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体育(WSG.US)杨恒明:独一无二的全球赛事生态体系

提起体育公司,多数投资者想起的往往是李宁、安踏这样的体育用品公司。 

的确,目前中国体育用品市场的营收占整个体育市场的七成以上,赛事则是一个更接近媒体属性的板块。

但用媒体属性概括万达体育显然不合适,用CEO杨恒明的话来说,万达体育是一个“全球化体育赛事媒体营销平台性的公司”。

成立四年以来,万达体育在赛事上的数据不可谓不亮眼,“在大众参与型赛事上,2019年我们举办了近350场赛事,付费参赛的运动员将达到150万。我们每年服务超过3700个观赏型体育赛事日,什么概念呢?全球每天同时有10到11个我们的赛事在举行。数字化媒体运营能力是我们的核心能力,大家在足球世界杯期间看到的所有的转播信号,无论是新媒体还是电视媒体都是我们在做。”

2015年成立以来,万达体育先后并购了盈方体育传媒集团和世界铁人三项公司,出道即巅峰,以全球顶级的赛事运营公司和大众参与型赛事切入市场,整合体育赛事、媒体营销的能力,形成了对赞助商和权益方都颇具吸引力的综合性平台。

坐拥全球运营和数字化媒体的核心能力,未来万达体育无论是开拓新市场,还是争夺新赛事,都有了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的优势。

以下是格隆汇对杨恒明的专访实录。

 

关于并购逻辑

 

1.  格隆汇:从目前万达体育的业务版图来看,多元化的特征更明显,实际扩张或并购时的逻辑是怎样的?

杨恒明:万达体育2015年成立,当时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战略目标,就是打造一个全球领先的体育赛事运营、媒体和市场营销的平台型公司,从战略出发,对应我们的三项主要业务,我们的并购扩张主要有三类。

一是大众参与型赛事,像铁人三项、马拉松等,我们重点关注领先的稀缺的有IP的大众参与型赛事,比如IRONMAN。

二是观赏型体育,由专业运动员参与比赛,观众通过电视或者线上观看,很多国际赛事的IP是不卖的,只有通过长期战略合作去绑定,我们重点关注稀缺的国际化比赛的长期各项权益,包括媒体营销权、赞助权和赛事运营。

三是能够提升我们核心的运营能力的数字化媒体和内容制作公司,比如Ominigon、COPA90、永达天恒体育传媒等。


2.  格隆汇:万达体育收购新业务之后,哪些业务出现了比原本更强劲的增长?

杨恒明:我们的全球平台优势给我们的新并购业务带来很好的运作杠杆效率。有一个很好的例子能说明这个问题,2016年,我们收购了南非的Cape Epic山地自行车比赛,Cape Epic在山地自行车比赛中的地位等同于赛车里的F1、篮球里的NBA。

但我们收购不只是为了获得这个单一赛事的IP,而是打造Cape Epic比赛体系,在万达体育内部整合资源进行平台化运作。经过短短两三年的时间,现在北美、欧洲、大洋洲已经有7个区域性的Cape Epic比赛,参赛者只有在区域比赛中赢得了优秀的名次,才能获取参与全球的Cape Epic比赛资格。我们利用我们全球化运作平台的优势,把一个单一稀缺的IP赛事打造成全球的山地自行车赛事生态体系。

 

3.  格隆汇:观赏型赛事一般只会出让一定时间内的经营权,万达体育曾通过收购体育营销公司间接获得赛事经营权,这类收购有哪些办法确保版权的持续?

杨恒明:万达体育的观赏型赛事业务是多元化的,我们覆盖了30多种体育类别,大部分是全球性的权益,85%以上都是排他性的,而且没有任何一个单一合同金额超过总收入的10%,我们的权益组合是非常稳健和可持续发展的。

我们与权益合作方都是长期的战略伙伴,截止到今年年底,我们和FIFA合作已经延续了21年,和国际冰联是39年,和欧洲手球协会是27年,目前和国际篮联的合约到2033年,我们拥有世界摩托车越野锦标赛40年的权益。最近我们又成功和国际冰球协会续约到2033年。

再次,我们的全方位服务能力是其他平台所没有的,这对很多国际赛事来说不可或缺,从版权分销、赞助权益到赛事运营,甚至贵宾接待、媒体内容制作我们都能提供。反过来,因为覆盖了足够全面的赛事,赞助商们也愿意与我们合作。

万达体育有一套成熟的人才发展、培养、保留的机制,包括上市后给管理层的股权激励。我们的团队是职业经理人组成的专业团队,足球、篮球、夏季运动和冬季运动全都是由专业的团队管理,即使出现单独的高管离职,也不会影响平台的整体运营。

 

关于核心能力

 

4.  格隆汇:万达体育的运营能力来自哪里?

杨恒明:主要来自几个方面,一个是被收购公司自有的运营能力,像世界铁人公司不止有全球第一的铁人三项赛事IP品牌,还有全球赛事的运营能力。盈方公司有行业领先的全球体育营销、一体化服务、数据媒体制作和转播的能力。

万达体育将这些能力整合起来,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平台,又反过来持续吸引全球各大赛事组织,使我们成为许多国际赛事组织的合作首选,让我们持续的获得新的赛事权益。比如,我们最近获得了国际田联钻石联赛的全球媒体权益(2025年至2029年),未来还会在中国打造一个更高级别的赛事。

 

5.  格隆汇:万达体育的竞争对手是谁?体育媒体向上游延伸,是否会与万达体育形成竞争?

杨恒明:万达体育是一家全球化体育赛事媒体营销的平台型公司,现在我们在做的事,在上市公司里找不到第二家在做,海外有一些公司和我们部分细分业务重合,比如世界摔跤娱乐WWE、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1,这些企业目前的估值都在30倍上下。

下游的体育媒体和我们更多的是合作关系,Facebook就是我们铁人三项运动的播出平台。

 

6.  格隆汇:三大业务如何产生协同效应?

杨恒明:首先,我们的数据化、媒体内容制作能力在我们的三个业务板块有很强的协同效应。

其次,我们一个市场内的不同运营团队整合起来,提升运营效率。例如我们现在正在整合万达体育中国和盈方中国的业务和团队。

当进入一个新的市场,既要有赛事资源或权益,又要有不同市场的运作能力,我们不同能力的组合就能发挥作用了。

最后,因为拥有全球体育推广资源,我们也能帮区域性品牌更快速地走向世界。

万达体育在重点发展具体业务的同时,也注重形成一种平台能力。

7.  格隆汇:当下国内马拉松运动的普及,对于在中国市场培育铁人三项、自行车等运动有哪些启发?

杨恒明:不管是新兴市场还是成熟市场,所有的运动都有一个培育期,先是创造赛事、引进赛事,用赛事吸引大众参与,参与者又会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形成良性循环。

几年前,全国一年只有500场马拉松,去年全年已经有3000多场。中国的像马拉松这样的大众参与型体育还有很大的增长潜力,纽约马拉松在纽约一个城市,每年就要举办65场比赛。我们每年平均全球举办100多场各种路跑赛事,是全球最大的路跑业务。


对风险点的看法

 

8.  格隆汇:目前,万达体育的大众参与型体育市场主要集中在北美,观赏型体育市场则主要集中在欧洲,近两年欧美区域营收占比仍在进一步增大,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趋势?

杨恒明:现在我们的主要业务也还在欧美,亚太包括中国的业务占比还不到10%。但中国是全球最具增长潜力的体育市场。目前全世界大众参与型赛事平均每年增长7%至8%,未来在中国的增长会超过20%,基本上是全球增速的三倍。

随着中国公司对国际化的赛事营销需求也越来大,未来观赏型赛事营销业务每年的增长也会超过10%。

 

9.  格隆汇:因为很多资产来自于并购、授权和版权,万达体育总资产中超过四成是商誉,您如何评估未来商誉减值的风险?

杨恒明:我们拥有稀缺的像IRONMAN这样的赛事IP,和优质的国际赛事的IP权益。商誉其实就是IP和IP的权益,这是我们的核心资产,我们的商誉是有实实在在的IP支撑的。 

 

10.格隆汇:您怎么看待万达体育的债务风险?与同行业相比,公司处于怎样的债务水平?

杨恒明:今年8月我们偿还了2亿美元的过桥贷款,现在资产负债率降到了75%,净杠杆率从5降到了4.2的水平,和同行业类似公司的净杠杆率比较,还处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例如市场公开信息显示F1赛车的净杠杆率是5.3。

我们的运营现金流一直都是非常不错的。我们也正在在积极规划对剩余的2亿美元过桥贷的再融资,以降低利息成本。

 

11.格隆汇:根据招股书和最近的季度财报,我们看到万达体育的净利润变化较大,2018年的净利润为6180万美元,而2019年第三季度则亏损3400万美元,具体原因是什么? 

杨恒明:我们曾经在招股书和财报中多次强调,我们的业务受体育赛事本身的周期性和季节性影响。2018年是体育大年,有俄罗斯世界杯等世界瞩目赛事,2018年的业绩表现不俗。而2019年是体育小年,尽管如此我们的多元化的赛事组合依然表现良好,预计全年收入仍会继续上涨。

2019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新增加了上市后的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中基于股票的薪酬支出,上市相关的费用和财务费用。股权激励费用属于非现金支出,在上市公司中非常常见,有利于激发员工的工作热情,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而且从技术上来讲上市第一年的股权激励费用最高,今后会逐渐降低。其次,公司的上市费用也是2019年上市相关的一次性费用。财务费用也是今年上市重组贷款导致的,如前述我们正在积极寻找再融资方案降低财务费用。

虽然万达体育的短期盈利表现受到以上三个因素的影响,但是我们仍然对我们的业务前景充满信心,有能力继续执行我们的战略,并持续为股东创造价值。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