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400亿到18亿,风暴里的暴风

作者 | 小李飞膘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炒股吗?

董事长被抓的那种。

恺英网络、承兴国际、博信股份、新城控股……最近这一个月,“董事长被抓”成了一把野火,疯狂在A股肆虐,好不容易消停了几天,暴风集团又跑来给这把野火添柴加薪——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带走。

韭菜复韭菜,韭菜何其多,野火烧不尽,春风割又生。

原本你以为,只是一群地产商跑去美国行贿被抓,但没想到一家标榜为科技公司的老板,也会被警方带走。

暴风集团是什么?那可是创下40天36个涨停记录的妖股呀,没想到时隔4年,大佬就这么凉凉了。

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1

这一次,实控人冯鑫被带走,是因为2016年的一桩事。

大家都知道,2015年上市之后,暴风集团被爆炒成一家科技公司,快速成为了A股的一家明星企业,大家眼巴巴的往上蹭,希望能搭上这一列财富的快车。

这其中,就有光大。

一个有名,一个有钱,双方一拍即合搞了个海外并购基金,还拉上招行一起,打算买下欧洲一家体育版权公司MPS,风风光光干一票大的。这一次收购花了52亿,暴风自己只花了2亿,光大出了6000万,招行当了冤大头,出了28亿。

结果,MPS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体育市场里节节败退,官司缠身,几个大佬接了一个烂摊子,MPS在2018年正式破产清算。

简单来说,就是行贿运作——收购公司——公司亏损——妈都不认识了——各投资方互相扯皮,这么一个过程。

唉,失策。

股民们更失策,根据wind信息显示,截止暴雷还有6.9万股东套在里面,挣扎不出来。

等到如梦初醒,再翻翻过去一段时间的记录,就更加叫苦不迭了。

早在5月份,就已经有不少暴风员工在深圳湾软件园拉横幅维权,痛斥暴风欠薪问题,暴风集团一度处在风口浪尖,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再看老板冯鑫,早已经成了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名单,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老赖”,其中关联了风险1372项,大部分都与暴风系有关,他所持有的21.34%的股份,更是已经全部质押。

再看参与公司经营的高管,见到苗头不对,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早就已经开始减持了。

而那些手握资源的机构投资者,也一个个滑溜得很,早就跑得没了踪影,只有还持有45万股的基金陪着小散户一起并肩战斗。

多么崇高的精神!

2

实际上,此次事件只是暴风集团的一个缩影。

2003年,暴风影音上线,由于进入视频行业较早,所以发展迅猛,占据了国内大部分的影音播放器市场份额,本质上就是一家做播放器软件的公司,勉强算是一家科技公司。

2015年,暴风科技拆除VIE架构回归A股上市,市场立即就给了它一份天大的见面礼——40天36个涨停,股价涨了44倍,从发行价的7.24元,飙到了327.01元,市值一度超过400亿,被市场称为“妖股”。

而那个时候,中国视频行业老大优酷土豆的市值,也只有40.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2亿。

上市后,暴风集团立即宣布把公司划分为VR(虚拟现实)、TV(电视)、秀场、视频、文化五大业务群,各自独立发展,要下一盘大棋。

暴风集团内部认为,中国视频领域的天花板已经出现,不能再局限于视频,而要借着上市的东风,打造一个娱乐公司。

但是没想到,紧随而来的移动互联网,把PC端播放器的优势冲得七零八落,背靠BAT三大巨头的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开始瓜分市场,走同样路线的PPS被爱奇艺收购,QQ影音也逐渐退出市场。

孤军奋战的暴风影音,彻底沦为了第二梯队,没有什么技术积累,又不舍得付出大代价来购置版权,就这样越来越落后,就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太,一天不如一天。

为了扭转困境,公司陆续做了很多产品。

推出了暴风魔镜、暴风超体电视、暴风秀场,并购了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建立 DT大数据中心;

联手海洋音乐,构建流量联邦;

联手天象互动,打造手游发行平台;

孵化暴风云视频、暴风加油站、暴风私影、云朵TV 助手、暴风文化等项目。

2015年,冯鑫在接受采访时踌躇满志:“除了播放器、VR等,暴风还要做互联网教育、医疗甚至金融业务,当整个生态可以影响1.5亿人,它的规格就可以媲美BAT,追赶乐视和优酷。”

听着是不是很熟悉?

换一个说法,就是先补贴做生态,然后收钱。再升级一下,就是生态化反。

在公司战略上,冯鑫与他的山西老乡贾跃亭想到了一起去了,罗振宇在跨年演讲的时候,还特别提了一下乐视和暴风的繁荣。

但是别忘了,生态要考内容,否则就是一个空盒子。模仿了乐视铺大摊子,但是最后资金跟不上,没有形成真正的技术竞争力,在资本的吹捧下,泡沫越来越大。

暴风TV、暴风魔镜VR眼镜、暴风体育、DT大娱乐……就像一只迷失方向的蚊子,融钱、砸钱、抢风口、做研究……最后在市场面前摔得七晕八素。

2018年,暴风集团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把过去5年的净利润都吐了出来,简直成了“乐视第二”。

只不过,和贾跃亭不同的是,冯鑫没有学到贾跃亭的“精髓”,啥都学,可就是没学会做PPT的本事,更没学会怎么高位套现然后去造车,反而因为担保,陷入了债务危机中。

3

在A股市场里,散户占据着很大的规模。

机构和高管早就跑路,7万小股东被套住,这是什么概念?信息的不对称是散户永远的殇痛。

但是,暴风科技这一波雷,和以往的雷不太一样,被套住的近7万股东,早有机会下车。

2018年7月,暴风体育裁员近50%,只保留财务、IT、技术等少数人员,承诺员工的“N+1”补偿也没有支付。

2019年3月,暴风体育陷入合同纠纷,没办法支付区区2.25万元的费用,冯鑫被法院限制消费。

2019年6月,400多名暴风员工集体讨薪,近半年工资未发,至今无实质进展。

无论是冯鑫示警、高管减持、员工讨薪、还是机构投资者避之不及,都是真真实实的消息和数据,就算不是冯鑫行贿被抓也迟早会出问题,大家为什么不跑呢?

这与当初的乐视危机,何其相似?

A股众生相,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本来以为会垂死病中惊坐起,赢得一片喝彩,成了A股里的巴菲特。但是结果呢?

可怜韭菜生。

4

当然,我们还能看到更多。

暴风的崛起,正值A股大牛市的时候,也是飞猪理论最盛行的时候。

查理芒格说过一句话,叫做要让你自己配得上你想拥有的。在那个大市里,暴风集团缔造了几十位亿万富翁,冯鑫的财富就像龙卷风刮来的,而人的能力都是磨砺而来,能力、公司体量、财富体量一下子失衡,这注定就是一个悲剧。

市场里的妖股,本身就是一个很“妖”的事,我们回过头来看过去的那些妖股,到了最后也都是一地鸡毛,一个国内私营企业,讲概念能坑光大几十个亿,这到底是市场机制的问题,还是投资能力的问题?

在过去的几年,暴风集团成功追到了市场的风口,也进去参与了一番,可事实上,风口真的就有那么多吗?

无论是过去的千团大战、共享大战、外卖大战、千箱大战……其实真正的风口,都是为那么一两家企业准备的,更多是VC和PE在不断烧钱“劫富济贫”,然后扔下一个烂摊子,找接盘侠。

A股里的公司也不外如是,蹭氢能源概念,蹭工业大麻概念,蹭养猪概念,最后这些蹭概念的公司,有几个能做得起来?

暴风集团的崩塌,是因为暴风播放器不行了,这个行业不行了,这是它崩塌的最根本原因,没有护城河,没有认真打磨一个领域的公司,无论怎么蹭概念,最后都会现出原形。

面对唾手可得的诱惑,人会迷失,公司也一样,这种快感持续的时间必定不能长久,没有经过时间和能力的沉淀,最后都会变成惶惶不安的焦虑。

对于这种公司,我们一定要远离,因为无论谁都无法确定,在击鼓传花的游戏中,那颗雷什么时候会在自己的手里爆炸。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