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3日,暴跌90%,遭做空60亿灰飞烟灭!上市公司何以完败于沽空机构?

作者 | 沽民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今日港股再度上演暴跌大戏,南方能源(1573.HK)于今日午后暴跌,跌幅一度高达90%。

此次暴跌是3天前的一起沽空引起的。我们先来欣赏一下这幅壮丽的分时图。

7月29日,大名鼎鼎的沽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发布针对南方能源的沽空报告,称该公司涉嫌上市造假、财务造假、以及债务危机。当天下午1点,南方能源紧急停牌。

今日午间,南方能源发布澄清公告,并申请复牌。今日午后1点,南方能源复牌后暴跌,日内最大跌幅超过91%。至今日收盘,南方能源的市值仅剩7.54亿,较前一日收盘跌去60亿。

沽空机构Emerson对南方能源的指控包含以下三点:

1 附属公司虚增利润,掩盖亏损

2 2018年实际产出只为财报中的三分之一

3 虚假销售

4 计入财报中的煤炭价格虚高

5 估值过高

而在今日午间发布的澄清报告中,南方能源对这五点分别给出了驳斥意见。但是,反击没有丝毫效果,下午复牌后,股价一泻千里。

在我看来,南方能源的厄运完全是情理之中,即便沽空机构的指控不尽属实,这次暴跌也是在所难免。

1

股权高度集中

南方能源于2016年上市,当时叫做“中国优质能源”,是贵州省一家开采无烟煤的民企。2018年9月改名“南方能源”。

而发生在2018年的一起股权转让,使得我们对“南方能源”(中国优质能源)的股权集中度可见一斑。

2018年5月13日,贵州省赫章县宏谊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赫章县政府100%持股)通过场外交易,以每股平均价8.7417港元购入中国优质能源的股份1.5796亿股,涉资约13.8亿港元,占比22.00%。

而此次交易中出让股份的股东为Lavender Row Limited(BVI)和Moonfun Miracle Limited(BVI),所出让的股份数目分别为1.23亿股和3455.8万股,分别占该公司总股份的17.13%和4.87%。

这两家BVI各自是什么来头呢?

原来,Moonfun Miracle Limited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为公司原始股东马党,而Lavender Row Limited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公司董事长徐波的配偶,Dai Ling!

根据中国优质能源上市的招股书,三大原始股东Dai Ling(徐波配偶)、马党、以及肖志军分别通过自身的BVI占有公司50.28%、12.15%和12.57%的股份,三人总共持股达到75%,而公开发售股份仅占总股本的25%。

根据招股价3.6港元计算,2018年5月的转让价格已经接近招股价的2.5倍。

此外,一个更有意思的细节是,在2017年2月6日,香港证监会发布了一封针对中国优质能源的警示函,称其99%的股份已经集中在了14个人手里。这14个人包括Dai Ling(Lavender Row Limited)、马党(Moonfun Miracle Limited)、肖建军(Noble Fox Holdings)、以及其它11个股东。见下图。

同时,该公司股票价格与上市招股价相比,已经上涨了266%。价格高位、股权高度集中,因此,证监会给出结论,相当少的交易量就会给股价带来大幅波动。

这句话说白了就是:散户们,只要人家大股东们稍微卖一点,就有可能暴跌,你们要小心哦^^

这句话在当时并没有给市场带来警示,而转天低开高走,跌幅仅在6%左右。

但是证监会的一语成谶,今日终于得到了应验。其实,不只是证监会,港股市场上如饿狼环伺的那一大堆沽空机构,肯定也是门儿清的。

至于为什么2018年5月,Dai Ling和肖建军要通过场外市场出货给赫章县政府,那就不言自明了。证监会点名(不点名)提到的这14位股东,不是董监高就是创始人,大概率会是一致行动人,那么这么高的股权集中度,这么少的散户盘,出货量稍微大一点,那就是多多相杀的惨烈局面。

其实,从上市那一刻,这几位大户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2

质押

但是,你们以为这些大股东就没招了吗?

不。

他们有的是办法,比如——

质押。

从今天的成交数据我们看到,成交量是6.75亿股,而公司的总股本只有区区7.18亿股。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公司有94%的股票在今天倒腾了一遍。既然前文提到,公司有14个股东总共持有超过99%的股份,虽然后来有一部分被倒腾给了赫章县政府,但他们的总持股并没有大幅度减持;

所以,既然94%的股票都被卖了,而且是在午后复牌的15分钟之内,那么有没有可能是14个大股东加赫章县政府集体行动把自己砸到暴跌呢?

没可能!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些人的股票已经集体都被质押出去了。随着股价的下跌达到了券商的止损线,券商便开始加速抛售,招致暴跌。

这与今年初暴跌80%的佳源国际控股(2768.HK)的逻辑如出一辙。当时佳源国际并无被沽空,导致股价扑街的原因是一则“莫须有”的债券违约。2019年1月17日是佳源国际债务到期日,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嫌,一般还得起债的公司都会在上午就“过数”(香港金融术语,指转账)给债主,这样债主下午收到钱,完事大吉。

但好巧不巧,1月17日那天,佳源的财务忙晕了,没有在上午就把转账的事物操作好,于是债主在下午3点多表示,没有收到钱。这还不是公开消息,但是还是吓到了持有佳源国际的一些投资者,于是开始抛售。随后便引发了暴跌。

转天,佳源国际发布公告称已经还本付息。这场暴跌纯系乌龙事件。事后我们注意到,佳源国际的股票在暴跌前一段期间,质押比率非常高。

事实上,沽空导致股价大跌并不罕见,但能够跌幅高达百分之八九十的,一定背后都有质押。

沽空报告虽然吓人,但并不能吓得几乎所有人都把自己手里的股票抛了,特别是那些辛苦辗转把公司做起来的大股东,以及那些为了投资公司而宵衣旰食的基金。

所以,能够让公司几乎所有股票都折腾一遍,清仓式暴跌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公司的股票已经不在大股东自己手里了。

据南方能源在8月1日发布的一份披露报告,我们看到,Lavender Row Limited(背后实际控制人Dai Ling)已经将公司1.436亿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20%)质押给招银国际。而其它大股东是否质押,虽然没有公开消息,但大概率也是有质押的。。

3

德勤之局

我们注意到,此次被沽空的南方能源(1573.HK)的审计师是德勤。

又是德勤!

一些久远的记忆,使我想起,德勤作为一家审计机构,在上市公司与沽空机构之间的角色,一度比较暧昧。

恍惚是在2011年。

2011年3月15日内地儿童品牌博士蛙(1698.HK)公告表示,德勤审计师关黄陈方会计师以无法获得足够审计信息且不满管理层回应而辞职,消息公布后博士蛙股价曾大幅下跌超过40%,随后公司停牌。

就在辞任博士蛙审计师的消息公布不过一周后,这位关黄陈方会计师行又辞任了另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国民营公司大庆乳业的审计师一职,随后公司股票停牌。

事起肘腋之间,情形晦暗不明,吓得一向老成沉稳的李嘉诚也不得不做起了预防。2011年4月10日,李嘉诚旗下长江实业(1.HK)以任期届满为由,结束了与德勤长达40年的合作。

2011年春,香港迎来了一次洗仓潮。在港上市的内地民企股股价暴跌。在167家内地公司中,有132家公司股价在40天内出现不同幅度下降,其中18家公司股价近乎折半。

据不完全统计,3月1日到4月10日期间,昆明机床、海王英特龙、金风科技、先进半导体、明华科技、彩虹电子和赛迪顾问这7家公司的股价跌幅都在60%以上,其中赛迪顾问的股价跌幅为72.35%。

“在港上市民企遭遇‘洗劫’,甚至是被沽空机构猎杀,其背后,德勤的身影都显得过于活跃。”分析师如是说。

4

结语

常言道,苍蝇不叮无缝蛋。

我们姑且不论南方能源存在哪些基本面的问题,但就股权集中度高和质押率高这两点,就给了沽空机构足够的诱惑。

哪怕沽空机构并不尽真实,但他那边一吓唬,券商一害怕,手一抖,就开始把质押盘大幅度抛售。于是,暴跌就不可避免了。

另外,还有一句老话,叫做没有内贼引不来外鬼。

沽空机构到底如何得到这么多关于公司基本面情况,特别是上市之前未公开的消息呢?上市公司自己当然不会把这些黑历史公布出来,那么最大的嫌疑就是上市之前密切接触的律师和审计师了。

至于2011年为什么德勤被玩成了“德跑跑”,并且为什么“德跑跑”一旦跑路之后,聘任“德跑跑”的公司股票就遭遇暴跌?点到为止。

最后,给大家献上一句比山岳更加古老的谚语:

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