量航班延误和取消。

地铁、公交全部瘫痪,许多白领不得不打车上班,甚至是从九龙步行到码头,再坐船去港岛。而网约车也一度飙到了天价。

股市向来喜静不喜动,安安静静地上涨,就是慢牛。于是,面对今天这帮充满破坏欲的示威者的这种折腾法,股市能好就怪了。用一位高人的话讲,“大跌”已经不足以描述今天的市场,今天的港股简直就是自由落体。

恒指是典型的三角收敛到选择方向,均线系统从聚拢到打开,经典的空头发散状,仿佛一张大手向下伸开,深不见底。

自6月12日香港出现首次非法暴力集会以来,已经过去50个日夜。从最初关于对政府立法以及施政方式的诉求,到今天已经堕落成阻碍公众通勤和出行的群氓模式。

示威者的行为,已经符合法国社会学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对“群氓”的精准描述,这些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做法,已经与香港社会历来所标榜的“和平”、“理性”有天壤之别。

香港这届年青人,究竟怎么了?

2

香港之敌

1998年8月5日,香港从英国政府移交给中国已经1年零1个多月,随着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愈演愈烈,索罗斯这位炒家大鳄盯上了香港。老索手上囤了不少港币,一旦他集中抛售,势必带来港币的大幅度贬值,一旦与美元的汇率脱离7.75~7.85的区间,港币失去信用,所有港元资产将面临大幅度抛售,包括股市和楼市。

时任金管局主席的曾荫权,决定动用外汇储备干预市场,在市场上对索罗斯对敲,你抛多少港币,我就按汇率比例抛多少美元。

当时曾荫权的果断出击,保住了港币的信用,也保住了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使香港的发展“续命二十年”。

到今天,香港又来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如果说1998年那次,敌人来自外面;那么现在,香港需要面对的最大敌人,则是自己。

近日,香港已经兴起一种极小户型,整套居室面积不到15m2,推门进去就是床,只有一个极小的浴室,连厨炊区域都是开放式的。这种极小户型有个充满自嘲意味的美称,叫做“龙床盘”,说的是,古时候皇上睡的“龙床”,充其量也就是10多平米这么大点地方嘛。

但是,就这么一套只能“洗洗睡”的巴掌大点地方,在香港也能卖到接近300万。

房价变态到这样,为什么政府的调控政策寸步难行呢?

1997,明眼人都知道董伯伯做的事情是对香港有利的,把房价按下去,文化创意创新科技IT就都起来了;然而,悲剧,这样的政策愣是硬生生地被一次次上街闹事给搅黄了。董伯伯气得不干了,而香港的房价上涨,再也没有人管。

有一个故事,“运输佬黎生”在1997年加杠杆高位接盘,后来房价泡沫破裂资不抵债吞炭自杀;他的故事,国内的人们津津有味地听了一遍又一遍。

然而,春风不度玉门关,黎生悲剧的真实原因,永远传不到深圳河的那一边。那边的人只知道,是董伯伯推行八万五,让房价跌,害死了黎生。

这种模式,逐渐在香港固化,以至于香港人无法辨认长远利益,他们特别擅长通过上街闹事来干掉对自己有长远有利的政策。

越是对未来有利,越是难以落实。殊不知良药苦口,永远按自己最舒服的来,要不了多久就毁了,用英语讲,叫spoiled。一个人是这样,一座城市,也是如此。

转眼,距离1997已经22年了。22年来,海雨天风任吹打,那个昔日的东方之珠已经略显暗淡;而局中之人,似乎还有对此些不解、有些怨怼、对往昔有些留恋。

香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辉煌,根本原因是大陆的短暂闭塞;而随着大陆这个强大引擎逐渐发动,香港最终是纳入大中华这个整体经济版图的。这是故事的全部、也是唯一逻辑。这是所有香港人必须明白的道理,必须补的课。

香港需要的,不是暴力冲突,没完没了的闹腾;香港需要冷静下来,痛定思痛,思索自身的定位(positioning)。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这是当下香港“我城”的心魔,也是香港最大的敌人。

3

已无赢家

今天,有人问我,港股要不要抄底?从估值来看,港股现在的确是黄金坑,但是我话到嘴边,还是缩了回去。

一句话,再等等吧,不要接飞刀。

这些愤怒的狂躁的非理性的青年,昨天冲击了警察总署和立法会,今天冲击的是港铁、是机场、是国泰航空,明天难保他们不会去冲击更多的城市基建,冲击银行,甚至是跑到交易广场去冲击港交所。

如果是这样,那么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

到那时,已经隐匿云端的地产家族们,真的就能够置身事外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如果香港房价继续维持上涨的架势,百业凋敝、民不聊生,那么即便是这次香港政府背锅把事态平息了,那么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黄丝”走上街。

他们也是人,大好青春,花样年华,不到万不得已,干嘛要铤而走险呢?即便我情感上厌恶这些人,他们的不知道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一味地把责任推给政府;但是理性上,多少还是会有些同情,他们生在香港,一出生就决定了人生注定是一条窄途。

正如数日之前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所说,香港的问题,香港内部自己解决,中央不会干预。同样的,香港人的心结,不也是只有靠自己才能解开吗?谁也帮不了。

香港,如果不反求诸己,再闹下去,已无赢家!

4

相逢一笑

2003年那个春天,香江畔,维港边,南风吹拂,天朗气清。

就在美丽如斯的季节,4月1日,文华东方酒店的顶楼,张国荣纵身一跃,把香港的黄金岁月永远定格他身后。与他同行的,还有梅艳芳,还有……,这批黄金岁月艺人的集体离场,令人神伤。

那时的歌,总有一种粤剧的味道,千回百转,剪不断,理还乱。仿佛来往跌宕、拍岸又回的江水,浩荡荡地从慈母般安详的珠江,流淌到灯红酒绿的维港。

东方之珠,血浓于水。

我们这代中国人,从呀呀学语的时候,这首《东方之珠》的旋律便已回荡在耳畔心间;那是八九十年代之际,父母长辈们哼哼着从不离口的热门金曲。

骨肉相连,同文同种,有什么化解不了的,怎么就被玩成了今天这般,你死我活。

恕我直言,1997,我们守着电视机看香港回归的时候,这群闹事的“黄丝”还没出生。

曾经的亲兄弟,被外人掳走,心中还能有着彼此;如今,同回一个家了,却越来越形同陌路。无尽叹息!

……

度尽波劫,惟愿兄弟在;相逢一笑,何时泯恩仇。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