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大的儿童英语培训机构蒙奇千里,何以为“奇”?

香港本土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蒙奇千里递交港股上市申请。


作者 | 抹茶拿铁

来源 | IPO那点事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喜欢看综艺的朋友大概都看过湖南卫视的一档节目,叫做“爸爸去哪儿”。节目里,两个小港男---吴镇宇的儿子Feynman和陈小春的儿子Jasper,都是人气非常高的星二代。他们除了都来自香港外,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共通点,就是都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这也是节目非常大的看点之一。节目外,我们也容易得出结论,香港人对英文的重视程度是从娃娃抓起的,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城市的历史发展、文化氛围、经济实力、政府支持等因素。包括笔者在港求学期间,也发现身边的Local同学大多英文熟练,想必离不开他们从小的语言熏陶。

除了学校、家庭的培养外,课外英文培训机构自然不可或缺。根据灼识咨询报告,2014年至2018年,香港儿童(2至12岁)英语学习中心的学费收入规模从13.79亿(港元,下同)不断增加至20.56亿,复合年增长率为10.5%,2018年至2023年还将以10.1%的复合增长率继续成长至33.27亿。

7月8日,香港本土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蒙奇千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奇千里”)递交港股上市申请,显示独家保荐人为Ballas Capital。蒙奇千里成立于2009年,主要面向3-12岁儿童提供英语课程服务,目前共拥有77家Monkey Tree学习中心,收入中约96%的份额均来自香港市场。

这样看来,蒙奇千里所涉及的业务在香港应该算是门好生意了。那么,蒙奇千里接下来的资本道路又是否能够因此顺风顺水呢?


香港市场最大的儿童英语学习课程供应商


蒙奇千里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儿童英语学习课程供应商,主要以“Monkey Tree”品牌为3至12岁的学生提供英语课程。截至目前,蒙奇千里共有77间Monkey Tree学习中心,包括在香港的18间自营中心,及分别在香港、澳门及中国内地的43间、3间及13间加盟中心。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香港儿童英语学习行业还相对分散,未来竞争有望加剧。按2018年收入计算,五大市场参与者的总市场份额约为29.5%,其中蒙奇千里的市场份额约为9.9%,位列第一。

就课程而言,蒙奇千里大部分聘用以英语为母语的教师在相对较小规模的学习环境中教育学生,每个课室的学生人数不超过八名,从而通过与教师的密切互动提升教学质量。同时,蒙奇千里也在招股书中表示会为课堂设计互动活动及游戏,如唱歌及角色扮演,激发学生的兴趣及粘性。

值得注意的是,蒙奇千里全线的Monkey Tree学习中心(自营+加盟)从选址及开业、教师招聘、培训及支持、市场推广、课程大纲及课程教材制作等流程均统一化,能够享有一定程度的规模经济及可复制性。


业务收入结构单一,未来扩张增速存疑


下面看看蒙奇千里的财务表现,注意其财务年度的节点为每年3月31日。

2017、2018、2019财年,Monkey Tree学习中心分别合共录得14,745名、17,023名及19,248名学生报读课程,其中自营中心报读人数分别为4,635名、6,103名及6,793名,加盟中心分别为10,110名、10,920名及12,455名,对应蒙奇千里的营业收入为1.23亿、1.48亿及1.72亿,增速分别为20.3%及16.2%,显著放缓。

从收入结构来看,蒙奇千里的收入主要是来自自营中心,于2017至2019财年分别占总收入的92.7%、92.8%及92.2%,而加盟中心和设施的收入合计起来也不超过总收入的8%,导致公司的收入结构较为单一。从地区分布看,鉴于公司的18间自营中心全部位于香港,使得其收入也主要来自于香港,于2017至2019财年分别占总收入的98.8%、98%及96%,澳门和中国大陆地区所占比例微乎其微。收入结构及地区分布均较为单一,对蒙奇千里未来收入的持续增长形成阻力。尤其是香港儿童英语学习市场还较为分散,竞争激烈,且基于人口较于内地规模及空间也比较有限。

同时,虽然作为蒙奇千里业务的“主力军”,Monkey Tree自营中心近几年在香港的经营状况也是每况愈下,2017、2018、2019财年分别增设4家、3家、2家(关闭1家),本土扩张略显乏力。2019财年,蒙奇千里的自营中心报读人数同比增幅为11.3%,也略低于加盟中心的14.1%。

面对业务扩张阻力,一方面,蒙奇千里决定提升自营中心及加盟中心的竞争力,在未来对香港直营及加盟中心进行系统翻新,开发线上教研及教学团队。另一方面,公司也计划在深圳、上海、成都、广州、贵阳、杭州、佛山、惠州以及中山等内地城市创立分支机构,将自营中心延伸出香港。

净利润方面,2017、2018、2019财年,蒙奇千里分别录得1,367.8万、1,406.3万及1,926.4万,增幅为2.8%及37.0%。2019财年公司的净利润增幅巨大,主要由于经营效率提升,净利润提升1.7个百分点至11.2%。其中,公司期内的广告及推广开支占总收入的占比仅为约2.2%,获客成本低廉,得益于Monkey Tree在香港本土卓越的知名度。但若公司将来进军内地市场,要在众多课外品牌中脱颖而出,想必加大力度“烧钱”宣传是必要的,利润率难以保持。更重要的是,大力宣传后所获得的效果也存在不确定性。

除了业务扩张压力外,蒙奇千里在资产上也有些许奇怪。例如,2019财年,虽然蒙奇千里账上的资产总额同比实现增长,但流动资产中的固定资产却大幅下降,取而代之的是流动资产中应收款项的增长,其中不乏董事、关联公司等敏感交易。


冲刺资本撞上义务教育“公民同招”,是喜是忧?


有趣的是,7月8日,跟蒙奇千里递交上市申请同天,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意见称,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

对于培训机构来说,在公民同招和民办学校超额电脑随机录取的双重影响下,家长择校风向和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强,升学焦虑带来的学科类补习培训意愿和需求或有所降温,这对K12课外培训机构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可能对有打算开拓中国内地业务的蒙奇千里产生一定的负面作用。

虽然是香港本土市占率排名第一的儿童英语学习品牌,要想寻求盈利上的持续、快速增长,蒙奇千里未来将业务大举进入内地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而内地线上+线上的儿童课外学习品牌繁多,要想站稳脚跟分得一杯羹,“Monkey Tree”这个品牌必然需要加大广告、营销等的市场支出投入,使得公司短期净利率可能承压。而在学习中心并无独特业务特征的情况下,品牌能否顺利打开市场也存在疑惑。搭乘着义务教育改革升级之风,蒙奇千里接下来的路又该怎么走?

免责声明: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谨慎依此进行投资决策。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