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资产超500亿的民企巨头,资金链崩了

作者:全小景 

来源:全景财经


突发!总资产超540亿的民企巨头自曝:21亿债券违约。

7月17日晚间,精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功集团")宣布,未能偿还到期债务合计高达21.1亿元。同时,据上海清算所公告,精功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合计约21.1亿元。

关于违约的原因,精功集团无奈表示:

2018年以来,国内经济下行和去杠杆政策等影响,金融宏观环境发生大幅转变,普遍引起民营企业融资难等问题,也给本公司总部的营运造成较大负面影响。2018年12月以来,精功集团已连续兑付各类债券合计36亿元,使得公司流动陷入紧张。

而就在2天前(7月15日),精功集团发行的2018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未能按期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该超短期融资券发行总额为10亿元,应付本息金额为10.5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该超短期融资券的主体评级高达AA+,亦是由大公国际出具。

受此牵连,精功集团旗下的3家A股上市公司:精功科技(002006)精工钢构(600496)会稽山(601579)股价接连重挫。


资产超500亿的民企巨头,资金链崩了

1968年,木匠出身的金良顺接盘绍兴经编机械总厂,开始创业。这便是精功集团的前身。搭上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列车,金良顺将精功集团一度发展成为“中国民营500强企业”

目前,精功集团旗下产业包括:钢结构建筑、装备制造、绍兴黄酒、新材料、通用航空五大主导产业和大数据等。

据其最新发布的财务报表显示,截止2018年9月30日,精功集团合并计算的总资产规模高达541.02亿元,然而负债规模也高达365.5亿元,总资产负债率达67.55%。

同时,精功集团旗下拥有精工钢构、精功科技、会稽山3家A股上市公司,曾被资本市场称为“精功系”。而在债务危机爆发前夕,精功集团已将持有的3家上市公司股份全部进行了质押融资,却也未能挽救紧绷的资金链。

值得一提的是,精功集团的掌舵人:金良顺,在浙江绍兴的名气极大。早年曾一度登顶绍兴市首富,于2018年被推选为“40年40人”的代表之一。吴晓波曾评价金良顺是,六十年代小木匠,八十年代弄潮儿。

图片来源:浙商网

弄潮儿的评价,非常精准地描述了其在资本市场的“长袖善舞”。

推进精功科技(002006)IPO上市、重组长江股份更名为精工钢构(600496)、控股会稽山(601579),还曾入主轻纺城(600790)......

巅峰之时,金良顺曾同时控股4家A股上市公司。

同时,金良顺非常热衷、甚至痴迷于多元化发展。除了3家上市公司和1家准上市公司外,精功集团旗下还有汽车机电、房地产、航空等多个领域10多家公司。仅仅航空领域,精功集团就参股了3家企业,并且收购了八达岭机场,是国内最早涉足通用航空领域的民企之一。

可见,精功集团的多元化布局大部分都是重资产领域,便导致其总负债规模快速上升,如果收购的资产不能快速产生现金流,将使得企业的负债规模长期居高不下。

扩张不断,精功集团高企的负债

而在资金链断裂之前,金良顺对旗下项目颇为自信,曾说“这些项目,完全可以在创业板上市”

但现实是残酷的,高企的负债金额,令这家51年历史的“中国民营500强企业”闯入了债务违约的“雷区”。

据新浪财经报道,债务违约前,精功集团曾向各方求助,而且相关部门已为其协调补充了超40亿的流动性。但就在违约前一周,协调失败。最终,精功集团的21亿元债务接连2次违约。

据公开信息显示,截止7月18日,精功集团的存续债券规模仍高达59.4亿元,存量只数为11只。


屡屡“踩雷”的大公国际

而令人唏嘘的是,就在债券爆雷前夕,凭借“中国民企500强”的称号,大公评级仍然将精功集团的主体信用评级维持在AA+。

AA+的评级,意味着企业偿债能力较强,投资风险很小,目前都以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和国有企业为主。

然而,7月15日,精功集团的10.51亿元短期融资券突然“爆雷”,构成实质性违约。当天,大公评级便紧急宣布,将精功集团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A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并将“17精功MTN001”信用等级下调至AA-。

怎料仅仅一天之后,精功集团的10.55亿金融债务再次宣告无法兑付。当天,大公评级宣布,将精功集团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C,“17精功MTN001”信用等级调整为C,沦为垃圾债。

其实,早在“爆雷”的前几个月,精功集团已是一片风声鹤唳。

精功集团的2018年年报、2019年一季报,均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披露,且至今也未曾发布;

2019年4月初,精功科技、会稽山双双发布公告,控股股东精功集团由于涉及担保债务责任,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

.....

且,大公评级早在5月15日、7月4日对精功集团进行了现场调研,却迟迟未下调其信用评级。

而就在7月15日债券“爆雷”当日,大公评级才指出,精功集团自2019年1月来流动性紧张,短期内需偿付的13亿元债券无明确偿债资金来源,将其信用等级下调至AA-。

随着精功集团的债务违约,大公评级“踩雷”纪录再多一记。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的所有债券违约事件当中,大公评级涉及的违约事件已高达14起。

其在2018年更是涉嫌高价售卖公司信用评级,遭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暂停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一年。

图片来源: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


天4家民营企业债券,同时"爆雷"

近期,债券"爆雷"并非精功集团一家。据上清所公告,仅7月15日一天之内,4只债券同时发生违约:

其中,“18精功SCP003”是精功集团首只违约的债券。而胜通集团、康得新、中城建均是已多次违约的主体。

胜通集团已经在2019年3月进入重整程序,因此“17胜通MTN001”不能如期偿付利息;

康得新旗下已有4只债券已经发生违约,未来3年仍有23.3亿元的巨额债务需要偿付;

中城建旗下也已有多只债券违约,目前正面临多起债务诉讼,多家金融机构对中城集团债务诉讼和申请执行裁定,其中包括交银国际信托、上海农商行、中国人保、上海银行、包商银行等。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四家违约的企业性质均是民营企业,部分还曾是当地民营企业龙头,其中化工行业占据2家。

据业内人士分析,自2019年6月以来,地产、化工、非银金融等行业的利差明显走扩,同时民营企业的信用利差上升较为明显,下半年仍然需要高度关注信用风险的继续暴露。


谨防这些企业:质押率超90%、巨额债务

据wind数据统计,2019年新增债务违约主体已达21家,其中有4家公司(包括精功集团、腾邦集团、中信国安、三胞集团),均在违约之时出现了所持上司公司股份高比例质押、以及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情况。

实际上,在企业出现所持旗下上市公司股份高比例质押的情况时,通常意味着企业融资能力趋近极限,一旦面临债务集中偿付压力,则违约风险较大。

图片来源:信达证券研究所

信达证券梳理了存在高质押率状况的已违约债券主体列表,并进一步整理了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质押率超过90%的存量债公司列表,供市场参考。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