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A股上市公司的底线

每年的财报季,就是A股公司秀下限的时刻。从去年初獐子岛扇贝跑路开始,投资者的三观一再被刷新;到了年底商誉减值财报大洗澡,不亏个几十亿都不好意说自己是上市公司了。 

然而,今年4月29日,康得新(002450.SZ)披露财报和一季报,并随后爆出“122亿银行存款不翼而飞”,股民才知道,原来银行存款都是可以跑路的。 

在此对照下,之前“巨亏”、“存货跑路”、“董事长跑路”,都是太纯良的套路了。股民不禁感叹,上市公司,还有什么事做不出吗? 

康得新虽然顶着“白马股”的光环,实际上前科累累;挑战股民底线的行为,不止一次两次了。 

今年1月14日,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得新股份”,002450.SZ)接连发布两份到期债务兑付存在不确定性的公告,涉及违约的资金为15亿元。

转天康得新股价一字跌停。 

康得新此次债务违约,之所以引发众怒,关键要与去年三季报结合起来看。从去年11月份披露的三季报来看,截至2018年9月30日,康得新股份账上有150亿的现金。

150亿现金,从9月30日到转年1月15日,3个半月的时间,就连15亿的债都还不上了?难道是被花掉了?那这107个日夜,花掉150个亿,平均1天要花1.4亿!实在匪夷所思。估计康得新也觉得不妙了,2018年四季报直接吓得不发了。 

随后,1月16日和1月23日,两期超短融债券均宣告违约。1月22日证监会以“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康得新进行立案调查,康得新被ST。随后连续7日一字跌停。到2月1日,ST康得开盘跌停,当日出现天量资金撬板,但收盘仍然跌停。

然而春节后,随着游资一路爆炒,ST康得由最低得4元炒到局部高点7.61元,股价接近翻倍。

有多么没节操的上市公司,就有多么没节操的游资,以及多么无知无畏的散户。

4月下旬开始,政策与监管转严,ST康得开始持续下跌。到5月10日,ST康得盘中下探3.87元,收盘价4.07元,炒作结束。 

康得新股份是上市公司,一举一动被无数双眼睛盯着;原本每年3月份是上市公司上一年年报披露的密集期,然而今年3月,康得新选择了开溜。 

俗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到了4月,实在是躲不过去了,于是在4月的倒数第二天,康得新一口气披露了2018年报,以及2019年的一季报。随着这一披露,山呼海啸,康得新潮到发霉的底子,再也盖不住了。 

这份年报堪称A股史上的奇葩。 

首先是董监高集体赖账,无一人表示对报告“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负责。呵呵,这种自己都不信的报告,还发出来干嘛?

紧接着,在财务报表中,康得新股份先前账上的150亿现金不仅分毫不少,而且还多出了3亿,变成了153亿!

这是什么意思?摆明了老子有的是钱,但就是不还?面对这样赤裸裸的不要脸的行为,无怪乎审计公司也只好实名举报了。

同时,深交所也看不下去了,转天(4月30日)便一封“关注函”怼到了康得新。

这份关注函中明确提到,康得新账上153亿现金中,有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 

随后康得新的审计公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发函给北京银行西单支行问询,不久后收到了回函。银行回函显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

随着北京银行的进一步披露,原来康得新股份与其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以及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这份协议使得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可以将康得新股份帐面上的现金进行人以划拨。

康得新已于昨日(5月10日)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披露了这份《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的详尽内容。 

至此,虽然许多地方仍然在继续上演罗生门,但情况的大致轮廓,我想投资者都应该有数了。 

说白了,康得新股份出去借债,借到钱之后,被大股东康德投资集团一把拿走了,然后康得新违约。当问题爆出来之后,康得新两手一摊扮无辜,我也没办法啊,我钱都被我大股东拿走了。 

记得上世纪90年代,大宝SOD蜜有一则广告,80后们应该耳熟能详。

“哎哎,又用我的啊!”

“你的呢?”

“都让我老爸用了。”

我写到这里,您看到这里,估计感受是一样的。 

大股东的权力大到可以对上市公司的银行存款任何处置,这已经不止是“侵害中小股东投资者权利”的问题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抢钱。 

我只想问一句:康得新的大股东,随意拿上市公司的钱,到底是谁给你的胆量? 

有恃无恐、财务造假、关联交易、侵害中小股东利益、会计审计沆瀣一气说瞎话,……A股的公司种种劣迹,不胜枚举。归根到底,这都是犯罪成本太低造成的。 

这虽然老生常谈了,但我还是要多说几句。 

根据现行法律,证监会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罚款上限,只有60万处罚;而对管理层,则更是只能罚30万。 

这点钱,对于上市公司动辄几百几十亿的市值来说,九牛一毛,不值一提。这不,康得新这次122亿的涉案金额,证监会仍然是只能罚60万。 

更进一步,更广泛地讲,目前,整个中国资本市场的现行体系下,犯罪成本都是很低的。康美300亿现金跑路,一句“财务疏忽”不与惩罚;到处碰瓷、致使无数中小企业破产的视觉中国,只罚30万;康得新财务造假,也就是60万的惩罚;而玩弄财技、炒作热点、骗得无数大小股民血本无归的贾跃亭,竟然毫发无伤地在美国逍遥…… 

这种种监管不作为,伤透了中国股民的心,更严重妨碍了中国股市的健康发展。 

相比之下,同样是财务造假,早在2001年破产的上市公司——安然公司(Earon),由于生在美国,命运就没有“康得新们”那么幸运了。 

安然公司当年的玩法,有点像中国的贾跃亭,即不断地通过热点概念炒作去获得市场融资,然后通过做账来虚报利润,赢得资本市场追捧。 

但是安然这种玩法无异于庞氏骗局,随着利润越做越高,债务也越来越大,最终当难以为继的时候,潮水退去,裸泳者就暴露出来了。 

庞氏骗局、财务造假、关联交易,这些东西在人类历史上都是数见不鲜的,阳光下没有新鲜事。 

但是,在美国,古有庞氏最终锒铛入狱,今有安然公司财务造假破产退市。只要监管严格,做自己该做的事,该罚就罚,该退就退,提高犯罪成本,那么一样不阻碍国家经济的发展与资本市场的繁荣。 

事实上,美国股市的监管当局,正是由于及时发现并清楚像安然公司这种毒瘤,才得以长久维持市场活力,也为美股维持10年牛市不破的神话,奠定基础。

4

我们且看看安然公司从被发现财务造假到最后破产退市都经历了什么吧。

2001年10月22日,美国The Street网站发表文章披露出安然与另外两个关联企业Marlin2信托基金和Osprey信托基金的复杂交易,安然通过这两个基金举债34亿美元,但这些债务从未在安然季报和年报中披露。安然事件爆发。

2011年10月3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安然公司主动提交某些交易的细节内容,并开始对安然公司进行正式调查。 

2001年11月8日,在政府监管部门、媒体和市场的强大压力下,安然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文件,承认做了假帐:从1997年到2001年间共虚报利润5.86亿美元,并且未将巨额债务入帐。 

2001年11月30日,安然股价跌至0.26美元,市值跌至2亿美元(最高曾达800亿美元)。 

2001年12月2日,安然正式向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破产清单中所列资产价值高达498亿美元,成为当时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企业。 

2002年1月15日,由于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在过去30个交易日中持续低于1美元,纽交所宣布安然公司退市,踢出道琼斯指数。公司CEO被判24年徒刑,罚款4500万美元。 

与安然事件相关联的审计公司,成立于1913年的安达信,由于协助安然进行财务造假、包庇纵容、且事发后又销毁证据、妨碍司法调查,最终被判处罚款50万美元,5年内禁止从事业务。随后公司员工数量从2.8万人下降到不足200人,关闭了在美国的九成分支机构。名存实亡。 

涉案的美国三大投行遭到重罚,花旗集团、摩根大通、美洲银行因涉嫌财务欺诈被判有罪,向安然公司的破产受害者分别支付了20亿、22亿和6900万美元的赔偿罚款。 

而二级市场安然公司的投资者通过集体诉讼获得了高达71.4亿美元的和解赔偿金。 

不到半年的时间,从发现财务造假到破产退市,安然的神话破灭。安然的案例曾多次被列入教科书广为流传;而更值得学习的,是美国证券监管当局对违法者之调查处理之速度与严厉程度。 

从制度经济学的角度,当市场上第一个犯法公司出现,如果这个公司得不到相应的处罚,那么其它公司就会跟风,最后劣币驱逐良币,法制沦为一句空话。 

而对于中国股市,还有另一个命门,那就是往往需要靠游资来活跃市场。而游资所偏好的,正是那些市值低、盘子小的股票,往往是垃圾股甚至是有问题的股票。因此,造假的上市公司与热爱垃圾股的游资,臭味相投,沆瀣一气,横行市场,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如无物。 

这个时候如果突然严起来,那么上市公司便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你要查我就死给你看”,同时游资也会撤离这些股票,造成股市大跌,这更是股民无法接受的。最后顾及稳定,法不责众,只能草草收场。 

任何一件恶行,如果得不到相应的处罚,那么制度经济学告诉我们,最后承担恶果的就是全社会。 

中国经历了改革开放过的40年,中国人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去创造财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国力蒸蒸日上。谁也不希望这些年来我们的辛苦付出与汗水付诸东流。 

如果这些不断突破到底底线的上市公司不能被绳之于法,最终导致越来越多的人乐见之、趋从之、效法之,那么谁还会去辛苦工作、谁还会安居乐业、谁还去坚持自己的本分与操守,长此以往,社会公义、人类良知都会被颠覆,而我们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也将不复存在! 

向这些毒瘤蛀虫亮剑的时刻,已经到了!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