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兴玩具只剩空壳?

昨日晚间,群兴玩具(002575.SZ)发布公告称,股东陈吉东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400万股(即不超过群兴玩具总股本的5.78%)。曾经的玩具龙头现已风光不在,重要股东的持续减持,也让人为它的前路捏了一把汗。

根据2018年年报,群兴玩具去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04.56万元,同比下降64.69%,为公司上市以来营收最少的一年。

业绩下滑的同时,群兴玩具的在职员工数量也大幅减少。2018年年报显示,在职员工仅有17人,其中销售人员3人、财务人员8人、行政人员6人,生产及技术人员均为0人。

公司没有在职的生产和技术人员,很可能意味着群兴玩具的主营玩具业务从2018年已经处于停产状态。

事实上,群兴玩具自2013年起已经连续6年营收同比下滑,2016年公司营收还有2.51亿元,而到了2019年,虽然实现了盈利(群兴玩具(002575)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374.72万元,同比增长1241.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7.05万元,同比增长1037%)但主营业务收入似乎已变成副业,销售商品没有对营业收入做出应有贡献。

净利润方面,群兴玩具2018年实现净利润692.18万元,在2017年亏损2141.28万元的恶劣情况下,同比增长132.33%,实现扭亏为盈,但其中过半的净利润来自于理财收益,并非主营业务。从公司上市起,净利润就一直处于同比持续下滑的状态,仅有2015年度实现同比增长。

利润微薄且不怎么依靠主营业务,玩具这一主心骨显然越离越远。

其实,群兴玩具的两位创始人林伟章和黄仕群,并非没有对群兴玩具做出过转型的尝试,只是四次转型与重组都失败了。

2014年7月,群兴玩具试图以14.4亿元收购手机游戏公司星创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因为参与重组的相关公司涉嫌违法被暂停审核。

2016年,群兴玩具试图进入核能领域,以16亿元人民币收购四川三洲川化机核能设备制造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被中国核工业集团发函终止。

2017年3月,群兴玩具第三次转型,希望进入汽车新能源锂电行业,收购浙江时空能源技术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但因为二级市场股价持续下跌而宣告失败。

最后一次,2017年12月,群兴玩具试图卖壳重组,向一家从事磷矿加工的国有企业出让控股权,但是未能获得证监会批准而宣告失败。

从手游到采矿,群兴玩具不走寻常路的风格,也是让企业愈发畸形,不专心做主营业务,只为蹭热点,也难免会造成失败结局。

4年经历了4次重组失败,群兴玩具仍不放弃。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终止后,公司更加坚定通过外延扩张拓宽第二主业的信心与决心,继续积极在能源、环保、军工、数据、互联网、医疗、教育、高端装备制造等各行业、各领域寻求商业模式清晰、发展方向稳定、盈利趋势明显的投资机会和资产收购机会,加快第二主业拓展。”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群兴玩具非但没竭反而更加一鼓作气,虽说有第二主业可以让公司找到新的突破口,制造营收点,但事实上,群兴玩具除了个空壳和急于逃离的大股东,再也让人找不出什么了。

综上,群兴玩具自身定位不清晰,领导层变动,战略布局失败,主业受大背景冲击,并没有像迪士尼形成自己的玩具文化,做好自己的主业。

而现在的新零售是强者恒强的,只要你有那个实力,群兴玩具公司几次转型,都没有紧围着公司核心业务玩具布局,重组来重组去,只留下股民戏称的重组钉子户名号。

可见现在这个公司最大的问题是他没有拿的出手的项目,有一个好的idea,一个成熟的计划,一个英明领导人的团队。

值得一的是,群兴玩具在去年的11月29日晚间公告,群兴投资与深圳星河、成都星河完成了股份过户,实控人由林伟章、黄仕群变更为王叁寿。6月1日,原公司总经理、财务总监朱小艳因公司控股权变更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群兴玩具原有董监高班底至此已悉数离场。

群兴玩具是会战略转型,还是摇身一变成为数据公司,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