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经理离奇罢免、实控人深陷P2P漩涡踪迹成谜!*ST步森(002569.SZ)怎么了?

6月17日上午,*ST步森(002569.SZ)因罢免总经理陈建飞的事情以及实控人赵春霞控制的P2P网贷平台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调查的传闻再次收到了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的关注函。

实际上,在近几个月,该公司曾多次收到交易所、地方证监局下发的关注函以及问询函,而这种情况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

频收监管层关注

资料显示,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步森)成立于2005年6月,并在2011年4月实现上市。该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步森”品牌男装的设计、生产和销售。

5月27日,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以2.84亿元的价格拍得赵春霞控制的安见科技持有的*ST步森2240万股股票,占总股本的16%,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然而东方恒正却仍不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按照当时的竞拍价,东方恒正的持有成本为12.67元/股。截止到6月17日收盘,*ST步森报收10.11元,账面浮亏约5734万元。

而根据*ST步森6月12日的公告显示,现阶段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仍为赵春霞。

image.png

(图片来源:*ST步森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赵春霞不仅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还是P2P投资平台“爱投资”的创始人。

然而,这家P2P平台已经爆雷,近期市场传闻该公司已经被立案调查。

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关系,在*ST步森近期收到的关注函和问询函中,监管层曾多次问询爱投资平台的资金与上市公司资金往来的独立性,是否存在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和兑付风险等问题。

尽管上市公司声称与爱投资保持独立性,“并未发现与爱投资平台的资金发生任何往来,不存在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但在成立之初,爱投资确实享受了上市公司的背书。

其实,爱投资平台也一度想要“捆绑”步森股份。

2018年6月,今年6月,爱投资曾在网站公告称,决定发起组建安见汉时数据科技集团,其中以“步森股份”作为主站开展新零售新链融业务。不过,这项计划最终失败了。

image.png

(图片来源:爱投资官网)

最离奇的是,浙江证监局在2018年8月15日向*ST步森董事长赵春霞下发《谈话通知书》,但截至到今日赵春霞还未到证监局参与谈话,反而在9月最后一次现身直播间之后就“消失”了。

6月13日,浙江证监局要求该公司说明赵春霞至今未参与谈话的具体原因、赵春霞是否出境,若已出境,需要说明在哪个国家及回国计划等相关内容。

此外,在这份问询函中,浙江证监局同样询问了*ST步森原总经理陈建飞于2019年5月24日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去总经理职务的真实性,以及此后陈建飞又不愿辞职的真实原因,并要求请陈建飞本人发表意见。

据悉,6月13日,步森股份披露董事会决议,罢免了陈建飞的总经理职务,并新聘任封雪为总经理,但独立董事均无法判断罢免陈建飞的合理性及新任总经理封雪的从业能力。

业绩持续下滑

事实上,除了问询函、关注函中揭露出来的问题之外,*ST步森还有许多其他方面的问题。

从经营业绩方面来看,自上市后,该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一直处于下降趋势,至2018年末,*ST步森的营业收入仅为3.2亿元。

而且该公司的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在下降,从2014年开始便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至2018年亏损了4600万元。

image.png

(图片来源:Wind)

关于2018年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ST步森表示公司目前面临原告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深圳市信融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朱丹丹向司法机关提起的诉讼,诉讼涉及金额分别为1.38亿元、4874万元和4966万元,基于谨慎原则,公司对上述三个诉讼计提了相应的预计负债。

此外,受宏观经济的影响,服装行业经营更加严峻,公司在2018年第四季度根据市场变化提前作出战略布局,对存货处理政策及经销商退货制度进行了调整。

除了营收、净利润等指标外,该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指标从2015年开始持续下降,从2017年开始变成负值。

image.png

(图片来源:Wind)

伴随着公司基本面的恶化,*ST步森的股价也从2017年4月7日的58.55元暴跌至现在的10.11元,期间跌幅达到了82.73%。

image.png

(图片来源:富途证券)

事实上,*ST步森如今面临的局面或许也从侧面反映了部分传统产业想要转型是多么的困难。

2017年10月,安见科技受让睿鸷资产2240万股股份,赵春霞得以入主步森股份,赵意图让步森股份走出单一的服饰产业,转型互联网金融。

很显然,该公司从服装产业转向互联网金融失败了,其实类似转型失败的例子还有熊猫金控(600599.SH)。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