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大考:人民币不能缺席的SDR牌局

十月大考:人民币不能缺席的SDR牌局

作者:Redevil  


赌场电影里经常有这样的情节:主角在大厅里一掷千金,赌场注意到他,于是有侍者过来,引他穿过人声鼎沸、筹码叮当作响的大厅,打开后面的一扇门。门开了,里面四五个大佬围坐在一起,面前的每一枚筹码都比外面一桌加在一起还要大。这里才是赌场里举足轻重的位置,想玩大的,要先坐到这张桌子旁。

在国际金融体系里,中国以前只是个小弟,默默坐在外场的大桌旁,一局一局地玩些小钱。IMF的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就像VIP室,美国、欧洲、英国和日本坐在屋里,30多年来成员从未改变(德国马克和法国法郎在99年被欧元自然替代)。然而现在,中国这个小弟越玩越大,已经可以比肩大佬了,于是开始积极活动,想进入这间VIP室。

世界货币:合法的“抢钱”手段

为什么要加入SDR?因为这服务于中国的大战略——人民币国际化。这个想法的提出大约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那时美国为了应对危机超发了大量美元,引起了全世界的一系列问题。前几年一个经常出现的词叫“输入型通胀”,就是美国印钞太快的后果之一。

如果一个国家的货币只在本国使用,由于增发货币会引起存量货币贬值,使私人部门的财富转移到政府,其实就相当于政府对所有持有货币的人收税,也即“铸币税”。而如果货币在全球使用,那就会使别国的财富转移到本国,相当于本国对全世界收铸币税。这种收税方式非常霸道,因为国与国的经济关系遵循平等自愿原则,没有组织可以像政府在国内那样依靠强制力收税,但铸币税相当于一种天然的强制税种,只要持有外币,任何国家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财富流失。

你说你不持有外币?要是你只用本币,那就没人跟你做生意了。目前国际贸易中使用最普遍的就是美元,往往不接受其它货币。而且总不能用多少再去换多少吧,所以每个国家都会储备一部分美元。这样一来,美元一贬值,全球各国的美元储备也相应蒙受价值损失。在正常时期,美国用美元购买别国的产品和服务,如果钱不够了,再印一些美元就好,通胀会输出给所有有美元储备的国家,美国自身不会出现严重通胀。而在经济危机时期,美国的QE等操作可以激活国内经济,却引起别国热钱泛滥。等于美国生了病,给全世界吃药。美国能治病,别的国家却饱受副作用折磨。现在美国病好了,经济率先复苏,而全球其它国家都还在挣扎。

人民币加入SDR:道路与方法
作为全球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这次金融危机让中国深受美元之害,同时意识到成为世界货币的收益巨大,因此开始倡导弱化美元的地位,并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进入SDR是一道重要的门槛。其实进入IMF的SDR货币篮子的直接影响并不大,简单地说,如果人民币进入后占10%(目前日元份额最小,占9.4%),那么IMF成员国会自动增持约1750亿人民币资产,不算太少,也实在不多。但这远不是故事的全部,加入SDR最关键的在于其象征意义:这相当于IMF和国际金融体系对于人民币的认可,认可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安全性和影响力。有了这样的权威背书,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就有了保障。说白了,不进入VIP包间,谁承认你是大佬呢?

为了跨过SDR这个门槛,中国的动作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加入SDR要满足两方面条件,一是该国出口货物和服务总量位居所有成员国前列,这一点中国早已满足;二是货币 “可自由使用”,由于中国的资本项不开放,在这一点上存在不少疑问。近来市场人士都明显感觉到,国家推出资本开放的政策速度很快:沪港通、基金互认、QDII2、货币互换协议(已签31国)……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都与其有很大关系。

之所以政策密度越来越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IMF检讨SDR货币篮子的结果今年10月就将公布,如果本次不能通过,再等5年才有下次机会。5年太久,2010年的申请失败已经让中国经济错失了不少机会,所以现在中国必须、也一定会加快脚步,尽力满足IMF的标准。未来一段时间,政府很可能继续以金融业界意想不到的速度和力度推进资本开放。深港通、QFII/RQFII额度放开、沪港通额度放开、QDII2试点范围增加、汇率浮动区间扩大等等,没消息的可能要有消息,已经确定的可能会加速施行。总之,在10月撞线之前政府会尽一切努力、做好一切准备,为人民币进入SDR保驾护航。而这一切的政策,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香港。所谓海外投资,对于国内的投资者来说,最主要的就是香港市场。由此香港将可获得内地大量的资本输入,将港股这块价值洼地迅速填平。

IMF近期的一些表态也对中国有利。总裁拉加德早前已表示:“人民币加入SDR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何时加入的问题。”近期IMF第一副总裁利普顿也说:“过去一年的大幅实际有效升值,已使人民币汇率升至不再低估的水平。”承认了人民币币值的合理性。这都说明人民币今年加入SDR的可能性在不断增加。

货币即政治

然而,作为国际金融体系的支柱性组织,IMF的运作和决策包含了很多政治考量,远不是单纯的经济手段可以搞定的。美国是国际金融体系的最大既得利益者,自然不愿意让中国分一杯羹。参加SDR这个牌局需要所有IMF成员国投票表决,获得70%或85%的投票权支持(还不确定适用哪种)。目前美国的投票权占16.76%,美国和日本一共占23%,所以中国还需要尽力争取美国支持。

如何让美国不情愿也得同意?手里要有谈判的筹码。亚投行就是这样一个筹码。在亚投行成立的过程中,中国可谓一呼百应。连英国这样的美国铁哥们儿,都率先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而且马上表态支持人民币加入SDR篮子。德法意也立刻跟随,竞相向中国示好。也就是说,中国自己另开一局,不但吸引了不少小弟,连VIP的四个大佬里都有俩坐不住加入了,而且大家一起说:VIP那屋应该有你一个座位啊。这是中国对国际金融体系影响力的一次小小展示:不带我玩,你的损失会更大。当然,中国短期内无法真正颠覆现有格局另起炉灶,但这已经给美国造成很大压力。如果中国基本达到IMF的标准,美国很难继续将中国这股举足轻重的力量拒之门外。

人民币国际化对港股市场意义重大——内地资本终于可以获得足够的渠道,南下接管港股的定价权前日格隆汇会员包子的《“人民币日不落”给中国、港股带来的超级历史机遇》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不再画蛇添足。总之,人民币国际化对中国是巨大的历史机遇,而加入SDR是国际化道路上的重要关口。让我们期待人民币的“十月革命”,期待中国取得自己应得的货币话语权。


利益声明:本文内容和意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的信息来源于公开渠道,并经过合理推断。作者提供的信息和分析仅供投资者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格隆汇声明:文章格隆汇会员个人文章,代表其特定立场和看法,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来源“港股那点事”。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