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摩详解美股明年为何至少将跌10%

来源:腾讯美股

在令人失望的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下,美联储正式发出了降息的信号。然而,在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首席投资官沙莱特(Lisa Shalett)看来,联储的行动很可能在时间上已经太迟,在力度上也太迟,不足以阻止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颓势了:“他们试图在周期的尾声阶段扭转乾坤,这是极为艰难的任务。”

沙莱特是引导着摩根士丹利旗下近1.6万理财顾问的大脑,在接受《巴伦》周刊的专访时,她详细解释了摩根士丹利对当前局势的判断——为何美国经济明年有很大的可能性陷入衰退,为何美股可能至少下跌10%,以及所谓“特朗普对策”还能撑多久……她同时也建议投资者现在就买进那些表现不及大盘的板块:“我们的建议就是,立即买进当下疲软的股票。”

问:最近几周以来,股市和债市就经济前景所释放出来的信号一直彼此矛盾。这到底是怎么了?

答:显然,债市是看到了通货膨胀前景的恶化可能,以及基本面宏观经济数据的疲软,于是得出结论,认为联储很可能是后知后觉——在经济低迷时期,这也是他们常犯的错误——必须激进降息才能追上局面的发展。

股市看上去似乎是通观局面,得出了联储在当前节点行动,恰好可以帮助软着陆的结论。若是软着陆在未来一两个季度发生,则利润增长就将再度抬头,宏观经济周期将得到完美的扩张。

问:那么,你认为股市或者债市,到底是谁正确?

答:在当前这种特定局面下,我们认为债市的看法要比股市正确得多。看上去,股市似乎只是在好消息上下注,对潜在的坏消息却视若无睹。就这些坏消息而言,我们所看到的已经不仅仅是衰退——尽管我们认为衰退程度将较为温和合理——而且,企业利润整体而言,风险也大幅度增加了。看上去,对于消极运营杠杆可能造成的盈利不及预期的后果,股市严重估计不足。

问:如果是债市正确而股市错误,那么股市将来肯定会下跌,关键是,可能下跌多少?

答:至少也要跌到和起始点相匹配的水平吧。我们的判断是,当下股市的公平值大约是在2750点左右(标普500指数)。如果以此为目标,则意味着股市在当前点位上要发生大约10%的盘整;当然,如果股市在盘整到来前涨到了3100点甚至3300点,那跌幅就会更加可观。

问:什么因素会成为股市抛售的导火索?

答:我认为有一系列因素都足够吸引股市的目光。比如,这个盈利季节的企业表现大规模错失预期,并且企业还发布消极的财测,我们认为,这一幕成为现实的可能性还是不小的。

还有,联储的政策也可能让人大吃一惊。我们和许多观察家一样,认为联储现在的处境非常困难,因为不管他们怎么做,都会受到批评。

问:你最近还在研究报告当中说,当下股市涨势的构成就是个警告,这是什么意思?

答:如果股市是真心实意相信自己列出的那些大标题——经济将会软着陆,我们将会开启再膨胀反弹——那么,领跑的应该是景气循环型股票才是。具体来说,那些高贝塔系数股票、小型股票等将从美国国内经济的反弹当中获益,因此理所当然该获得超越大盘的表现。可事实是,小型股票、金融股票、能源股票、大宗商品股票,这些都在落后者之列。这本身就是对支撑当前股市的软着陆/再膨胀逻辑的讽刺。

问:在经济当中,你们看到了哪些令人担心的信号?

答:说起单一指标,当下最重要也最让人恐惧的,或许就是全球制造业新订单下滑的速度了。众所周知,新订单是一个前瞻性数据,其表现领先全球企业利润——当然也领先标普500指数大约十二个月。

我们正在目睹新订单数量的大规模迅速恶化,情况比2015年到2016年还要严重。在2015年到2016年那一次,股市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了。可是当下,股票市场和信贷市场似乎并不怎么紧张,因为他们坚信联储会出手挽救一切。

问:你前面说过,衰退将会是合理和适度的,为什么?

答:关键点之一在于,我们当前周期里并没有大量过剩。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衰退规模都不可能太深。整体而言,我们将经历的衰退会与1990年至1991年那次更为接近,而不同于最近两次都与重大危机关联的衰退。说到衰退可能性,我们最青睐的模型之一是来自纽约联储。纽约联储模型今天上午刚刚更新了他们的衰退可能性,为32.88%。历史上,这读数每一次超过30%,美国经济都会迎来衰退。因此,我们现在认为,未来十二个月当中,我们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遭遇衰退,如果再晚一点,可能性就会更加确定。

问:强势的6月就业数据是否对当前的局面推演产生了影响?

答:当下的宏观逻辑就是,联储的日子将很不好过。他们是在试图在周期的尾声阶段逆流而上,而这是很难的事情。在周期的尾声阶段,各种滞后变量会纷纷见顶,而就业数据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看到,雇用行为现在还持续高度活跃,但其前景正在不断恶化。然而,联储还是要看当下的经济数据来决定行止,以避免行动过于激进——现在看上去,50个基点的降息幅度已经不予考虑了,而实际上,前瞻数据很可能意味着他们本应该大幅度降息的。他们还是选择了渐进降息,而这很可能就意味着利率政策和经济现实的脱节。

当然,我们并不会觉得这有多糟糕,因为脱节总是存在的。虽然联储宣称,“我们将要做一次保险性的降息,我们将要拯救经济周期,我们将要延长商业周期”,但实际上,那根本不是他们的正式使命所在。

让我们感到困扰的一件事是,联储现在正在触碰那条微妙的红线,意味着他们很可能成为将自己使命政治化的牺牲品。延长周期是政治家们该去讨论的问题,央行银行家们在这样的问题上发声是不合适的。

问:鲍威尔和联储现在无疑是面临着直接的政治压力。

答:央行银行家们历史上一直只就两件事发声,一是价格稳定,二是充分就业,而这两个目标,我们现在都达到了。尽管对于通货膨胀预期的准确定义,人们会有许多争论,但现实就是,消费者价格指数在这个周期的大多数时间里都接近甚至超过2%,非常稳定。

总之,这两大使命已经达成了。伯南克和耶伦又引入了金融稳定性作为第三个目标。可是,鲍威尔现在看上去似乎正在走向“我们的工作是确保经济周期”的方向。确保股市高企从来就不是联储的任务,我相信,如果局面再这样发展下去,将是非常危险的。

问:现在,股市已经有了所谓“特朗普对策”。你怎么解释这一点?

答:是的,我们接触到的顾客、投资者和其他市场参与者们越来越多地和我们提到了特朗普对策。大家的概念简单来说就是,因为当前的总统已经公开将股市的表现计为了自己的头号政绩,而且他又是个看上去很强硬的人,因此他的政策和言论对股市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尤其是贸易方面的,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股市的涨或跌。

如果很多投资者都相信他有这个能力,那么只要相信的人足够多,达到某个特定的比例,这一点就会变成事实。于是,特朗普对策就这么出现了——他愿意也能够通过自己的各种政策和相关言论来阻止股市下跌。

问:投资者将赌注押在特朗普对策上是否明智?

答:我们并不是说特朗普对策是无效的,因为有些时候它确实有效——关键在于,无论何时,只要股市与基本面脱节,它就会变得脆弱起来。

不需要估值因素的支持,不需要经济基本面的支持,完全靠着大家的情绪,就去投资股市,这样的策略有些时候在短期内确实是有效的,但是中期角度看,这种脱节的局面是注定难以为继的。我也总是这样和大家说,一切都会保持良好,但是彻底不良好的那一天迟早会来。

历史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会触发“彻底不良好”,预测起来是极端困难的。这可能是一条重大新闻,可能是一家公司令人失望的财报,可能是一个地缘政治事件,也可能是一场自然灾害。有一万种不同的力量可能触发改变,而改变一旦开始,整个市场情绪就会急转直下。

因此,我们总是告诫客户不要去追逐情绪导向的市场。当标普500指数越过2900点,就进入了一个完全情绪化的阶段,投资者都是在追逐动能,这是很危险的。

总而言之,市场当下就技术面而言还没有太大问题。因此,技术面和动能是近期市场的支撑因素。不过,市场在突发新闻面前已经非常脆弱了。

问:根据你们的判断,投资者和理财顾问现在该到什么领域去寻找机会?

答:我们认为,投资者,尤其是那些正在对自己投资组合进行重置的投资者,或者是有新的现金要投入市场的投资者最应该考虑的是那些有估值面因素支持的股票。

具体来说,这些领域包括金融、小型股、工业、医疗卫生、大宗商品和原材料等,这些股票近期的表现都不及大盘。这里的关窍就在于,利用当前的疲软行情买进。至于市场上那些品质、成长和动能导向的领域,我们认为已经高度拥挤和超买了。诸如防御性股票、成长型股票等都价值高企和高估,是我们应该获利回吐的所在,因为我们认为这些领域距离传出令人失望的消息已经不远了。

无论何时,当大家都因为确信某些东西——比如这些企业是稳定的,是高品质的,是免于经济周期影响的,是不受国际贸易局势冲击的,等等——而蜂拥到一个角落当中的事后,这些企业传出消极的,令人震惊的消息的伏笔便也就此埋下了。只有那些价格已经充分消化了这种脆弱性的企业,才有更好的安全边际,我们在这里应该扮演价值型投资者的角色。

问:未来几周时间里,你会密切关注哪些指标?

答:就非常短的短期而言,我认为通货膨胀是最值得注意的。我们觉得,这也会是联储接下来的数据关注重点。当然,各种贸易相关数据我们也会一直注意。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