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打不死的鸟”!刚刚,任正非重磅发声!未来两年减产300亿美元,2021年焕发生机!

来源:中国基金报

6月17日下午2时,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在深圳与《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进行了100分钟的交流和谈话。

乔治·吉尔德:生于1939年11月29日,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未来学家、“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之一。20世纪80年代吉尔德是供应学派经济学代表人物,其倡导“减税增加财政收入”的著作《财富与贫穷》被称为“里根改革圣经”。上世纪90年代,他成为互联网和新经济的倡导者,精准预测了半导体时代的繁荣。还提出了著名的吉尔德定律(Gilder’s Law):未来25年主干网带宽每6个月增长一倍。他还是《福布斯》、《哈佛商业评论》等著名杂志的撰稿人。创作《企业之魂》《通信革命》等。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生于1943年,MIT媒体实验室主席和共同创办人,OLPC基金会主席,媒体科技的Wiesner教授。尼葛洛庞帝自1966年起一直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他是建筑机械集团的奠基人,负责许多人-机界面接口的关键新技术。他出版了纽约时报最畅销的杂志《Being Digital》,该读物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尼葛洛庞帝担任摩托罗拉公司的董事会成员,WiReD杂志的创办人之一,是一位投资超40个(包括3个中国的)企业的“天才投资家。 

以下是根据直播实录整理的对话要点:

1、美国企业富有良心,希望加强合作 

当主持人问及任正非面对来自美国政府的打击,华为还会不会和美国企业加强合作时,任正非表示,美国的每个企业都是富于道德良心的,这些公司是非常好的。华为过去30年的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的公司的支持与帮助,所以华为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 

“华为以前不坚强的时候都加强和美国企业的合作,现在坚强了为什么要惧怕跟他们合作呢?”“我们已经很坚强了,我们是打不死的鸟。”任正非说。 

2、没想到美国打击如此严重,但阻扰不了前进步伐 

任正非表示,公司曾经意识到,公司发展到很快很高的时候,会有市场上的竞争,会有矛盾等。但没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坚定不移、打击面如此宽泛。不仅打击零部件供应,还不能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私有美国成分任何东西,甚至不能给美国有这些成分的网络链接。 

但这些东西阻挠不了华为前进的步伐,任正非表示,“我们先前的想法没有预测到有这么严重,我们做了一些准备,就像烂飞机一样,我们保护了心脏,保护了油箱,但没有保护其它次要的部件。” 

3、未来两年销售收入将减少300亿美元,2021年焕发生机

任正非坦言,未来两年华为会减产,估计会下降300亿美元,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因为这两年我们要进行很多版本的切换,这么多版本要切换是需要一个时间,而且需要一个磨合,需要有一个时间的检验。当我们走完这一步以后,我们已经变得更坚强了。” 

他预计,华为2021年可以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

任正非还透露,华为未来不会有业务拆分和卖掉的问题,前段时间将海底光缆公司卖掉是老早就有的想法,不是因为受到打击才卖,原因是这部分业务和现有业务不聚焦。华为公司不会出现大规模裁员,但整合一直在进行,目的是聚焦主航道。

在谈及知识产权话题时任正非表示,华为的知识产权不会武器化,但是相互之间的交互许可是必要的,世界上很多公司每年给华为付很多专利费,因为有保密协议,我们不能公开,也有很多企业华为没有去要钱,是因为太忙了,闲下来的时间去要一些,但是不一定像高通这么多。 

4、中国在基础科学和理论上仍需要向西方学习 

主持人问道,许多美国大学的实验室也停止了与华为的合作,华为对此有什么看法。任正非表示,中国擅长创造商用产品和商用科技,但是我们在基础科学、理论上并不强,因此在这方面我们是需要向西方学习的,这也是为什么华为投入巨资发展研发。互联网、通讯技术这些科技。 

“华为有八万工程师,移动通信、移动互联网不是华为发明的,我们只是现在在这些领域做得比较好。并没有发明任何东西。我们主要是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但并不会因为受到一定的打击我们就萎缩了、就放弃了,我们继续努力,美国大学不跟我们合作,还有很多大学跟我们合作。”任正非说,“其实美国还有很多大学也是跟我们在合作的,只是一两所大学他们可能有点看法,是可以理解的,这是个短期行为,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 

“很多人说中国在创新上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我们看到,这些创新大多是应用科学上的,而在基础科学的创新方面,中国还面临很大挑战。”他表示,华为现在对外部的300个大学、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也力图将来在理论创新上做一些贡献。 

5、华为五年内将投资1000亿美金重新架构网络 

“很多美国政治家来到我们公司参观,他们曾认为公司是茅草屋,但是真的来看到了我们的创新能力,认为华为应该成为伙伴。如果美国更多政治家到我们公司来看看,看看我们的原始性创新跟随的步伐,他们会觉得我们应该也是好朋友,应该是可信的。”任正非表示。 

他表示,我们要在五年内投1000亿美金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至少达到欧洲G7PR标准。即使华为的财务受到一定的打击,对科研的投入也不会减少。 

“你想一想,在非洲极端贫穷的地方,在埃博拉病毒、艾滋病流行的地方,在荒原上,都是华为的人在奋斗,我们能赚什么钱?赚不了多少钱,我们还是为了人类的理想在奋斗。因此,我们认为我们在理论发明上没做出贡献,为人类服务上我们应该多做出贡献,弥补我们在理论上还没有发明。”任正非说。 

6、社会是合作共赢的,在信息社会国家不可能孤立发展 

在谈及国际合作时,任正非认为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创造财富,使更多的人摆脱贫穷。社会一定是合作共赢的,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在信息社会,一个国家单独做成一个东西是没有现实可能性的。所以,国际上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 

“欧洲也经历了中世纪的黑暗,中国在四五十年前也是很贫穷的,没有吃的,但今天都吃不完了,其实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所有环境都没有变化,为什么现在富裕了?就是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的。”任正非说,“我们的社会还有法律、制度、宗教、道德的约束。这些约束都使得我们这个社会不走向丛林法则。社会还有反垄断法,一旦一个狮子壮大到一定程度就不允许你壮大了,可以两个狮子,互相竞争,保持社会平衡发展。” 

任正非认为,人类社会还是要走向一种共同的合作发展,才是一条真正的道路。经济走向全球化应该是西方先提出来的,“我们认为这个口号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全球化的过程中会有波澜,这个波澜出现以后我们要正确对待,是要以一种发明、各种规则来去调节,去解决,而不是采取一种极端的方法。” 

任正非表示,华为不会在有一些领域里面偶然有一点点领先得意忘形,华为跟社会是开放共享的。这一点来说,世界实行科技脱钩的方法,两家都是受害,不会有哪一家是赢家。 

7、华为网络100%没有后门,愿与所有国家签订无后台合同 

在回答华为是否存在安全漏洞这一问题时,任正非谈到,网络安全与信息安全是两码事。为人类提供连接的网络不能出故障出问题,这是网络安全,华为为人类30亿人进行连接,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华为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 

对于信息安全,任正非表示,华为提供的只是水龙头,至于流出来的是水还是油,并非华为所能掌控,但可以保证百分之百没有后门,华为愿意与所有国家签订无后台合同。很多国家的总统都谈过签协定的事,但这些国家提出来所有网络设备供应商都来签订没有后门的协定,所以通过难度大。 

任正非还表示,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大气云厚1000公里,信息云未来可能更加庞大,如此庞大的结构总会出现错误,但应该解决错误、处分错误。未来云社会接口会越来越多,也会有更多错误,如果一个错误都不能出,社会就保守了。 

8、人类社会未来二三十年最大的推动是人工智能 

任正非在谈话中表示,人类社会未来二三十年最大的推动是人工智能,网络等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到时候不是个人能够驾驭的。所以,将来有些工作肯定是人工智能能够替代的。 

他说,应该对未来的创新持有一种宽容的心态,不要把人工智能看成负面的东西,这是对人类能力的延伸。任正非认为,人的脑袋永远就这么大,但电子的容量是无限大的。在他看来,人工智能不是替代人,而是给人类创造更大的价值。“我们应该拥抱AI,AI能够让大家更富裕,而不是取代人。” 

9、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世界应该合作而不是在科学领域敌对 

对于中美目前的关系,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表示,我们主要面临的还是文化上的问题。他称,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就是通过一些不正当的行为来禁止华为的业务。他认为世界应该更多地开展协作,而不是在目前这个阶段,在科学领域进行敌对。 

10、乔治·吉尔德:美国最大的错误就是禁止华为业务 

乔治·吉尔德在与任正非交流对话时表示,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比如美国用一些不正当的行为来禁止华为的业务,这种行为正在重塑整个网络格局或者说让整个网络崩溃、瓦解,让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再互信。而这些技术的问题本身是华为能够解决的,这并不是一个政治性的问题。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