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亿不翼而飞!千亿白马康得新缩水超8成

2015年8月,A股刚刚经历大股灾,无数财富灰飞烟灭。那时,康得新董事长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康得新市值要破3000亿元!”即便在那一波牛市中,康得新最高股价也仅为23.7元,市值为839亿元,要到3000亿元,意思是要翻3.5倍。

后来,一直到2017年11月,康得新股价创下历史最高,报价26.71元,总市值为945亿元,也还不足1000亿元。然后,2018年6月康得新的噩梦开始了,股价一路下挫,期间根本就没有像样的反弹。

5月9日,康得新在年报发布后已经连续录得4个跌停板,报价4.07元,市值仅为144亿元。从千亿大白马下挫到现在不足150亿元,足足缩水了85%。

(行情来源:富途证券)

如今,千亿大白马康得新又上了新闻热搜,刷屏了投资圈。市场关注的焦点仍然是康得新放在北京银行的122亿元到底去了哪?

一、122亿现金究竟去了哪?

4月30日,年报披露的最后期限,康得新给出了自己的成绩单。据财报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91.50亿元,同比下降22.38%;实现归母净利润2.81亿元,同比下降88.66%。

(来源:Wind)

在康得新的年报中,公司声称账面货币资金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不过,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这份年报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称无法判断上述银行存款期末余额的真实性、准确性及披露的恰当性。

此外,公司独立董事杨光裕、张述华、陈东对122.1亿元的真实性表示强烈质疑:“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曾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注册会计师就此笔存款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发出询证函,对方至今没有回复。”

此外,公司副总裁侯向京、董事余瑶等人均表示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董秘杜文静也向投资者提示风险,并在*ST康得年报披露后,杜文静于5月5日辞去公司一切职务。

在*ST康得披露年报当晚,深交所便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存放于北京银行122.1亿元的主要用途,是否符合商业逻辑。

5月7日,在回复交易所关注函中,康得新对122亿元货币资金的情况解释称,这部分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资金拟有三个用途:

1、公司2018年度用于经营的资金需求量维持在50-60亿;

2、公司光学膜二期已于2017年陆续投产,为该等项目运营做资金储备;

3、公司为筹备海外布局,包括并购及海外合作进行了提前资金储备。

*ST康得强调称,现任董事会对前述货币资金存放的合理性已经提出了质疑,并指示管理层做进一步的核查。

另外,康得新的回复函中还披露了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与北京银行间对于确认122亿现金的一些细节。其中,北京银行对瑞华会计事务所的回函中声称“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1亿元。”

同时,*ST康得还披露,西单支行与康得投资集团签署《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为康得投资集团及其下属企业提供现金管理服务。

对此,深交所于5月8日的关注函中,要求*ST康得进一步说明协议的具体内容,以及上述协议是否导致公司与康得投资集团共用银行账户,是否存在将公司资金存入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情形,是否导致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二、出事早有端倪

近一年来,康得新过得一点也不好。因各项的债务违约行为,财务造假,债务与资金困顿,内部高管人员变动,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公司的业务发展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2018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季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150.14亿元。但对于10多亿的到期债务,康得新却无动于衷。

康得新维持较大规模账面现金的同时,有息债务规模也较大。2018年3季度为110.06亿元,“高存高贷”现象非常明显,公司自己账面上躺着现金不用,大额举债,承担高昂的财务费用。这就让人很是费解。

之后,康得新纸包不住火,债务开始逾期,撕开了涉嫌百亿级资金造假的黑洞。

今年1月15日和1月22日,ST康得新未将足额本息兑付资金划付至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18康得新SCP001”、“18康得新SCP002”两只超短期融资券(本息合计15.63亿元)构成实质违约,引发康得新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宣布对康得新立案调查。1月23日开市,康得新简称变更为“ST康得新”。

2月12日,ST康得新公告称,董事长钟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此外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除董事徐曙连任外,其他董、监事集体更换。

2月15日,ST康得新未能按期足额偿付2022年到期的10亿元中期票据“17康得新MTN001”的利息,合计5500万元。

3月14日,ST康得新表示无法按期偿付2020年到期的3亿美元担保债券的900万美元应付利息。

在多次逾期债务的逼压下,以及高层人事大地震下,后来就有了独立董事质疑年报的笑柄了。

在康得新出事之前,券商早就在2018年下半年被研究机构“抛弃”。在当年5月以前,各大券商给出不少买入评级,最高价甚至看到了28元。但进入下半年之后,券商出奇一致地不再关注这家公司。

三、结语

据媒体报道,目前已经有上百位投资者申请维权,等待证监会立案调查的结果。但是未来即便有结果了,股民被埋的资金,能追讨回来吗?想必这里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吧。

千亿白马康得新,曾经还怀揣着3000亿的美梦。现在倒好,债务逾期,高层人事地震,更有122亿现金说不清道不明。在没出事之前,财报亮瞎投资者的双眼,但这或许有财务造假的嫌疑。纸是保不住火的,该来的不会迟到。俗话说得好: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