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加水就能跑,还不赶紧鼓掌!

作者:宝库斯基 

来源:老斯基财经

首先,给大家伙播送一条喜报。

“水氢发动机在我市正式下线啦,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大家一道饶有兴致地乘坐了氢能源样品公交车,‘体验的感觉很好,舒适、平稳。’大家连连称赞。”

这是《南阳日报》5月23日的头版,注定震惊世界。

大家伙明白了没?

以后汽车不用加油了,轮船不用加油了,飞机也不用加油了,水不止是生命之源,它现在真成了能源!

这项技术要是再拓展拓展,相信不久的将来,咱们家里不用交电费了,也不用交取暖费了,凡是要用能源的地方,都不用再花冤枉钱了。

水,就是我们喝的用的那个水,就可以满足一切所需。

很显然,南阳当地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项成果对于全人类全地球的意义。因为领导试乘了水氢车以后,给出的评价仅仅是“very good”,而不是“awesome”,也不是“Oh,my God”。

在这里请允许我装个逼,站在历史的高度,把思路捋一捋。

人类历史上一共有三次科技革命。

第一次是蒸汽革命,第二次是电力革命,第三次信息革命。这三次重大机遇哪个国家只要能抓住一次,都成了发达国家。比如英国、德国、美国等。

下一场科技革命战场在哪里?

生物、人工智能、核聚变物联网等等,人人都在猜都在押注。不说外国,就在眼前,有众多高新企业的珠三角,科研实力雄厚的长三角,数不清的人才资金政策投入,多少花季少年为此在实验室熬成了秃头博后。

现在,各位应当向这位叫庞青年的企业家致敬。因为他,美元地位不保了,石油输出国组织慌了,中东老铁一秒钟土豪改要饭了,跨国石油管道白修了,万吨油轮歇菜了,坑爹电动车要下场了,核电站要拆了,山西煤老板要破产了,世界创新高地从美国硅谷挪到河南南阳了。

如果非要吹毛求疵找一点负面作用,那就是水费可能要上涨几毛钱了。

吃水不忘挖井人,全世界人民都好奇,庞青年到底是谁?

1958年,他出生于浙江台州天台县,办过化工厂,后来生产手推车、自行车、摩托车轮胎,并从轮胎发展到汽车行业。

1993年成立浙江杭通集团,任董事长。1996年成立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任董事长。

怎么看,这都像是一位专注实业的企业家,一步一个大脚印。

不过,企业家命中可能也有劫数。

2017年,因为经营不善,庞青年的青年莲花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这位步入花甲之年的企业家似乎要就此沉寂了。

但老牛偏偏就能焕发第二春。

当年八月份,青年汽车集团就宣称发明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轿车续航可达1000公里。

当时大家只是把它当成了个笑话。毕竟在那一年二月份的时候,7个新能源骗补车企名单中,青年汽车就榜上有名。

老话说得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何况对于怎么走出浙江走向全国,庞青年已经积累足了经验。

早在2010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浙江青年汽车集团就来到宁夏石嘴山,计划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后来的事情证明,吸引他来此兴业的,是一张煤矿采矿许可证。

他承诺在石嘴山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等项目。

多年以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但是靠出售煤炭资源,他赚了10亿元。

又过了一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为由,与鄂尔多斯政府签协议,获得煤炭资源,后续收购项目失败,庞青年却将煤炭指标转手卖出,这回赚了2亿元。

从此以后,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贵州六盘水都留下了庞青年奔波的身影,圈地、圈资源、套取国家补贴、政府资金。

但在有的地方看来,他仍然是个受欢迎的好男孩。

这一次,他把脚伸进了河南南阳。

很多人知道这个地方,都是从诸葛亮的出师表里,“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因为这一句话,河南南阳和湖北隆中为了争夺诸葛亮出生地在谁哪,打了多年拉锯战。

除了传奇般的文韬武略,诸葛亮还是个发明家。

在《三国演义》里,他发明了“木牛流马”,不喝水、不吃草,不要人工喂养,里面藏有机关,只要拨动机关,它就能自己行走。魏国军队看见吓尿,东吴将士听了表示坐不住了。

令人惋惜的是,传说中的好东西总是失传。这片热土在等待一个人,来恢复她的荣光带她走向繁荣,为此她等了上千年。

现在答案揭晓。

他是个浙江人,创过业破过产,当过老赖上过失信名单,戴过一条印满了锃亮的似乎随时要跑下地的汽车领带。

啊,他就是庞青年!

他承诺,在南阳的工厂,单班生产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

为达成项目,当地需要为他出资40亿元人民币。作为人口大省的人口大市,南阳市2018年前七个月里南阳市的财政收入为109.51亿元,这40亿元就要占近一半。

但这不重要,大家都很开心,庞青年很开心,其他人也开心。

但有一个惹不起的人,不开心。

我不清楚热力学第一定律在南阳还好不好使。

能量不能凭空产生也不会消失,一个封闭系统的总能量保持不变。催化剂也改变不了化学平衡。

在没有外界能量参与的情况下,水分子是怎么分解产生氢气的?靠爱吗?水产生氢气氧气,然后燃烧后还生成水,这一块真不归自然科学管吗?

我感觉,庞青年不仅拿走了我们的钱,还涉嫌侮辱我们的智商,把我们的脑袋当球踢。

都2019年了,九年义务教育都推行三十来年了。

难道这位庞青年先生是个行为艺术家?是为了向《我爱我家》里边葛优扮演的纪春生致敬?

在剧里,他跑到宋丹丹的家里推销自己的产品——水基燃料母液,点水成油。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这个发明的重要性啊,我都不好意思说,简直就是改写了我中华民族的命运和世界文明的轨道,晚一天推广就是对人类文明的犯罪,我的名字将并列于瓦特,牛顿,爱迪生之后毫不逊色,下届诺贝尔奖舍我其谁哉。”

二十多年过去了,纪春生变成了庞青年。

骗局有两种,一种To B,一种To C,一个对公一个对私。

纪春生的原型,是东北的一位老铁,叫王洪成。这位祖孙三代没出过文化人,四年的小学生涯,被开除了两回。

但他愣是搞出来了能“点水成油”的“水基燃料母液”。按1:10万的比例加到普通的水中,配制成“水基燃料”,即可用这种燃料代替汽油用于发动汽车,成本仅为汽油的千分之一。

多少媒体宣传他,多少教授肯定他,他甚至被尊为中国第五大发明之父。

“晚一天开发王洪成的发明成果,人类就多一天犯罪。”“他的出现,把人类历史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洪成时代开始了”、“上下数万年的发明都不如王洪成的发明伟大”。

但明白人还是有的。

1992年时任劳动部部长阮崇武在一封信中说:“只要他真正投产,哪怕是小批量的,也就用不着谁去批准,赚钱就是了,什么问题都将不存在。但多少年来,他只是到处跑,请名人看‘表演’,住在宾馆、白吃白喝。”

一句话,把问题说透了。

To B 业务好做啊,群体的智商多低啊,没人轻易戳破。To C直接面向消费者,需要真本事。

流窜全国的骗婚团伙,专找那些岁数大家里穷着急结婚的男孩,这些穷小子一看有女人愿意给自己传宗接代做家务种地,意愿倾尽所有。骗子们几十万彩礼骗到手玩失踪,接着换个地方骗。

虽说这两种骗局不相干,但这个骗婚团伙怎么那么像庞青年先生呢?

有很多小地方,没资源没人才没交通,但又有招商引资的业绩要求,按常规套路几无胜算。

除了那四十亿,南阳今年3月份花了8000万元,从庞青年那里买了72辆氢能公交。

大笔一挥,公道自在人心。

闹剧过去,一地鸡毛。

背锅侠正在赶来的路上,庞青年也不知道南阳是不是他全国创业的最后一站,这事很快就会过去了。

我只是比较好奇,里三层外三层围观氢能源样品公交车的人群里,就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告诉大家这玩意是骗钱的吗?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